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懂什么是煞地,唐枫解释说,祖坟山是埋正常死的人,一般枉死的人有怨气和戾气,不能埋进去,不然破了祥和之气,坏了风水,会连累整村的人。所以只能埋在煞地,并且不能立墓碑,三十年之内不能有人点香火。

  唐枫抓着泥巴搓了一下,说应该才今天刚埋。不过现在找不到别的新坟,只能挖这个了,有情况再解决。

  由于没有上水泥,所以挖起来比较容易,一个多小时就把坟给平了,露出了红色的棺材。由于我们人手不够,不可能把棺材搬起来,只能这样撬开棺盖,把尸体抱出来。

  棺盖撬开后,已经开始西斜的月光洒在一张苍白同时带有血痕的脸上。这女的是七窍流血死的,披头散发,穿着一身红色的衣服,不过肚子却很大,好像怀孕了。

  唐枫捏了下鼻子,转过身:“应该是喝毒药自杀的。”他又咳了咳,用肘碰了碰铁牛。

  铁牛憨憨的说:“不会又是我吧?现在有学徒了喔!”

  我知道他们是不愿意抱着尸体,因为太瘆人了。对张丽最在心的是我,所以我二话不说,跨在了棺材山,弯下腰,把手伸进女尸的腋下,用力往上拖,女尸已经僵硬了,不好搬起来。弄了好久才斜放在棺材边上,然后我累的重重喘了两口气,铁牛马上喊道:“别对她吐气!”

  我转过头,纳闷的看着他。他咬牙摇头,让我下次小心点,千万不要对尸体吐气,不然会被借气诈尸,到时候就不好搞了。不过幸好这女尸没有什么变化。

  我把尸体抱了起来后,因为直挺挺的,不好抱,所以就像背了一根木板一样背在背上。

  唐枫在前面带路,让我跟着,他要找个偏僻的地方。我们翻过了两个山头,几乎已经没路了,铁牛说这里不会有人来了,唐枫嗯了一下,然后在山顶上四处张望,指向一个小山口,说去那里,让铁牛替我背一下。而这时,天已经全黑了,只能打着电筒走路,属于最黑暗的黎明之前。

  我们到了那个山口,铁牛把尸体放了下来,然后挖了个半米深的坑,把女尸放进去,埋到了膝盖高,因为女尸已经僵硬了,所以像栽树一样,直挺挺的立在那。

  埋好后,已经七点钟了,唐枫说还要用到点东西,没有带过来,他和铁牛回去拿,让我在这里等着。我看着天,看来今天是阴天,只要不要下雨就行了。我留在那里,陪着女尸,这才有时间好好端详,其实样子挺好看的,不到三十岁的样子。只是我想不通,她肚子那么大,小孩应该有七八个月了,为什么还要自杀。

  我点了根烟,在女尸面前坐下,看着她的肚子,好像隐隐约约的动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只能希望铁牛快点来吧。

  过了两个多小时,铁牛终于来了,看着一个箱子,喊我过去帮忙。我跑上山顶,帮他一起把箱子扛了下来,问唐枫怎么没来。铁牛说唐枫去向阳那边,那里还有点事。

  酷;匠C4网o唯一Xc正Q版,p其QL他5_都是5盗d版

  箱子搬到了女尸前,取出一捆香,还有三块大小不一的镜子,不过都差不多有人高。

  铁牛说以前没干过这事,不能是要通铁板的,但是一时找不到,就拆了三个衣柜的镜子下来,让我将就一点。然后教着我,把镜子立了起来,成半包围样子,中间一块对着那个女世。

  然后又将一块白布平铺在女尸后面,在女尸面前插了三根香,再跟我一起找了点干柴来,在镜子中间发起火,火光通过镜子反射,全都投射在女尸身上,因为中间的镜子有点倾斜,所以女尸的影子并没有拉的很长,投在白布上差不一米五六的样子。

  弄好后,铁牛说箱子里还有很多面包和水,让我在这里守着,不要让香灭了,也不要让镜子中间的火灭了,这样照四十九个小时,白布上的尸体投影,就会单独留下来,就像释迦牟尼在少林寺后洞面壁产生的影子一样。然后用这个去粘张丽的影子,就行了。

  不过铁牛的语言组织能力有点差,他说完后,我还不是很了解,想再让他说一遍,他却说算了,反正到时候他回过来的,现在向阳那边还有事,他先过去,让我一个人守着。

  我啃着面包,生着火顺便取暖,镜子里的女尸,直挺挺的立着,并没有什么异常。待火头差不多了,我怕烧完了临时找不到干柴,又去找了点柴来备用。再看那女尸,忽然感觉并不可怕,反而挺可怜的,就用矿泉水打湿衣角,帮她把七窍的血擦干净,这样看起来还挺漂亮的。只可惜红颜多薄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换了几次柴火,我碰到女尸的时候,发现她身体已经被火烘热了,有点人的温度了。大大的肚子好像也又动了一下,处于好奇,我轻轻把手伸进了她衣服里面,贴着皮肤摸她肚子,是真的感觉到肚子里面在动,像是有小孩在踢一样。她肚子里的小孩不会还没死吧?可是这也太不科学了,我把手伸出来时,吓了一跳,女尸的眼睛又有两行血。

  我记得明明已经擦掉了的啊,于是我又把血泪给擦掉了。看了下手机计算时间,已经中午了,手机已经没电了,彻底无聊了。天也突然黑透了,乌云密布,这样子是要下雨啊。怕什么来什么,柴火里“嗤”了一下,几滴雨点打在什么,我赶紧把用来装镜子的纸箱拆开,盖在镜子上,挡住雨。然后看女尸前面的香也淋雨了,就撑起衣服,站在她旁边,遮住香不让雨淋灭,同时顺便帮女尸遮住雨水。

  “咕咕”,声音是我从下面传来的,我摸了下肚子,刚刚吃了面包,不饿啊,那是在响?我想应该是听错了,但是又马上两声“咕咕”。我看向了女尸的肚子,轻轻蹲下去,把耳朵贴在她肚子上,真的是里面再响,同时还踢了我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