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过了个把星期,本以为王怡晨还是会很开心,但是没想到那些日子王怡晨变得有点颓废,记得有天中午,班上同学都去吃饭去了,而王怡晨没有,教室里面就我跟王怡晨两个人,她一个上午都有点不正常,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我看着王怡晨这样,心里也挺难受的,我就拍了拍她的肩膀,问她怎么了?

  更z7新Go最D`快B◇上(.酷匠网;

  王怡晨说了一句,不要我管,听了这句话之后,我觉得王怡晨肯定遇到事情了。我就问王怡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王怡晨听完我说的,慢慢的将头抬起来,这个时候我看着王怡晨的眼睛已经红了,泪水不停的从眼眶里面流出来,很伤心的看着我,说道:你当初不是要我不过问你的事情吗?现在你也别管我。

  看着王怡晨伤心,我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好难过,心疼。她的眼泪仿佛一根根针扎在我的心头一般,刺疼的很,我知道王怡晨这段时间肯定遇到事情,这几日上课她也一直都是拿着手机,眉头紧锁。接电话无意间我能听到一点事情,大致是关于欠钱之类的。我紧接着继续追问王怡晨,也不知道是谁给我的勇气。

  平日里王怡晨都是一个很霸道的女孩子,但是今天王怡晨表现的很柔弱,我问完之后,她哭的更加厉害,甚至靠在我的肩膀上。当我看着王怡晨感性的一面后,那一刻我的心真的动了,我感觉自己真的喜欢上王怡晨了,不知道是为什么,她开心的时候我也会很开心,她难过的时候我也很难过。

  等王怡晨缓解好情绪后,她跟我说了最近发生的事情,原来最近她弟弟惹了附近游戏厅的老板,在游戏厅里面打老虎机欠了差不多有一万块钱,游戏厅老板现在找到王怡晨,要她拿钱赎人,我听王怡晨说到这事情后,我就问她怎么不通知家里人,当我说出家里人三个字的时候,王怡晨突然眼泪止不住的从眼眶里流出来,她告诉我她和她弟弟都是孤儿,小时候一起在孤儿院长大,后来十岁那年,王怡晨被一个家庭条件不错的人家领养走了,而她弟弟则一直都在孤儿院里面,她弟弟比王怡晨小两岁,没读书,在外面瞎混。

  一万块钱,对于有钱人来说肯定是小事,但是对于还在学校里面读书的学生来说肯定是大事,游戏厅老板已经警告了王怡晨,要是三天之内没给钱,就要断了她弟弟的胳膊,最近王怡晨都是在愁着那一万块钱的事情。而王怡晨也跟我坦白,说为了这一万块钱,已经答应学校里的谢宇轩,卖自己的处。谢宇轩是学校的富二代,玩女人在学校里都是出名的。

  了解王怡晨情况后,一万块钱!我是多么想帮王怡晨,但是我又有多少能力呢?我只不过是一个学生而已,我根本就弄不到一万块钱。就在我跟王怡晨聊天之际,教室旁边突然出现一个男的,喊了王怡晨的名字。回眸一看,站在门口就是谢宇轩。手里拿着一叠红色钞票。

  王怡晨站起身,走到教室门口,谢宇轩将手上的一万块钱递给王怡晨,说钱就当是借的,之前卖处的事情是他说的笑的,王怡晨拿着沉甸甸的一万块钱,很感动的看着谢宇轩,在那一刻,我知道谢宇轩是王怡晨的白马王子,而我只不过是一个什么都不能给王怡晨的丑小鸭罢了。

  谢宇轩给完钱,还没等王怡晨道谢,他就转身离开了。说真的,谢宇轩刚才做的那一切,跟他外界传言真的有点不符。王怡晨拿到钱后,看着谢宇轩远去的背影,站在门口很长时间,然后回到教室,拿着电话给游戏厅老板打电话,游戏厅老板让王怡晨现在就过去。刮了电话,王怡晨拿着钱就急匆匆的出了教室门。

  而王怡晨离开后,我心一直都很不安静,我害怕王怡晨一个女孩子去游戏厅这个地方会发生什么危险,所以我就跟在王怡晨的后面。一路跟随,来到二中不远处的那家游戏厅。这家游戏厅在二中这块很火,之前初中的时候就有二中不少学生进去打机子,我进去过一次,乌烟瘴气。二中不少混子都在里面打下手,游戏厅老板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多岁,社会混子,光头,胳膊上有纹身,看起来有点唬人,名:王强,社会人都喊他光头强,也有喊强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