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阳皱眉盯着我:“活活闷死的,怎么会七窍流血?”

  我表示不知道,她便让铁牛在这里带着,跟我去那棺材地方看了下,忽然发现棺材里面也涂了红漆,之前都没有发现这个细节。里面红漆上有很多抓过的指痕,向阳用小刀轻轻刮了一点里面的内漆,然后在鼻子上轻轻闻了一下。

  “不是漆,应该是有毒的东西。”向阳说完叉着手,挺纳闷的样子。我估计她跟我纳闷的是同一件事,那就是为什么要毒死那女的,干嘛要花费这么多名堂?直接灌毒药就行了啊!

  向阳想了一会后突然拍脑门:“我知道了,如果灌毒的话,可能会把小孩也毒死。”但随即又勾下了头,“但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婴儿没有毒死。”

  向阳弹着手指,先把这茬放一边了,或许那人有什么特质的毒药呢,他连往那女人私处塞东西抱住婴儿这么恶心的事也干的出来。向阳问我女鬼有没有描述那人的模样,我点头,将其模样描述了一边,向阳几下后说张丽的事完了之后,循着女鬼给的线索,把那贱人揪出来。

  女尸继续立在那里,烤火取影子,虽然我也不懂为什么那影子会残留下来,感觉像变魔术一样,但是唐枫说这样可以,我也只有试一试了。约莫四十九个小时需要烤两天两夜多一个小时,由于铁牛来了,就让我先回去休息,他和向阳在这里看着。

  我先跑到张丽那里,她已经没什么痛苦了,但是脸色很不好,好像病危的病人。我将女尸肚子被刨的种种事情还有走阴的过程,都对唐枫说了,让他参考一下意见。

  唐枫摸着下巴上的胡渣子,思考着其中的奥秘,直到目光落在了橱柜上面的一个布娃娃身上。他跑过去把布满灰尘的娃娃取下来,拍了下灰,然后摆在桌上,让我看看,这娃娃有什么古怪。

  我紧紧的盯着娃娃看,没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然后他让我等着。唐枫跑进了后面的杂房,不一会后抓了只老鼠出来,让我把布娃娃的后面用刀子划开,我照做之后,他把老鼠的嘴巴和鼻子用胶布缠起来,然后塞进了布娃娃里面,与里面的绒毛混在一起。

  老鼠在布娃娃里面,过了一会后就没了动静,闷死了。然后唐枫再让我看这娃娃,有什么异常没有。

  我又盯着布娃娃的塑料眼睛看,不知道是不是眼睛疲惫,居然感觉它的眼睛在闪动,原本木讷的死眼睛,现在突然有了神韵在里面,说白一点,虽然形状还是那样,但是有了眼神。

  唐枫抱着双手,解释道:“老鼠也是有灵性的动物,在布娃娃里面闷死了,或许会借身,有种灵气在里面。但是如果直接塞鬼婴进去的话,那这布娃娃,就相当于活的了。”

  看,正版章#k节上酷1$匠…5网/

  我不懂他的意思了,他是说对方要把鬼婴塞进布娃娃里面去,让布娃娃活起来,可是这样为什么啊?

  唐枫虽然猜到了这个方向,但是也不明白对方的用意。而我也疲惫不堪,找了块木板睡着了。醒来的时候,铁牛和向阳已经回来了,女尸已经埋起来了,去了影胶。让张丽站在墙前面,然后用灯光水平照着她,墙上只有头部有她的影子,向阳把折叠好的白布放在张丽身后,然后跟我一起,一人一边,将白布拉起来。

  因为白布上已经残留了女尸的影子,所以这样看起来,好像张丽的影子齐全了一样。唐枫把房门关起来,将铜壶里的残碎影子放了出来,那些支离破碎的影子在墙上乱游动,但是一靠近张丽在墙上的投影后,都会被吸过来,慢慢的也就齐全了。

  向阳再跟我一起,把白布平移出去,像变魔术一样,白布上残留的影子不见了。而张丽折起腰上的衣服,发现腰上的伤痕也奇迹般的愈合了。

  张丽很感激唐枫,唐枫紧张起来了,摆着手说别太客气,他不习惯太热情,受不了。张丽为了表示感谢,把她的那把赤刀送给了唐枫,当作谢礼。我问她现在怎么打算,她看着墙上的影子,说自己已经正常了,肯定是回家去啊,很久没回家,也没跟家人联系,她非常想家,现在就要回去。

  我送她出了门,在院子里,她突然停下来,冲我笑了一下,附在我耳边说:“你最初想跟我做的事,有时间的话,可以完成它。”

  我摸着头,不解的问:“我最初想跟你做什么啊?”

  她呵呵一笑,让我好好想想。然后在路上拦了辆车,离开了。她离开后,我也突然想起来,自己认识她的第一天,只是想跟她做坏坏的事。我转身回屋,唐枫和向阳出来了,问我干嘛,我说回去啊,向阳哈哈一笑:“这可不是我们家,我们在这里呆了两天,如果不是地方太偏没人发现的话,早就被当成贼抓起来了。”

  在回去的路上,唐枫一直在思考把鬼婴放进布娃娃里面去有什么目的,直到路过一个礼品店时,外面的玻璃橱柜挂着一个大娃娃,他突然一个激灵,说终于想通了。

  铁牛也把车停了下来,唐枫走到玻璃橱柜前,抱着双手:“把鬼婴藏进布娃娃里面去,然后让小孩买走,控制鬼婴,晚上吸取小孩的气。然后又辗转,这样不停的吸小孩的气,小孩比较单纯,气很纯。以此加强鬼婴的能力,再炼化成精,为己所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