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张丽,问她什么意思,张丽让我摸摸口袋就行了,我把手伸进口袋里,居然是根麻绳,还有一张银行卡,上面写了密码。

  “我也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但是有些事,怎么说呢,我们没得选。”张丽抱歉完教我怎么用那根麻绳,只要找到对象后,用绳子套在他脖子上,就可以把他的魂勾过来。而我穿上了衣服,是隐形的,行走速度也很快,所以不用担心会被发现。

  名单上有三个名额,我要七天内抓齐,否则身边亲近的人就会有人死,从好朋友开始,再到旁系亲戚,直至直系亲属,至亲的人。

  七天,时间还很足,我不敢回家,在外面租了个房子睡。看着上面的名单,有两个我不认识,第三个是唐枫,刚刚认识,并且看样子人还不错。

  我在住处翻来覆去,昏昏沉沉的睡了两天。第三天晚上接到老妈的电话,说我外公突然中风,在医院急救。跟外公接触的比较少,感情也淡,但是从某种程度来讲,或许跟阴司给点任务有关。

  我赶紧起身,去找名单上前面两个人,刚出门,手机响了一下,有个匿名的人给我发了张带有标签的地图来。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反正现在是乱走,索性就走到地图那里去了。那是个大排档,一群小瘪三在那喝酒,还有几个穿着小短裙的女孩。

  我木讷的走到桌子旁边,一个电瓶车从我身体穿过去。我在饭桌上找了一下,终于找到一个与照片上对应的小瘪三,他剃着光头,纹了一直老虎,从头顶到脖子。看样子不是什么好人,可没有什么法律规定,坏人就应该死。

  犹豫之际,老妈又打了电话来,说外公不行了,让我赶紧回去。

  我终于下定决心,把绳子套在了那个光头脖子上,打了个活结,推进后,一咬牙,用力一扯,光头的魂被抽了出来,而光头的肉身则突然软绵绵的趴在了桌上。他的伙伴们笑他没用,才几杯酒就趴下了。

  绳子里套着的光头魂,傻呼呼的勾着头,一点反应也没有,我拽着他走,他就跟在我后面。我像机器人一样把光头拖到了那间像庙一样的房子里,张丽带我到了后的亭子里,从上面取下一个罐子,把光头的魂装了进去,然后摆回原来的位置。

  张丽说我负责勾魂,她负责炼骨,阴司只有在五年前,她见过一次,其余的时间都没有见过。勾魂是阴司指定的人,而炼骨则只需要按期交数就行了。阴司刚刚通过信息告诉张丽,我只要购满六百人的魂,就可以自由了,阴司也会给我一份丰厚的报酬。

  ?A酷I,匠@v网《首l发1

  问我张丽,那她呢,她苦笑,因为当初她父母都得了癌症,阴司找到她,让她为其效命。酬劳是救活她的父母,所以,她是没有时间限制的。

  命运真的很幽默,黑色幽默。我把衣服脱掉,用袋子装上,像个正常人一样回住处。老妈打了电话来,让我不要赶过去了,外公突然恢复了不少,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看来真的是阴司在搞鬼,我把电话挂掉了。

  想找个酒吧,喝点酒,反正卡里有钱,不花干嘛呢?我在路上转悠,找酒吧,在盯着一个招牌分别是不是酒吧时,一只手搭在了我肩上,把我往旁边的巷子里拽。进去后,才有时间辨认对方是谁,唐枫。

  唐枫说他找我找了两天天,问我在张丽那里怎么样,有没有见到阴司,我把袋子里的衣服拿出来给他看了一下,说之前的丑男被张丽给杀了,而我莫名其妙被阴司相中,成了丑男,要帮阴司勾魂,并且名单中,还有他的名字。

  唐枫愣了一下,呵呵一笑,问我打算怎么办。我说我也不知道,刚刚我已经勾了一个人的魂,那人是个渣渣,留着也是祸害。

  然后我问唐枫,他处理鬼王的事情,弄的怎么样了,他耸了下肩,说已经搞定了。是个小鬼王,只是想不到,他也会被阴司盯上。唐枫让我跟他先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他要好好捋一捋其中的因由,以及阴司制定名单的方式,这样才能找出阴司的的弱点。

  我们来到了他住的地方,还是那个有点废旧的小区。唐枫把向阳叫醒了,让她帮忙分析一下。

  阴司有两个手下,我和张丽,张丽负责勾搭小青年炼骨,而我则有名单勾魂。这些名单肯定不是随便制定的,一点是有因由的,而这因由,可能就得从生辰八字下手。

  唐枫说他的八字没什么特别的,五行属水。他说完后,向阳眼睛一亮,说骨头的五行也是属水的啊。

  这些五行生辰什么的,我不懂,就安静的听着他们分析,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身上盖着一件被子,一个烤火机对着我。我刚爬起来,向阳就从她房间出啦,穿着睡衣,让我等一下,她换件衣服跟我一起去逛街。

  我就在门口等她,不多时,她穿着一件红色羽绒服,还有长靴丝袜,挽着我的手出去。说从现在开始,她是我女朋友,二十四小时陪着我,让我别问为什么,配合她就行。我感觉这样挺不错的,有美女挽手相伴,心情也好了很多。

  我们四处瞎逛,到了中午,手机响了一下,又是一个带有标签的地图,旁边还有文字,六楼。向阳看了一眼,嘿嘿一笑,让我到地图那去,她陪着我。地图标签在一个写字楼上,我到了六楼,是一个IT公司。

  我找到了照片里的那个人,是个小青年,胡子邋遢,头发蓬松,应该很久没有洗澡了,黑眼圈也很重,在那里编码。向阳让我照办,她在大厅等我。我到洗手间,穿上了那间隐形衣服,将绳套握在手中,可是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外面很混乱,一些人打救护车,一些人急的团团转。我凑过去看了一下,那个男人口吐白沫,在地上抽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