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城郊的一垃圾湖旁边,张丽让车停下来,然后跟我下车,我们徒步前行了一段路后。只听见呜呜风声,张丽皱着眉头,说纳闷怎么回事。而她刚刚说完,前面山坳中突然行过一群人,清一色穿着黑色衣服,带着斗篷,但是脸却像个京剧里的五花大脸,并且清一色的图案。

  张丽马上拽着我躲到一边,嘴里呢喃着:怎么会有阴兵?

  我看着她,问什么是阴兵?

  张丽说这种阴兵平时是看不见的,混迹于人群中,也会勾魂。但是这里可能由于某种特殊的原因,异世界的东西都能看得见。

  我惊讶的咧了下嘴,这世界也太不安全了吧,怎么那么多勾魂的混在人中?难怪那么年轻人突然猝死,八成就是被阴兵给勾魂去了。

  张丽让我在这等着,她过去看看。然后沿着山腰的排水渠往上面怕。我一个人蹲在那里,浑身不得自在,突然一个人问我在这干嘛。

  我别过头去,是个老太太,穿着大红衣,头上带着大红花,手里还抱着一只母鸡。

  我说老奶奶,这么晚了,你一个人来这荒山野岭的不怕么。老奶奶连忙摇头,说她不怕,她就住着呢。

  我想可能她房子有点偏,被树遮到了,所以我没有看见。老奶奶又回到刚才的问题,问我在这干嘛?

  我当然不会告诉她这里有鬼,不然吓到她了,就说在这等人。谁知道老奶奶突然凶了起来,扯着我衣服,问我是不是来拆迁的?我彻底懵了,什么跟什么啊,我怎么成拆迁大队的了。

  谁知道老奶奶指向一旁,已经被挖开一半的坟:“我家就被强拆了,晚上来拆的,总算被我抓到你了!”

  我再仔细一看老奶奶的打扮,心里凉了半截,合着这是碰到鬼了,并且是因为了城市扩建强挖了坟的鬼。我不能再跟她纠缠了,想沿着排水渠去找张丽,可是才爬上两步,就被老奶奶扯下来了,同时喊喊叫叫:“都快来啊,我抓到拆我们房子的人了!”

  哗哗哗的,从树林里面一下跑出了几十个老头老太太。

  这尼玛,以前看新闻就说现在的老头老太太难缠,想不到他们死了也这么难缠。一帮老鬼伸出了手,向我围抓过来,扯我头发的,拉我衣服的,还有一个更离谱,拽我耳朵。正当事情得不到缓解的时候,一只鬼手把我衣服拉链扯开了,张丽给我的那把血红色的剑掉了下来,他们全吓得躲一边去了。

  原来他们怕这剑,我马上把剑捡起来,装出要砍他们的样子乱挥舞,老鬼们全吓的退出了十几米。我赶紧爬上排水渠,去找张丽。那帮老鬼也不远不近的跟着,像是怕我跑了一样。

  排水渠从山腰绕到了那边山脚下,山里面都是荆棘,只能从这走。我沿着排水渠绕到山那边时,吓懵了,山脚下,成百上千个阴兵围着一个人,那人用大大的黑布盖住头,跟我之前看到的阴司差不多,阴兵们机械的抓阴司。

  而最外层,有个凶神恶煞的鬼王坐那里。像是在指挥他的阴兵。

  阴司抓住一个个阴兵,揉成一团后踢走,那些阴兵在他面前没有什么攻击力,就像一帮婴儿围着一个成年大汉一样,除了缠脚外,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阴司快速的往鬼王那里移动,快要冲出包围圈的时候,鬼王突然站了起来,主动迎向阴司,跟他纠缠在一起。阴兵们空出一块位置,呼呼呼的呐喊助威。场面太惊悚,我站起来想离开,可是后面又一帮老鬼虎视眈眈,正愁不知道怎么办时,手机响了一下,是张丽发给我的信息,让我不要蹲下动,她看见我了。

  除了张丽的信息,还有唐枫也马上发了个信息来给我,他也看见我了,让我蹲下去,不要动。

  怎么都看见我了,我却一个也没看见。只得继续看鬼王和阴司的恶斗,鬼王和阴司的战斗力不分上下,一开始看不出来谁占上风。约莫过了半个多小时,鬼王才显出了疲惫样子,落了下风,但是阴司也很虚弱了。我正为鬼王担心的时候,一个石头砸在了我头上,我疼的啊了一下,回过头去,嚯,好多石子向我砸过来,那帮老鬼。

  z看g正E版J章节#上酷s》匠\网@

  我用双手捂着头,手臂一阵一阵的闷疼,而这时候,山坳中突然一声鬼嚎叫,我赶紧看过去。那群阴兵从四面八方逃走,而战斗圈中,已经没有了鬼王的踪影,阴司立在那里喘气。

  阴司已经把鬼王搞定了,靠,那我还得继续去勾魂?我一百个不愿意,而身后又一阵石子砸下来,我豁出去了,往山脚下跑,同时对着阴司大喊:老板,老板,有鬼找上来了。

  阴司转头看向我,后面的那帮老鬼也激动了,叫喊着要撕了我老板。

  我离阴司只有一百多米远时,突然一个棍子分过来砸中我的脚,我绊倒摔在了地上。那帮老鬼也不理我,冲上去围住了阴司。我撑着地坐起来,手上的剑就被抢走了,是唐枫,他快速从我身边跑过。阴司被老鬼挡住了视线,看不见唐枫。但是没两下,老鬼就被阴司踢飞了一个缺口,而此时,唐枫一个旋身翻滚,红剑脱手而出,飞中阴司的口中,穿插而过。

  呼呼呼的一阵阵黑烟从冒出来,阴司也越来越瘦小,最后缩在了地上,只剩下一滩披风堆在那。

  而这时候,陆续有人从山中走了出来,铁牛和向阳从一个地方出来,张丽从另一个地方出来。

  唐枫把披风捡起来,丢向一边,空寂的山谷传来滴滴滴的音乐盒声音。我走向唐枫,是一个音乐娃娃,款式有些破旧了,正转动着头,发着音乐声。

  “这阴司是一个成了精的布娃娃。”唐枫拍了拍手,然后竖起红剑,说想不到还能见到这宝贝。

  我问唐枫,布娃娃也能成精吗?唐枫呵呵一笑,说凡事有眼睛的,有经常跟人在一起,就会沾染人的灵气,时间久了,就会产生自主思想,以及私欲和野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