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阳鼓了下嘴,说算了算了,可能是附近的居民晚上有事经过这里吧。于是我们继续往山里走,走过一段烂泥路,就都是草,看不见脚印,也没太在意这回事。我把梦里的情况对向阳说了一下,也不知道她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她说那等会就把她肚子剖开呗,说不定真能生出个小孩来呢。

  我问她张丽的情况,是不是好了些。向阳点头,说好了很多了,把她抬进另一件房间的床上了,装着影子的铜壶放在床底下,她现在已经不感觉疼了,只是伤痕还在,唐枫说不把影子粘回去,要不了几天就得死。

  一个人好好的,影子怎么会跑掉呢,确实挺匪夷所思的。不过向阳给我解释说,可能张丽的影子是被阴司控制了,抓鬼给他用,而阴司已经死了,所以现在她的影子就像没主人的狗一样,瞎捣鼓。不过也算机缘巧合,能够帮张丽找回她的影子。

  向阳说完后又用纳闷的口气说:不过我好奇怪,既然那阴司只是一个成了点气候的洋娃娃,怎么可能会操控影子呢?操控影子要很大的道行才行啊!并且似乎还是禁术,对于阴司那种,勾勾魂,吸点阳气吓吓人还混得过去,但是要操控影子,就超出它本应该有的认知范围了。

  铁牛突然猜测道:“会不会那阴司也是一个傀儡啊?你想啊,他徒有战斗力而已,怎么有能力得出所有属水命格人的身份呢?还知道他们的名字和所在地,对于一个刚成精的小精来讲,确实有点过了。”

  铁牛说完后,向阳突然停住了脚步,我也是第一次见她很紧张的皱着眉头,手指快速掐算着,然后一拍大腿,说糟了,让我快点带她去女尸那里,用跑的。

  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只知道很着急,所以也豁出去跑,向阳虽然看起来娇滴滴的,但是认真行动起来,一点也不拖泥带水,一些沟很凸石,她一下就跳了过去。因为铁牛也知道女尸埋在哪,所以他带着向阳跑上前了,我因为一直没怎么锻炼过,跑落单了。

  到最后一坐山时,向阳他们到了山顶,我才刚到山脚,并且累的趴在了那里。铁牛冲我吼了一声:“快点,出意外了!”

  我靠,我又咬牙爬起来,两条腿跟绑了铁链一样重,好不容易跑到山顶,女尸已经被平躺在地上了,向阳蹲在她旁边,铁牛往另一个方向跑了。

  我几乎是滚下了山,看清楚女尸后,也吓了一大跳,她的肚子已经瘪下去了,地上一些内脏污渍,而她的眼睛,也在大量的流血。

  我问向阳怎么了,她指着女尸的肚子,没好气的说:“还不明显吗?她小孩被人偷了,一定是我们来时看见的脚印主人。”我也想起去时瞄见的中年男人,会不会就是他搞的鬼。

  向阳问我:“她给你托梦的时候是不是说不出话来?”

  我连连点头:“对啊,怎么了?”

  l最新!}章=%节R上…"酷gu匠e(网、R

  向阳赶紧去掰女尸的嘴巴,可是却紧紧的,怎么也掰不开。于是她干脆用旁边的瓷片把女尸的嘴巴划开了,划开后,只见女尸嘴里含满了泥巴。

  “这不是自杀,这是谋杀。并且是带有很阴险目的的谋杀!”向阳捋起了袖子,咬着牙。

  后来我才知道,死人嘴里含了泥巴,变成鬼后就算托梦,也说不出话来的。而那个谋杀者,不但用泥巴封住了女尸的口,还用强力胶把她嘴唇沾上了。

  向阳蹲到女尸的脚上,把她鞋子脱掉。我也凑过去,只见女尸脚板被刻了符。

  “这是脚底定钉的歪术,对方要这女人死了之后,都没办法寻仇。”向阳呼吸很重,看得出来她很气,很恼火。

  可是我不明白对方这么做有什么用意,而且这女的怀孕了,埋在地上,肚子里的婴儿怎么还活着呢?我问向阳,这些都是怎么回事。

  向阳皱着眉头想了一下,把手伸进了女尸的裤子里,然后让我回过头去。我假装回过头,但是眼睛却斜瞄着,向阳似乎把手伸进女尸那个地方了,并且取出了一个珠子来。

  “敢这么欺负我们女人!”向阳跳了起来,把珠子狠狠的砸在地上。

  不一会,铁牛跑了回来,气喘吁吁的说:“让那王八蛋跑了!”

  向阳深吸一口气后,突然把我推倒,吼我:“既然她叫你给她剖腹,你为什么不剖,这么大个人了,怎么什么事都不会?”

  我很内疚,铁牛拦住了向阳:“算了,陈力也不懂这些,不能怪他。并且按时间来算,就算他剖腹了,也没用,还是会被抢走的,那婴儿也活不过来。”

  铁牛又拍着我肩膀,安慰我别太难过,命数。对方是算计好了的,在这个纯阴的日子里,取一个应该被埋了的鬼婴。我们也是误打误撞才碰到这事,否则的话,对方也还是不声不响的,刨坟取鬼婴。

  鬼婴?我问铁牛什么是鬼婴。他解释说有好几种,一种就是在胎盘里已经成形,超过三个月有了魂的婴儿被流产了,这种亡灵也叫鬼婴。第二种就是恶鬼投胎,出生就有牙齿的,第三种就是现在的这种,母亲已经死了的,但是婴儿还活着。

  我听懂了,看着向阳,她咬了下嘴唇,对女尸道:“放心,大姐,都是女人,我一定会帮你把宝宝要回来,并且抚养大的。还有,对你下毒手的那个人,我向阳也绝不会放过他,我要一根一根扒光他的毛,一针一针扎死他!”

  铁牛轻轻拍了下向阳的肩膀:“别说气话了,想办法走阴一下吧,问这女的事情的来龙去脉,或许能找到些线索。”

  向阳点了下头,看着我,让我盘腿坐下,然后她找了些雨水来,把女尸嘴里的泥巴洗干净后,平放在地上。再用根细棍子在我耳朵里转了一下,然后将棍子插进女尸的嘴里。让我合上眼睛,等会见到这女人后,问清楚她,是谁害得她,长什么样子,哪里人,什么口音,一定都要问清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