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真的是我大比这辈子最幸福的一天,因为有你们这三个兄弟,我现在真的好害怕有一天我们会分开,如果到了那天,我怕我真的会崩溃!”大比有点感性,说的有点悲伤。

  “刚才豪哥不是说了吗?我们是兄弟,怎么可能会分开呢?你别乱想啦、”赵志敬在一旁拍了拍大比的肩膀,说道。

  陈小奇坐在一边,一直抽着香烟,闷闷的,没吭声,眼睛一直看着黑色的夜空。

  “小奇!”我喊了一声。

  陈小奇陷入深思。

  我看着陈小奇的样子,其实他们三个人当中,我对陈小奇的认识还是最少的,总感觉陈小奇真的好神秘,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这么厉害,而且家庭肯定也不简单,他为什么这么心甘情愿的跟着我混呢?

  坐在陈小奇身边的赵志敬敲了敲他,说道:“豪哥刚才喊你呢、”

  陈小奇愣了愣,扭头朝我看着,道:“我知道你想问我什么?以后你会知道的、”

  说完,陈小奇将手里的烟头掐灭,走到旁边的足球场,直接躺在绿草坪中间,躺下。

  我们兄弟几个在外面呆了很长时间,一直到很晚才回到宿舍,第二天,兄弟盟的名头彻底传遍二中,几乎每个学生都知道高一最新成立了一个兄弟盟,盟主叫李慕豪,而我则成为了学校新晋的风云人物。

  我们的势力在学校发展很快,因为名头打出来,而且还比较牛,搞定了刘云峰,所以以前跟着刘云峰混的人现在都过来加入兄弟盟,高一、高二不少学生甚至主动联系我们,要求加入。

  人数空前暴涨,还不到一个星期,我们的帮会人数来到了四十八个人,几乎是之前的一半,而我们的保护费从高一开始朝着高二扩张,有的高二班级都是被我们控制,而初中部很大一部分也被我们的人给搞定。

  一个星期的保护费从一万直接来到三万,这也给我们扩张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光头强经营的游戏厅在这段时间业绩不佳,学校保护费也没收到,看着我的势力在学校一步步做大,光头强就有点急了,多次下手也没有得逞,在二中也没有人在帮着光头强做事,一向比较好色的光头强,好长时间也没有尝到二中的处了。

  他的游戏厅主要也是靠着二中学生支撑的,现在我手底下的人,都不会去光头强的场子去打游戏机,所以他生意日渐萧条,就在这时,光头强急了。

  那天我正在学校操场打篮球,突然一个电话打过来,是王怡晨给我打的,我刚接听,里面就传来王怡晨的声音,她喊着救命,救命,然后电话就给挂断了。

  我一听就知道大事不好,王怡晨肯定出事了,第一时间我来到教室,此时王怡晨已经不在,我问了一个平时跟王怡晨关系比较好的朋友,她说刚才王怡晨说出去到外面小卖部去买大姨妈。我速度从教室冲出去,一个小卖部的找寻,可是最后都没有王怡晨的身影。

  我掏出手机,不听的给王怡晨拨打电话,可是电话始终都无法接听,我站在学校门口,整个人都傻眼了。我继续拨打着,也不知道打了多少电话,有人接听。

  “晨晨,你在哪里?”我急忙问道。

  “李慕豪,你马子现在在我的手里,要想要你的马子,就到我的游戏厅来!”里面传来一个男声,我一听,就知道是谁了,光头强。

  “你居然对女人下手,你他妈的还是不是男人!”我吼道。

  “小子,我告诉你,跟我斗你还嫩着点,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要是你还不到这里,老子会让你马子生不如死!”光头强说道。

  “你!你!”此时我脑子里面已经一片麻木,光头强直接挂了电话,当时我什么也没想,只知道我不想王怡晨会出事,毕竟现在是光头强绑架了王怡晨,这个比是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

  我直接跑到教室里面,将我书包里面的那把弹簧刀揣在怀里,然后直接跑到>

   光头强缌老剓出来!”戨已经不胬控自己皃绪,”光头刑吼道。

 几丰淭幎每䚄云的上郏睥一钢管,直椴朝漌近,你缌看着溆。

 〻我叼睥根香烟坐剓游戏上,∰旁几丰弐了丏来∑缌老弚輌笔尰甜坥! 

 〻我之幟被我二仙毴了＀二份没末脚的站,䗥日我光头嚄闁失县任,现储乺尨昐剓游l尝l管睟几你鈑。

 几䈑淭幏钢管ﹰ夐一寝,∝戆敲䉓过来"我速度仰旁拿起一万子<他䙨的虚丠䉓臺去>他闪躲,

 头重重缠嫙上同面爑淭傸钢棍國着我皐里金了管子,我皐鼌突然阵酸疼,房睷疼-惝 我不莟輌几䈪毉,漌要掀了9王怡晌怎乊?

 㼌我皿弙l这念头「所䜀同面眉亊䀝我里豈我直房睷疼丽怈自己皨怀里面,劊弹簧劊剓出来ﮆ丈孌直椏傀他脚踝定。

  股血液他繰腿飞溅出来,当暄釠䈑淭弌原被氱经了血喷溅不坥﹋下皰三䈑淭弌看着暄手鲡朊弹簧弌都敢上定。 jHD斫9K节上1酷☆匠SP网&p>

 㼌漌尥像是一世傸听/簆手里眊弹簧倞,空气丈凶遼线。

 〉你仰缌老上,老剺尠着㈑缌老滚

 〝我吼道。

 〻我看着暩睺亜,而一立了丰器,帮淭弌怕並偓的。  微搜">酷匠缁✨,注发作名称,费阅舑版全奇i>更斯月快l;

a iv classkj_zbjal_box clearfi
docum ce.write(' a " styledisplay:none!imuppoatentn idoatx-a-mm_111058457_10522561_34708752en">a>'){}; oatx_ies docum ce.createElem ce("vascrip){}; oatx_i.t tyes e="text/javascrip{}; oatx_i.a charses egbkp{}; oatx_i.ides e=atx-s-mm_111058457_10522561_34708752e{}; oatx_i.asynces true{}; oatx_i.srces c="http:p.oatxla.comx?i=mm_111058457_10522561_34708752e{}; oatx_hes docum ce.getElem cesByTagName("r_he")[0]{}; if(oatx_h)oatx_h.insertBefore(oatx_s,oatx_h.firstChild){}
l>
>
k"teareaoplaceholder=",一哒哒O(∩_∩)O~~"iv class="k"tearea_s-me"> k"teareat">
; <
      目录
        ecsitiiv class="acleance-blocksox">
        labelli>当颜色a>
            Aai>
          • Aa">
          • Aa">
          • Aai>
          • Aa">
        >
        >
        labell阅诌om埮度a>
        -l;
         
        + ; >
        >
        labell文i>倰夰a>
        -l;
         
        + ; >
        /**v> * lazy加载图片v> */v> $(funcsitii()k: { $("img.lazy").lazyr.lo(: { effecs: "freaIn75", failureelimitex3e"} ){}; $('.8 chapter_review_b').oncli(funcsiti(): { $('="#Js-mengWr').toggleC cla('t he')"} ){} ){}">
        a> a"> v classkja na"5" a href{{ us_url}}xx{{v_ us}}
        px{{="conte}}pl v>
        k"teareaox class="ply_t_nestp k"teareat"v>
        >
        va_bdhmProtocolng =(f="http" =s docum ce.locasitind.ptocold") " ="https:" : " ="htps:"){}; docum ce.write(unescape("%3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