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着已经温热的女尸,我头皮发麻了,该不会是要生了吧?可是她都死了啊!我抓着头,不理了,等铁牛来了咨询下他意见,然后继续给女尸撑着衣服挡雨。天气本来就冷,再加上淋雨,身体不停的发抖,没多久,柴火就不够了,我把衣服盖在女尸的脸上,然后蹲过去舔柴。柴已经被打湿了,但是好在火势够旺,所以勉强还是烧着了,只是熏出了很大的烟雾。我呛得不停的咳嗽,一阵大风吹过来,我赶紧迷上眼睛,免得被柴灰迷了眼,当我冲着镜子再睁开眼时,吓得一屁股坐地上了,衣服被风吹走了,镜子里那女尸睁开了眼。

  G最3;新&¤章节6上√(酷;匠O网c8

  可我再定眼看的时候,眼睛又是闭着的,难道产生幻觉了?我弱弱的回过头,女尸依旧合眼立在那里,只是眼角又有血流出来。一直耗到傍晚,雨总算停了,向阳他们还没有来人接班,估计是被什么事缠住了。可是我犯困啊,于是就一次性找了很多的柴,扑在火堆旁边,烤着火睡觉。

  模模糊糊中,女尸自己拔腿走出了坑里,站在我旁边,用树枝顶着我。我睁开眼,看见她后也不害怕。反而问她怎么爬起来了,站那里去烤影子啊。

  她闷声呜呜的哭,眼眶又血泪流下,然后指着大大的肚子。

  “你想说什么,就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意思?”我无语到,坐起来伸了个懒腰,天空中已经露出星星和月亮了,明天是个大晴天。

  女尸闭着嘴,呜呜,依旧发不出声音来,只是不停的指着自己的肚子。然后抓住我的手,在她肚子上划了一下。

  “你叫我给你剖腹啊?我不是医生,不懂!”我摸出烟盒,盒子里面的不是烟,而是香,但是我也不觉得别扭,自己点了一根后给了一根给女尸,女尸闻了几口香后,又呜呜起来。

  我有点不耐烦了,说:“哎呀,你不说话,我怎么知道你意思,你是哑巴啊?”

  她连忙摇头,可就是不说话。然后急了,四处张望,捡起来一块瓷器片,交到我手中,依旧做了个给她剖腹的手势。

  我握着瓷器片坐了起来,很认真的问她,是不是要剖腹,是的话就点头。她连连点头,然后我又问,是不是她肚子里面的小孩要生了?她也点头,然后又呜呜着。

  我让他等着,我去找个医生或者屠夫来给她剖腹,我不懂。但是她却抓着我的手,不肯放,很着急的样子,让我快点剖。她指甲很长,掐在我手上很疼,我本能的甩了一下手,醒了过来,原来是做梦了。

  女尸依旧立在那里,天空中的月亮和星星跟梦里一样,我感觉手臂有点疼,抬手一看,吓了一跳,真的有指甲印。难道刚才不是梦,更让我吃惊的是,我手中还握着一个瓷器片。

  我汗毛竖了起来,往火堆那里瞅了瞅。刚刚不会是这女尸托我梦吧?这事太古怪了,我不知道怎么解,要等唐枫来才能问个明白。可是手机又没电了,无法联系他,走开的话,这女尸一个人在这,应该不成问题吧?反正大半夜的,不会有人到这荒山野岭来。

  于是我就往山头走,走出两步之后,身后突然啪的一声,镜子破了一块。应该是忽冷忽热的,所以爆了吧,我提醒自己等会再带一块镜子来。可是又走了两步之后,身后呜呜呜的尖锐风声灌进我耳里,我耳膜刺疼不已,捂着耳朵蹲了下来。

  再看那女尸,睁开了眼,是真的睁开了眼,她眼珠望着我这边。我想喊救命了,但是却没有从她眼神里看出杀气,反而是一种求助的眼神。

  虽然有点惊悚,但是我也是那么的害怕了,仗着胆走近。在她眼睛上挥了挥手,她的眼珠一动不动。于是我又把她眼皮合上了。

  “大姐,你别再吓我了,我胆很小的。”我对她做了个拜拜的手势,转过身,一只手突然搭在了我肩上。我斜眼看着自己肩膀,一张纸白的手搭在我肩上。这次真的凶了,我呵呵笑着往下一缩,让她的手搭了个空。

  “呜呜。”女尸发出声音了,像哭,也像在说话。我转过头,她的眼睛是睁开的,眼角和嘴角都流着血。

  “唔嗯。”女尸又发了一下声音,不过这次我听得跟一个词的音律差不多。她又唔嗯了一下,好像是“帮我”两个字闷声发出来。为了肯定一下,我自己闭着嘴,用鼻音说“帮我”,跟她发出来的声音差不多。

  “我怎么帮你啊?”我皱起了眉头,女尸的眼睛望向地面,那块瓷器片的地方。

  我去,怎么还想着我给她剖腹?这事我真干不来,必须找唐枫来问清楚什么情况才行。于是我对女尸说:“我就是个打酱油的,你说的那些,我都不懂。麻烦你等一下吧,我找我朋友来,很快的,马上就可以了。”然后往后退:“你别拦我,我不是跑,我是真的去叫朋友来!”

  女尸眼皮眨了一下,应该是同意我了。于是我掉转头,疯狂的往山顶跑,然后又往沿着荒草往外面跑,还要翻过几个山头才能到马路上,这里太特么偏僻了。

  路过女尸原来的坟地时,也不知道是不是眼花,好像旁边有个中年男人。但是三更半夜,荒山野岭的,是鬼也不奇怪,所以我没定眼看,憋住气往外面跑。到马路上时,正好碰见了向阳和铁牛他们。

  向阳问我跑这么急干嘛去啊,我喘着气,说诈尸了。她居然微微笑了起来:“我嫌在那里看着张丽太闷了,想到你这来找点乐趣,想不到还真碰上事了。”然后让我带路,她筋骨有点痒了,让我等我跑远点,别被伤到了。

  又返过女尸坟地时,向阳突然抬起了手,指着地上烂泥路:“怎么除你之外还有一双脚印?昨天你们搬尸的时候下雨了吗?”

  我连忙摇头,说下雨后只有我一个人在山里,也没碰到过其他人。雨下到了晚上才停,但是晚上,应该不会有人进山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