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拼命的抓头,不知道要去哪时,手机响了。是一个朋友的接通电话后,没好气的说:大彪死了啊?都不在线,约好了打定位呢,电话也不接。

  大彪就是自己掐死自己的那个朋友,我点了根烟,深吸一口气候,回复他,说大彪真的死了,自己把自己掐死了。然后也不想多说了,就把电话给挂了。

  一天接触了两个人,全都死了,跟我有关系吗?还是偶然?头好乱,我在路边坐了下来,埋着头抽烟。一根接一根,抽完了整盒。看了一下手机,发现很多未读的扣扣信息,是张丽发来的。

  她问我在哪,看见赶紧回一个。我马上回复她了现在的地址,她让我不要站在路边,也不要站在旁边有建筑的地方,就到最近的广场,站在正中间,不要乱走,等她过来。

  我站起身,四处望了一下,斜前方有个小广场,就走那去吧。小广场外面有很多摆摊点,我刚从那些摊点穿过,就听见后面有几个摊主咒骂起来,我回过头去,只见外面已经有两个摊位翻掉了,而最近的一个的烧烤车,也无缘无故的,像受了外力一样被推斜。而摊主的用来切火腿肠的小刀,突然弹了起来,朝我飞过来。我本能的用手挡,飞刀稳稳的插进了我手臂,如果没有手挡的话,就插进我喉咙了。

  虽然前面是一团空气,但我隐约感觉到一股杀气逼近,想是要夺了我的命一样。

  我把刀拔了出来,撒腿往后面跑,可是跑了一段路之后,突然成原地踏步一样的跑了,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而我的手,也往自己脖子上掐,不管我怎么扭,都不顶用。虎口掐紧了喉咙,气上不来了,我脸涨的难受,张大嘴,伸出舌头,像夏天的狗一样,用力吸气,可是却吸不进一点点。视线也慢慢模糊了,感觉像上了一层雾一样。

  √更新/J最快上酷F}匠;t网k

  就在我要失去意识的时候,突然手一松,我又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了。另外,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腕,用力一拽,把我拽到了她身后,是张丽。

  张丽挡在了我前面,风迎面吹来,扬起了她的头发。

  张丽回头看了我一下,问我有事没事,我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又露出手臂的伤口,心想你觉得有事没事?

  张丽叫我赶紧走,走的越远越好。可我怎么可能就这样走了,无缘无故挨了一刀,我刚要开口问,她却吼了一声,让我滚。

  好吧,滚就滚,凶什么凶。我赶紧连滚带爬的跑了,跑出小广场,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张丽在对着空气辩解争执。稀奇古怪的,真的好郁闷,我正要拦车离开时,却发现张丽突然像挨了一巴掌一样,往旁边跄了几步,摔倒在地上,同时捂住自己的脸。

  我纠结了一会,还是没拦车,而是准备往回跑,而张丽也突然爬起来,拉住了一团空气,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又吼我,叫我滚。而这时正好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我旁边,司机问我走不走,我就上车走了,随便报了个地方,车子开了一条街,前面是阳光普照,后面是乌云密布,真的好奇怪。下车后,我忽然傻了,看着太阳,再看看旁边的景观树,树有影子,可是我怎么没有影子了。

  我有种掉进深海里的无助感,站在那,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一个少女走到我面前,停住了,我看她,长得挺水灵的,就是估计脑子有点不好使,因为上身穿着修身羽绒服,下身穿丝袜,这么冻的天。

  她盯着我打量了几番,突然抓住了我的手,也不解释,啪啪,一左一右两巴掌,然后就把我往旁边拽。我感觉好委屈,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回击,她把我拽到了一个小路,前面已经没房子了。我喂了几声,她很不客气的吼我,说她不叫喂,她叫向阳。

  然后我问,向阳妹妹啊,你要把我带哪去啊。

  她没说话,四处望了望,然后把我领到一个湖旁边,狠狠的拍了下我脑门。让我看看自己的倒影,如果不是遇到了她,我活不过七天。

  我看着湖里的倒影,自己的影子朦朦胧胧的,身体像散发着淡淡的烟雾。

  向阳双手抱胸,问我身上有多少钱。我下意识的掏出口袋,就两百块钱了。

  然后她又问我有没有带银行卡,我摇头,因为没有存钱的爱好。

  向阳把我唯一的两百块钱夺了过去,叹了口气:“幸亏你遇到我了,不然你就死定了。但是两百块钱肯定不够。”然后盯着我的小肚子,突然诡异的问道:“你两个肾都在吗?肾功能还好吧?”

  我擦,这是要挖肾吗?我赶紧捂着肚子,往后退了一步,说你想干嘛?

  她呵呵一笑,说救我命呢,我当然得拿钱。然后打了个电话,过了一会后,来了一辆破旧的面包车,开车的是个黑黑壮壮的小伙,长得跟头牛似的,向阳喊了一声铁牛,然后冲我努了一下嘴,那铁牛直接过来,把我拽上了车。车里还有个小青年,脸廓棱角很有力,喉结也很男人味,瘦瘦的很结实,白衬衫,褪色T恤帆布鞋。不过他好像有点困,正揉着双眼,打哈切。

  铁牛把我拽上车后,绕到驾驶位,我正要下车,却被向阳挤了进来。向阳手从我后面挤了过去,碰了一下另一边的帅哥:“唐枫,这小子没钱,救不救?”

  唐枫打了哈切,抱起双手,闭目养神,缓缓的说:“鬼王的事正好需要一个卧底,正好这小子现在不人不鬼,就给他化化妆,扮成阴兵混进去吧。完了再把他肉身找回来。”

  我莫名其妙的被这几个人带到了一个废旧的小区,向阳把我领进了一个屋子,把我按在一个梳妆台前,给我上妆,不管我怎么问,她都懒得搭理,就是叫我别乱动,破了妆就不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