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怎么会莫名其妙感觉被刀砍锯断一样呢?张丽脖子上的血越来越大,而这时我电话响了,向阳打来的,在那里哈哈大笑,问我这么久怎么还没办完事,说那影子现在已经被分成四段了,在屋里乱蹿,挺好玩的,叫我也去玩。

  我忽然想起张丽是没有影子的,而现在,那个影子被分成四段,张丽这边也有相似的症状。连忙叫停向阳,让他们别再动了,那影子好像是张丽的。向阳懵了一下,把电话交给了唐枫,从唐枫的呼吸声来看,他也有点着急了,让我赶紧把张丽背过去,再想对策,说不定有转机。

  谁也不会想到那影子是张丽的,我给张丽披了件衣服,把她背了起来,跑出了公园,在路边一边小跑一边拦车,一辆出租车停下,可是看到张丽浑身是血,脖子还像刚刚被砍了一样,吓得一声尖叫,踩着油门跑了。

  我只得背着张丽跑过去,约莫十多里路,虽然坐车很快,但是背个人跑过去,就慢了。后脖子突然一滴滴温热的液体滴了上去,耳根上也滴到了,因为太痒,随手摸了一下,是张丽脖子上滴下来的血。

  张丽让我慢点,跑快了震动的她头好晃,感觉随时要掉了一样。

  我不敢再跑了,只能是快走,这样上下震动比较慢。张丽把头埋在我肩上,不再说话,我也不敢再说话,免得她耗气力。快走了半个多小时,张丽的突然喊我停下来,我以为她哪里又不舒服,把她放下来,她虚弱的靠着一个商店的门,因为失血过多,皮肤像纸一样的渗白,她冲我笑了一下,问了一个很让我找不到北的问题:“我们算不算情侣?”

  算情侣吗?应该不算吧,毕竟没有过种种应该有的过程。可是不算吧,她也因为救我而违背阴司的命令,甚至杀了丑男。或许她把我当成了她的那位故人了吧。

  “哎呀,随便你啦,你说算就算!”我把她又背了上来,继续往唐枫那边走。走过一个街口时,铁牛迎面跑了过来,问我到底怎么了。我没搭理他,保留气力往那边走。铁牛在旁边跟着走,扶着张丽。

  到了那栋房子时,向阳已经在外面等了,她说唐枫在里面看着那几个分段的影子,怕它们又跑了。

  推开门之后,四个被分段的影子聚在墙角,唐枫站那围着它们,不让它们趁机从门口跑掉。关上门之后,唐枫才有时间过来查看张丽的伤势。把张丽平放在地上,那几个断了的影子,游离在张丽身边转圈,但是没有聚集贴近。

  唐枫仔细观察了张丽的各个伤口,再看那些影子,尴尬的咬着嘴唇,说这影子真是张丽,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自己的思想,还能带走鬼魂。

  我问唐枫现在该怎么办,他点烟抓着头,说也不知道,没碰到过这种情况,容他想想。不过让我情绪稍稍安抚的是,张丽的伤口不再流血了,可能跟影子近距离有关,也或许是没血流了。

  向阳突然提议说我们应该找到这影子藏身的地方,肯定就在这间房子里,不然不会跑这里来。于是他们几个跑出了房间,我听见外面翻箱倒柜的声音,心想这户主也够惨的,回来时会不会以为遭贼光顾了啊。

  他们几个在楼上楼下的找影子藏身的器皿,我看着张丽,张丽慢慢睁开了眼,问我想不想知道她那位跟我长得很像的故人。我想你有心情说话,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于是点头,让她说说。张丽开始微笑着说了一个青涩的校园爱情故事,不过我不在心,只是脸上跟着点头,其实压根没听见耳朵里去。

  张丽讲完了故人的故事,唐枫也跑进了房间里,手里拿着一个铜壶,貌似有点年头了。他把铜壶放在地上,那几个分段的影子马上跑进了铜壶里,只有一个最小的影子,还在外面徘徊。

  唐枫吐了口气,说总算是猜对了。可是只找到了影子藏身的东西,张丽现在的状况又怎么办呢?突然,那最小的一个影子像被东西吸一样,附在了张丽的头上,而张丽脖子上的血痕,也奇迹般的愈合了。

  可是我轻轻撩起了她的衣服,胸口和腰上的伤痕还在。

  唐枫吐了口气,看着向阳,问:“你还记不记得你爷爷给我们讲过的那个粘影子的经历?”

  向阳皱起了眉头,说有印象,向爷爷年轻时也碰到过类似的事情。当时一个村庄里的小孩,从菜园捡了一把奇怪的刀,当成了玩具,在地上乱划,有次划到了三个个人的影子,而那些人的影子,也分段了。

  三个青年人的影子只有一半,另一半跑掉了,后来过了几天,两个人睡觉醒来后,身体莫名其妙断了,就那样死了,才引起了重视,找到了向爷爷,向爷爷想尽办法,找回最后一段影子,并且粘了上去。

  粘纸粘钱听说过,粘影子还是第一次听说。

  向阳绕着头,有些郁闷的看着唐枫:“你不会也想我们去找那东西来粘吧?”

  “没办法,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唐枫耸了下肩,向阳耷拉了肩膀,“那我们现在去哪找女尸啊?不会去刨坟吧?”

  只要张丽有救,别说刨坟找女尸,跟女尸睡一晚都愿意。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在乎她,可能因为她在乎我吧。情感这东西就这样,虽然很多时候解释不来,但是人怎么对我,我就这么对人。

  我对向阳说,她不愿意去就留在这照顾张丽吧,我和唐枫去找尸体,唐枫叫我怎么做就怎么做。

  唐枫拍着我肩膀,我们两个跟铁牛出去了,到他们的住处取了铁镐铲子之类的,然后铁牛开着破面包车去郊区,分头找新坟,看墓碑,要女的才行,然后把坟给刨了,把尸体搬出来,之后再教我怎么做。

  我在一个比较偏的地方发现了一个新坟,不过并没有墓碑,唐枫跑过来后说这是煞地,枉死之人才会埋这里,不能进入祖坟山的区域,不然坏了风水。

  ‘酷。a匠:}网正O版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