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在一个小镇子里,从小我就是个胆大的人,性格特别容易发怒,这也不全是天生,我父母从小离婚,自私的抛弃了还在襁褓中的我,我是跟着爷爷长大的,因此,从小我就对不知多少年没来看过我,甚至连爷爷也没看过的父亲充满了怨恨。

  从小学到中学,我的学习一直不好,爷爷每次拿着成绩单,都是吸着那根老旧的烟杆,无奈的叹气。奶奶死的早,我和爷爷相依为命。

  对于爷爷,我始终抱着愧疚的心情,因为我从来没有让他高兴过。

  多年后,当我看着爷爷慈祥笑容的遗像时,怔怔的站了一天,我没落一滴眼泪,或许沉默,才是最压抑的伤心。

  一切还要从1995年说起,那年我十六岁,那是幸运的一年,也是噩梦的开始。

  当我拿着爷爷东凑西借的钱和大包小包前往市里最差的一所高中时,我真的很想哭,我有想过好好学习报答爷爷,可前一刻下定的决心,很快会在半小时后忘得一干二净。

  小学的时候我被高年级的学长欺负过,没有安全感的我从那天开始发了疯的锻炼身体,直到有一天我拎着根棍冲进那学长的教室里,当着全班学生和老师的面狠狠的抽了他一顿,才算舒了口气。

  这一事件的直接后果是我被校方请了家长,而那位被抽的学长事后找了一群兄弟把我堵在了胡同里,本该寡不敌众的我却意外的取得了胜利,虽然我的眼睛在之后的三天里一直是紫黑的。

  也就从那一刻起,八岁的我知道了,我的体内有着一只寄居的恶魔,是他帮助我打败了大我三岁的十来位学长!

  临山市并不是靠着山,只是江浙省一座经济还算发达的城市,四面环水,交通工具颇多。整个城一共有三个高中,一中、二中和示范,成绩优秀的考生们顺利的步入了一中,成绩一般的走进了二中,像我这种专拖班级平均分后退的差生,一股脑的全塞进了示范高中,在示范高中没有分数线,也就是说,只要你是个人,掏得起学费,就能进来!

  差生多自然标志着乱,时常有斗殴现象,现在我从校门走到报名处,就看见了不下三起的斗殴,对此我只是不屑的扫一眼,一群身体虚弱的小白脸,我一个人干翻五六个不是问题。

  等一切手续办理妥当后,我提起大包小包朝着生活老师指的寝室楼走去,不错,我住寝室。

  寝室号生活老师没给我指定,于是我随意选了一间二楼没有人的寝室把东西都扔到铺着凉席的床上后,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寝室内的空间不大,几十平方米的空间放了两张床,还是那种上下铺的。

  静下来之后的我心中不免泛起了迷茫与彷徨,毕竟我是第一次一个人出门,从那个小镇子里来到城市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害怕的。

  “爷爷。”想起爷爷佝偻的脊背,我的鼻子一酸,有我在的时候还能帮爷爷做很多农活,现在我走了,以爷爷的身体不知能不能干动那些熬人的农活。

  中午我在学校外面买了些路边摊子上的食物填充了一下空空的肚子,回寝室时的校园路上远远的看到了一个少女,说实话,我看傻眼了,十几年来我还从来没见过那么漂亮的女孩,以前的班花、校花在这个少女面前简直就是渣渣。

  少女穿着白色的连衣裙,乌黑发亮的秀发散披在肩后,踩着一双精致的凉鞋,隔着老远的距离,我都能闻到她身上的那股清香。

  不光是我,整个校园的男生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集中在了少女身上,我甚至还能看见几个离得近的男生眼中流露出淫荡的神色。

  我想,少女应该是来报名的吧,奇怪的是,少女明显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怎么会来这种混乱的学校,我可是没少听说有钱人用钱将自己的孩子砸进了一中这种好学校。

  像是印证我的话,少女走到了报名处,缴纳了学费办理了手续,随着一名中年教师进入了校长办公室。

  想不出原因的我撇了撇嘴,人家的事我管那么多干嘛?

  刚跨上寝室楼二楼的我,迎面撞来一道人影,情急之中我来不及闪躲,直接一拳轰了上去,我这人就这样,无缘无故撞我的人,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结局都是一样。

  我这一拳打的相当重,那人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立时止住了前冲的身子,“噔噔噔”后退了几步,最后脚下一个不稳,还是坐在了地上。

  “哎呦!哎呦!我滴肾啊!

  那人夸张的大叫着,双手使劲的揉着腹部,我这才看清是一个身材略胖的胖子,细眯成一条线的双眼表达着他此刻的痛苦,有着几颗青春痘的肥脸上,还有拳印的淤青,看来是有人在追着揍他,怪不得跑那么块。

  “哈哈哈!胖子,你倒是跑啊!你还跑啊!”这时,几个瘦高的少年快速跑来将胖子围住,其中染着黄毛的带头老大怪笑道。

  我懒得管这种事,正要转身走人,结果胖子反应了过来,对着我破口大骂:“臭小子!我草你麻痹,害的老子被围住,敢挡爷爷的路,你给爷爷等着……”

  胖子骂的正过瘾,我却听不下去了,怒火控制不住的自七窍中喷出,我整个人化作了一缕疾风,瞬间越过了几个围住胖子的少年,五指张开,一把掐住了胖子的脖子,然后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单手提起了胖子!

  胖子傻了,他虽说不是很胖,却也有个一百五十多斤,能单手把他提起来什么概念?

  “你说什么?!”我的声音充满了愤怒,我最不能听别人骂我爷爷,记得中学有个同学说的话和胖子差不多,被我打的脸肿了七天!

  胖子用力的挣扎着身体,肥脸憋的通红,相信我在掐下去要不了多久,胖子就会与这个美丽的世界说拜拜。

  p酷4Y匠A:网!5永久g免;费v“看,小说

  其余几个少年看的都愣住了,一时间谁也不敢动,我的话就好像是来自地狱的索魂曲,震住了他们。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一粒沙尘一场风说: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我的身体里有只恶魔。

他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