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我站那懵了一会,发现向阳背着手,在旁边轻轻的扭屁股。我跑过去,问她怎么了,她看不见我,四处望了一下后,轻声说让我等着吧,好细还在后头。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救护车来了,那小青年被抬上了车,但是他已经没了气息。我也跟张丽发了信息,说我要勾魂的男人突然猝死了。

  向阳跟我下了楼,说继续逛。我问她是不是她搞了鬼,不然那男的怎么会那么凑巧死掉呢。向阳没说话,让我什么都别问。我也不懂,就这样吧。

  到了晚上十点多钟,又受到了一条信息,同样是一个带标签的地图。可是我回信息,却显示无法发送,我只能跟向阳到地图标记的那个地方去,是个公交站牌,对面有条巷子。

  给我发信息的一定是阴司,只是好奇为什么他会知道所有目标的所在地,这次应该是唐枫吧。我有些紧张了,难道真的要动唐枫么,但是看向阳,她却很淡定的样子,挽着我的手,在寒风中靠着我。

  由于已经很晚了,所以马路上没有多少车子。我在那里等了十几分钟,只见唐枫从巷子里跑出来,可是他跑出巷子,刚到马路,一声尖锐的刹车声,一辆车撞到了唐枫,并且从他身上开了过去,车子过后,一地的血,唐枫也躺在那里奄奄一息。肇事车辆停了一下后就跑了。

  我张大嘴,想跑过去,但是向阳却拉住了我,鼓着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又给张丽发了信息,告诉她,最后一个要勾魂的,突然出车祸死了。张丽马上给我回信息,让我先站这别走。

  酷Q匠;7网…9首;发@

  向阳挽着我的手,不停的看手表,我瞄了一眼,是个多功能的手表,上面除了时间指针外,还有很多别的我不懂的指针,也有各种密密麻麻的小字。我问她到底怎么回事,总要告诉我一声吧。她盯着手表,对我说,再过两个小时就是子时,,子时属于阳水,她要设个圈让狗咬狗。我发现手表的一个指针突然动了一下,她也不再说这个了,抱着我的手,跺着脚,说好冷啊,她先回去了。而这时,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眼花了,余光发现斜对面的楼顶站着一个黑色的影子,但我抬头正视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

  我看着她离开,莫名其妙。

  而这时,旁边来了个女孩,是张丽,她小跑过来,看着向阳离去的背影,问我跟她什么关系。

  我嘟了下嘴,说刚认识的女朋友。

  张丽眼神闪了一下,然后抓着我的手,把我拽走。我问她去哪,她不说话,我又问她怎么了,她也不回我。

  直到走了很远,她才开口:“可能有别的势力故意跟阴司作对,我们如无必要的话,还是走远点,免得被伤到,你的那个女朋友,可能就是对方的人。阴司估计跟着去了。”

  我心里大致猜到了一些向阳他们的一些计划,装作很糊涂的说,不可能吧,她挺可爱的一个女孩啊,怎么会是那种人。

  张丽呵呵一笑,“我也挺漂亮的啊,可是你最开始知道我是要杀人剔骨的吗?你那会知道我这么恶毒吗?”

  我看了张丽一会,摇头道:“我觉得你不坏,只是身不由己而已。”

  张丽眼神闪过一道柔情,握紧了我的手,拦了辆车,到了她住的地方,关上大门和房门。说我今晚跟她在一起,一刻也不要离开她的视线。

  最后张丽还不放心,取了根红绳子,一头绑在我的手腕上,一头绑在她的手腕上。然后穿着衣服,和我睡一头。

  我问她为什么这么紧张啊,她让我别问,免得吓到,反正只要跟着她,她保我安全。躺在那过了半个多小时,张丽突然坐起来,骑在了我身上,把我衣服解开。她不会是想那啥了吧,可我还没缓过来呢。

  张丽解开我衣服后,用刀子在我胸口上割了一刀,然后割了一下自己的手指,滴血在我的伤口上。然后又躺在了我旁边,说如果阴司问我的话,不管问什么,都说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她说完之后,又合着手掌,轻声道:求神保佑,阴司这次回不来了。

  我感觉云里雾里的,一下坐了起来,问她到底怎么回事,不告诉我的话,我就不干了!

  原来阴司不止一个,很多地方都有,我这次任务,连续两个都被中断。阴司怀疑是别的地方的阴司踩过界了,而我身边又突然来了个女孩,那女孩既有可能是对方的人,这样的话,我就可能也会被误解,而遭到阴司毒手。当然,前提是阴司今晚能活着回来,如果被对方给灭了的话,我们就都解脱了。而她之所以救我,是因为我坏笑起来,很像一个故人。

  我想了想,说:“既然你很不希望阴司能活着回来,为什么你不趁着他这次有劫,背后一刀呢?”

  张丽突然转头看着我,皱紧眉头,呼吸也重了,很激动的样子。

  我见有戏,赶紧催促:“阴司一死,我们就都解脱了,何必还要等着别人收拾他呢?”完了还故意坏笑一下,让她对我产生故人的错乱感。

  张丽坐了起来,一咬牙,说行,现在就去找阴司,见机行事。她解开了红绳,在抽屉里找了把刀,我认识,是杀死丑男的那把刀,暗红的刀身上密密麻麻的刻满了符文。但是她却把刀交在了我手中,让我防身。

  出了屋子,她爬到一个高树上,四处张望,一会后跳了下来,说知道阴司的大概位置了,在北郊。后来我才知道,北方也属水,总的来说。唐枫他们推测阴司需要用各种水来补自己的五行,所以五行缺水,于是在属水的时辰以及方位,对付阴司,这样表面是在助长阴司的力量,但其实他们还留了一招。

  我和张丽拦了辆车往北郊走,车上张丽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捋起了袖子,叮嘱我到时候躲一边,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出去,这是背水一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梦里带刀说:

  老读者们不要伤心,最多再过三章,就可以跟尸魂一样的节奏和风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