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枫跑下楼喊我,让我别动。我当然不动,因为脚已经无法迈出了。而一阵阴风过后,一切又归于平静,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牵着的女鬼也不见了,唐枫捋起袖子,环顾四周,说可能这附近还有别的东西。

  我想起他之前说学校还死了两个人,才得到学校的重视,就问是不是那两个鬼不让这女鬼超度啊?唐枫摇头,说他早就去那两个死者的墓前招魂问过了,那两个人只是巧合而已,与这女鬼并没有瓜葛,否则这女鬼就算消了怨气也不能超度。

  向阳看着手腕上的手表,走近后摇头道:“只是刚才动了一下,现在没什么异常。”

  铁牛朝校外面跑,我们自然也跟了上去。跑出学校后,才知道铁牛在追什么,一个影子在马路上快速移动。那影子并不受路灯光照强弱而改变位置,所以不是投影,是贴在地上的影子。

  我们追到了一栋民房楼下,影子跑了进去,不见了踪影。唐枫跑的满头大汗,把外套脱下来,捋起了袖子,说他进去看看。那影子有问题,可能把那女鬼也带走了,让我们几个在外面等他。

  唐枫没几下就翻过了院子,然后又冲民房的窗户里爬了进去,让我不得不怀疑这小子以前是不是做贼的。唐枫进去十几分钟后,屋里的灯亮了,给向阳打了电话,让我们都进去,屋里没人。

  爬进左边的一间房间后,发现里面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向阳看着手表,说那东西就在这间房里,没有出去。唐枫说那东西既然往这里跑,肯定这里是它藏身的地方,找到它藏身的地方,或许能把那女鬼救出来。可是里面空空的,连个花瓶都没有,我们并没有发现其他东西啊,也没发现什么影子啊,除了我们自己的影子之外。

  向阳冲我使了个眼色,然后往地下努了下嘴,我心里也毛了起来,她不会是指那影子混进我们的影子中,重合起来了,所以没发现吧。

  唐枫开口道:你们三个跟在我后面,排成一对,别走乱了。

  虽然不知道他用意,但他是队长,铁牛和向阳都站好了,我自然也跟在了最后。唐枫手摸在墙上,围着墙在房间走了一圈后,又走向中间,在我路过灯管下面的时候,唐枫突然甩了一下手,几滴血洒在我的影子上,影子马上分成了两段,正中间那个女鬼像从地里冒出来一样,站在那。

  而分开后的影子在房间里乱蹿,但是跑不出去,每次想从墙上跑走时,都被当了下来。我不解的看了一下唐枫,他笑了一下,右手袖子里拿出一个红色石头来,而刚刚他摸过的墙上,也有一点点不同于墙本身的颜色。唐枫说是鸡血加工成的石头,干我们这行,随身必备。但是我更关系他另一只手,因为他左手却在滴血,一定是为了洒出血,刚才划破了自己手掌。

  房间里面两个影子还在乱蹿,那个受惊的女鬼依偎在我肩上,轻声说她害怕。唐枫让我先带这女鬼出去,把那些蜡烛香重现点着,再走一趟,帮这女孩超度。我翻过了窗户,但是那女鬼却被鸡血划过的墙壁挡住了,唐枫过来擦掉了一点点,让女鬼出来后,又重新补上了。

  女鬼刚才听见唐枫的话,问我是不是要再走一趟浪漫的烛光小路。我嗯了一下,还真挺别扭的,大半夜的,跟一个女鬼逛街。到了学校,我让女鬼先在开始的地方等着,我把香和蜡烛都点着了,然后牵着她再走一边。走到中间时,电话响了,是张丽打来的。

  接通电话后,她很痛苦的问我现在在哪,她好难受。我连忙问她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她说不知道,就是小腹很疼,像被据割断了身体一样。

  而女鬼见到我跟另一个女孩打电话,也有点不高兴了,脸色越变越难看,我怕她以为我误会我是花心男,刚刚说喜欢她是欺骗她感情,那到时候怨气又发起来,可就没办法收拾了。所以我连忙挂掉了电话,说是我的一个表姐,生病了肚子疼。

  更Cp新:最快上酷匠网i‘

  跟着女鬼无惊无险的走过那条烛光之路,到门口时,她停了下来,问我那是不是婚姻之门?我心想只要你高兴,说什么都行,便点头说是的。谁知她呵呵一笑,问我是不是要一起走过去。

  虽然知道这门是超度之门,但是活人能不能走过去,我现在还真不知道,所以就尴尬了。女鬼笑了,说她逗我玩的,她知道我不喜欢她,那扇门也不是什么婚姻之门,她虽然傻,但是不蠢,她流连世间两三年,只是想寻找一个答案而已。我强吻她时,她感受到了另一种不属于爱情的关心,但是有关心,她就够了。

  女鬼跨过了那道门,门化成彩色的光点飘散消失,后面的烛光依旧。我赶紧打张丽电话,问她在哪。

  张丽说她还在以前住的地方,没有搬走。那里离这并不远,我拦了辆车,匆匆赶过去,踹开门,张丽捂着肚子在地上滚动。我赶紧抱住她,看她肚子,她的肚子上,有一道细小血痕,血痕围着腰转了一圈,已经开始冒血了。

  张丽痛苦的说这是报应,被她炼过骨的鬼魂来报复她了。

  我让她先别说话,可能是生了什么认知范围外的急病。刚说完,张丽有疼的叫了一声,手捂住了胸口,我赶紧把她衣服脱下,从肩上到腰上,有多了一道血痕。

  张丽说她很明显的感觉到一把锯在锯她,先锯断了腰,然后有从肩上往下锯。她把她的那把赤色匕首交给我,说是从一个道长那里偷来的,是准备对付阴司的,现在阴司已经死了,让我用这把匕首解决她自己,因为真的很痛苦,她不想体验被大卸八块的刑罚,活活痛死。

  我当然不会捅她,把匕首丢向一边,让她撑着,我现在打电话叫救护车,一定会没事的。手机刚掏出来,张丽又叫了一声,与此同时,脖子上一道血痕,往外冒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