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帮恶鬼,居然剪断了红绳。

  一个粗壮的恶鬼用力一扯红绳,把我扯得往他那边蹿。小孩赶紧抱到我前面,抓住红绳,一口咬断了。然后向我跑过来,拉着我,喊我们快跑。

  后面的恶鬼哈哈大笑,像是一群流氓围着两个菇凉,不停的起哄。我牵着小孩往回跑了一段路,可是懵了,进来的门庭不见了,剩下一座山。我只得跟着小孩瞎跑,见路就钻,钻进了村里,更多的恶鬼出现在眼前,他们或在群殴,或者单挑,反正就没一个闲着的。不过庆幸他们都各玩各的,除了后面那帮混蛋,没有其他的恶鬼拦我们。

  小孩突然一个踉跄,撞到了一个满口黑牙的恶鬼的怀里,那恶鬼把手拎着小孩的胳膊,把他拎起来,吼他怎么看路的。而这时,后面的恶鬼也追了上来,停住了脚步,为首的胖恶鬼抱起了双手。

  黑牙恶鬼问我什么事,我说胖恶鬼要抓我们。看他们两的样子,似乎是敌对状态。于是马上绕到了黑牙恶鬼后面,有点拜山门的味道。

  胖恶鬼指着黑牙恶鬼:“我的玩具,你凭什么抢?要打架吗?别忘了你已经被我打死四十八次了!”

  黑牙恶鬼哈哈一笑:“你忘了自己也死了四十八次吗?”

  看明白了,这两家伙再死一次就要灰飞烟灭了。还不等我主动战队,黑牙恶鬼就看向我,问我拜不拜他做老大,拜他做老大,他就罩着我。而那胖恶鬼,也不甘示弱,马上指着我,说敢拜对方为老大的话,一定要撕了我。

  我记得以前听过一句话,说是想处处逢源又要自求多福,是不可能的,在竞争白热化的情况里,只要站队抱团才能活久一点。于是我马上对黑牙恶鬼弯腰鞠躬,黑牙恶鬼狂笑起来,拍着我的肩膀,让我走他后面去。

  那胖恶鬼也是嗤牙咧嘴,但是因为顾及自己最剩下最后一条血杠了,所以强忍了下去,带着他的手下离开了。

  黑牙恶鬼这才问我怎么来的,之前没有见过我啊。我随口说刚刚被推进来的,不懂这里的规矩,他张嘴大笑,让我不用害怕,跟在他后面,他保我平安无事。

  我一边跟着黑牙恶鬼,一边四处打量着那个女鬼在哪,既然红线伸进了里面,按理说她也应该在这里的。只是黑牙恶鬼带我在他的地盘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那女鬼。看来想找她没这么容易,得费点周折。不过时间不等人啊,这毕竟是冥界。

  我对老大借口说转转,熟悉下地盘,老大却说不急,带我去见识个好玩的东西。然后召集了一伙人,往村中心走,正中间,见到了那女鬼,手腕上若隐若现的绑着一条红绳。立在那一动不动。旁边也站了几伙人,但是谁都没有去碰那女鬼,都在外面围观,起哄。

  老大说那女的今天早上突然就站在了那里,也不动不说话,并且站在了几个势力范围的分界点,所以大家都还没商量好这小妞归谁。

  我走到我们地盘的最边沿,看着她女鬼,她现在这种样子比尸体好看多了,楚楚可怜的样子。我正要找机会跟她套话,耳边响起了向阳的声音,问我找到女鬼了没有。我怕老大会发现我来这的目的,便没有回话。

  小鬼拉了拉我的手,轻声问我是不是来找这个女的,我点了下头。他又指向那几个老大,冲我挤了下眼睛。那几个势力的恶鬼老大在争吵着这女的归谁,都不是善货,颇有要动武的气势,小鬼该不会是想问趁机添把火,让他们斗起来,然后我带着女鬼走吧?

  √看正:版8J章yW节P上o~酷(l匠$7网

  不管他用意是不是这样,我倒是想试一试,便凑到黑牙恶鬼旁边,指着另一个貌似势力头头,吼他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老大争。然后又帮助另一个恶鬼凶别的恶鬼,总之怎么乱怎么来,由于本来就是智商为两位数的恶鬼,所以被这么一挑动,马上混成了一团,撕咬起来。是真的撕咬,黑牙恶鬼和胖恶鬼本来就势不两立,先下手为强,抱住了他的手臂,啃肩膀处,没几下就把胖恶鬼的整只手臂给卸下来了。

  他们打乱了,我马上去背女尸,可是发现根本背不动她,她脚像被钉在地上一样,拔不出来。于是我又冲老大喊,说我替他看着这女鬼,让他找人来保护我。

  女鬼突然对我开口了,问我怎么到这来了。我好奇她怎么认识我,不过转念一想,她入过我的梦,现在认识我也不奇怪。这样也好,省去了介绍程序,我连忙把要问的问题全问了。

  女鬼也一一回答我,我一边装腔作势的对要进攻的恶鬼做凶狠状,一边听着她说。她说完之后,我马上大声说问完了,向阳听见后,我手中的红绳突然延展出一条很粗的绳子,有股力往外扯,而我还想拉女鬼走,但是她钉在了地上,根本拉不动,唯有拉着小鬼。

  我们被红绳带着往进来的地方蹿,门已经成了一块石头,但应该是幻觉,现在又外力拉我,应该能出去。我闭上了眼睛,果然从石头中穿了出去,到了有去无回路。出来后悬着的石头也放下了,一开始担心出不来,想不到出来这么简单。然后又被拽着往遇见小孩的村庄跑。

  到了那村庄后,我就松开了小孩,但他仍在后面追,我被拽进了一口井里,小孩趴在井口上大声喊:“你要去哪啊?”

  我来不及回答,就到了井底,浑身一阵冰冷,眼睛一黑。再睁开时,已经醒了过来。

  女尸被剖开的肚子上,用了一件衣服包起来,被立了起来,还需要她的影子就张丽。虽然有点残忍,但死了的人已经死了,但活着的人还要救。

  向阳马上蹲在我旁边,问我女鬼是怎么回答的,谁害得她。

  “她是傻子,八个半月前有个小老板给她钱,让她续香火,然后就怀孕了,今天被小老板带到这里来,结果直接推进准备好的棺材里活埋了,应该是一早就计划好了的。”我坐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