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几下,她给我画成了一个大花脸,有点像京剧里面的小生。让我在这里呆着,晚上听她安排,然后翘着二郎腿玩手机。反正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就随他们吧,看样子也不算太坏,打开电视,正好放新闻,画面里居然有我的脸。

  我躺在地上,失去了意识,一般人围着,然后有人叫来了救护车,把我抬上了病床。

  我马上转身看着向阳,问她怎么回事,向阳耸了下肩,指着电视,说很明显啊,你的肉身在那呢,你现在已经不死不活的了,我好心,才救你。

  我拍了拍自己的胸,说现在好好的啊,能摸的到啊。

  而这时那个唐枫进来了,他看起来有精神了点,跟我解释了一下我的情况。

  原来我在上出租车的时候,已经出魂倒下了,只是因为自己不知道。然后用科学的方式给我解释了一下,最新的物理研究发现宇宙一切都是由弦组成的,也就是一种能量线。灵魂是人体残余的弦能量组成,所以往往刚死的人,有七天的中阴身形态,慢慢接受自己死亡的现实。而我是被一种奇怪的力量逼出魂的,我自己不知道,所以主观意识延续了之前的模式,能量得到延续,所以还能跟正常人一样说话,穿衣服,但是七天之后,能量线就会越来越弱,到时候就死翘翘了。

  也就是说我现在是鬼魂状态?我看着唐枫,很是恍惚。

  唐枫让我宽心,他们都是好人,不会坑我。

  我问他们都是什么人,唐枫却点了根烟,没说话。向阳看我实在纳闷,便好心给我解释了一下,他们是几年前在农村因为一次鬼王进村的事情认识的,之后破了当地一个局长祖坟的风水,局长虽然完蛋了,但是他们却因为种种原因,没办法上大学。

  而向阳的爷爷是乡下的术士,接了一宗单子,比较远,老人家经不起折腾,就让孙女来试试,他们就一起来了,发现做这个也能赚钱,所以现在是一支打游击的灵异队,靠熟人介绍单子。

  其实我没多少心思管她们,想拿手机给张丽发个信息,问她刚才到底怎么回事,可是手机却不见了。我问向阳我手机去哪了,她让我把鞋子脱下来就知道了。我按她说的,把鞋子脱下来,放在一边,可是刚离开手,鞋子就不见了,成烟雾消散掉。不过向阳把他自己的手机给了我,我登上了扣扣,张丽发了很多信息给我,反复让我不要照镜子,不要接触任何人,安静的在一个地方等着,看到信息后马上回她。

  我刚要回,唐枫却突然坐了起来,问我到底碰到什么了,我把事情说了一遍后,他皱起了眉头,然后让铁牛把我的妆给卸了,让我去开间房,等那个张丽,因为他推测张丽跟那个鬼王,可能有关联。

  h更&新最快q上●酷匠(网R》

  唐枫捋起了袖子,点着根烟,跟我一起出门了,让铁牛和向阳呆着,人多不好办事。然后我们开了间房,唐枫躲进了柜子里,让我回张丽,说在这里等她,不管那女的有什么需求,只要唐枫不出来,我一定要满足她,顺从她。

  我按照唐枫说的办了,张丽说她马上就到。

  约莫等了半个小时,张丽就来了,她进来后,二话不说就开始脱衣服,让我也脱。

  我傻呼呼的问她干什么,她说这是救我的唯一办法了,让我把衣服脱掉。

  我彻底搞不懂了,傻呼呼的看着她,她把头埋在我肩上,几乎是用乞讨的语气,说:求你了,不要问,我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然后把我往后面推,压在了床上。

  我看向柜子,柜子门侧开了,唐枫有点想笑的看着我,没有任何指示。可是我受不了啊,我现在都要死了,哪有心思玩这种,马上推开张丽,坐了起来,解释说我想洗个澡。进了洗手间,把莲蓬打开放热水,装象一点,实则照着镜子,不过镜子很快就被热水的雾气盖的模糊。我刚要擦镜子,灯光激烈闪动之后,灭了,停电了。

  洗手间一下变得很昏暗了,但是水还在放。张丽也凑到门前,让我呆在里面不要出来,她出去看看。滴答一下,门反锁上了,而镜子里面的水雾,慢慢清晰出了一个人脸的轮廓。

  我赶紧去拧门把,想跑出去,可是门把却拧不动,被锁死了。我喊唐枫,救命。外面有了动静,可是我脖子却一阵冰冷,好像被一把手抓住了,然后不停的往后退,眼睛一阵银白,我看见了洗手盆,不过冲我的角度看过去,我应该是在镜子里。

  一个厚重的声音道:你先在这里等等,回头再来收拾你。

  门被拽开了,唐枫冲进了浴室,可是却看不见我,我在镜子里拼命招手,他目光掠过镜子时,却没有反应。我想喊,却闷住了声音。

  唐枫正对着镜子,用力锤了一下洗手盆。而我居然也忍不住的锤了一下手,跟他一样。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伸出手指,在镜子上写字,可唐枫却转过了身,没有看见。

  我要哭了,自己怎么搞成这样了。唐枫也走了,好像是追张丽了,我一个人呆在镜子里面,四周一片银白的世界,根本走不了。他们不知道被什么事情缠住了,抓我的,张丽,唐枫,很久都没有来。隐约感觉已经过了一天了。到了晚上,我听见了开门的声音,心里狂喜不已,然后听见腻歪的声音。我又失落了。

  一会后,一个女的进来了,放水洗澡,照着镜子卸妆,放出来的热水很快在镜子上结了一层霜,我又抓紧机会,写了两个字“救我”。可是那女孩却没有发现,用毛巾一下把镜子上的霜擦掉了。

  女孩卸完了妆,我吓了一跳,我次奥,怎么换了个人一样?

  然后她开始洗澡,雾气又结满了镜子,我又可以写字了,希望她能够看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梦里带刀说:

  暂时过渡一下而已,希望老读者不要生气,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