一刹那的疼痛也逐渐变成了麻木,浑身已经没有了疼的直觉,只看着血液不听的从刀口流出来,校服裤子也被染的通红。

  光头强的手一直都在放在弹簧刀前面的把柄上,插下去的时候速度极快,而且还用了力道,所以刀子刚开始插入还不是很深,后面光头强逐渐用力,直接将整个弹簧刀的刀口插入了我的脚踝里。

  王怡晨看着这样的情况,整个人都快晕厥,大声的喊着我的名字:李慕豪,你个傻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为了我这么做,根本就不值得、”

  边哭边喊,我咬紧牙关,看着王怡晨,道:“晨晨,你别管我,这点疼我能忍,你快点闭上眼睛,我不想让你看到这样的场面,我不想你看,知道吗?”

  看着王怡晨这个样子,我的心真的很疼很疼,这种疼痛甚至比在我身上的肌肤之疼还要严重。光头强则完全没有心软,我刚说完,直接一手将插在我脚踝处的刀子拔了出来,一注血液飞溅出来,喷溅在了光头强的脸上,光头强此时仿佛就跟一个恶魔一般,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血液。

  然后冷冷的朝我说道:“这是第一刀!”

  冲着光头强这句话,我卯着劲头,忍着巨疼,从地上站了起来。

  “有本事你就用刀子扎死我,你永远也不会击败我李慕豪!只要我有一口气,我都不会跪在你的面前、”

  我从跪着的姿势,慢慢的爬起来。

  光头强看着我的样子,道:“你小子牛,是吧?”

  可能想着要是在游戏厅里面取了我的性命,那就是犯罪,到时候肯定会遇到麻烦,所以为了避免出现意外,所以光头强拿了一张纸,写了生死书,让我签字。

  “给我在生死书上加入条款,放了王怡晨、”我看完后,说道,毕竟之后我要是出现意外,光头强肯定会拿出这张生死书,这样光头强也不会拿王怡晨怎么办、光头强思虑片刻,想着我存在的一天,就是他一天的阻碍,一般的人一般挨不过这样的一刀,更何况是三刀,三刀是肯定会要了我的性命!

  条款改了后,我签了字,王怡晨此时哭成了泪人,但是这一切都是我对王怡晨的承诺,我答应过她,以后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

  我签字后,光头强就显得更加肆无忌惮,直接握着弹簧刀朝着我的左腿脚踝处,在此插入一刀子,这次刀口很深,可能刺破了我的动脉,血液不听的从我的脚踝处流出来,场面非常血腥。

  可即使这样,我还是忍住一口气,大约用了一分钟的时间,我从地上一步步爬起来,然后站在光头强的面前。

  “这是第二刀!”

  我说道。

  “你小子还挺能抗,最后一刀子老子绝对要了你的狗命!!!”

  光头强杀红了眼,看着我,恨不得将我给吃了,他狠狠的握着那把弹簧刀,一脚将我踹到在地上,然后拿着刀子对着我的伤口处,再次狠狠的扎了一刀,这一下彻底让我脑子一片麻木,可能因为失血过多,我的脑子已经思维不了,完全没有意识。

  整个人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光头强看我再也爬不起来,邪笑一声,他一步步站起来,跟着光头强的小弟都开始欢呼雀跃起来,似乎刚才经历了一场胜利一般,王怡晨也被松开,她快速的冲到我的身边。趴在我的胸口,哭泣着,她喊着我的名字,让我快点醒过来,甚至掏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我脑子已经一片混沌,也许这是我最后一口气,在我的脑子里面,一直回荡的都是兰姨和王怡晨在我脑子里面的回忆,我趴在兰姨的大腿上,那些浪漫的时光,我和王怡晨行走在学校校园里面,那些青涩的记忆。

  这两个女人是我临死前最珍贵的回忆,也就是这两个女人在我的脑子里不断的闪现,在无时无刻的提醒我,李慕豪,你现在不能死!你一定不能死,你一定要坚持住!

  这些年头反复的出现在我的脑子里面,我靠着这样的信念,将我从鬼门关给拉扯回来,王怡晨趴在我的身上哭着,我慢慢的睁开眼睛,伸出手摸了一下王怡晨的脸。

  “王怡晨,我没事,没事。”

  可能光头强看我还有呼吸,甚至还能说话,本来兴奋的场面立刻就变的再次紧张起来,站在我不远处的黑仔朝着光头强说道:“强哥,李慕豪居然还没有死!”

  本以为我死了的光头强转身看着我睁开了眼睛,当时都震惊了,这怎么可能?被我连续刺了三刀子,怎么可能还活着?这怎么可能?

  光头强一心想将我置于死地,现在看我还没有死,当然不愿意善罢甘休,于是想拿着自己手里的枪,准备对我下死手。

  光头强一手将王怡晨推开,从身上掏出手枪,对着我的头,准备将我毙命,就在这时候,突然我听到了一个我非常熟悉的声音。

  yy看+正)U版章o节上酷匠,t网

  “给我住手!”从外面冲进来一帮人,我用着自己微弱的眼神看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我兰姨,兰姨穿着貂皮大衣,身后站着一帮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手里都掏出枪支,对着光头强。

  光头强看着突然冲进来这么多人,而且手下都穿着黑色制服,而且手上都还有枪支,当时整个人脸色都苍白了,这帮人究竟是什么人?

  兰姨一步步走到我跟前,身边站着的保镖直接冲过去,一个飞身,直接将光头强给踹倒在地上,光头强准备开枪,突然那人一个飞镖直接射中光头强的手腕,握着的手枪掉落在地,光头强见时机不对,速度从后门逃窜。

  那个保镖还想去追,但是兰姨摆摆手,那人便停了下来。

  这是我能回忆起来的场面,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医院,我的大腿被封了四十多针,在医院里面抢救了整整十二个小时,最后终于将我从鬼门关彻底拉了回来,我睁开眼的那一刹那,站在我床边的是我的兄弟们,还有王怡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