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热的夏日,空气里也微醺着烦躁的味道。

  这是一个张亦岚曾经期待却又最不想面对的一个夏天,六月的狂欢与庆祝后,他不晓得自己还剩下什么,还能去拥有什么。他手握着读了十六年书换来的文凭,那文凭却又不能换来一份能让他在这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安顿下来。

  校园里的同学越来越少了,张亦岚离校的时间越来越急迫啦。然而经过了几个月的奔波张亦岚始终没有找到一份称心的工作。这意味着什么?这个他读了四年大学的地方无疑在向他下了逐客令。朋友都为了前程各奔东西,尽管这夏日燥的像两个赤裸的淌着汗的男人在拥抱,张亦岚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张亦岚最不愿意的选择就是回到家乡,回到生他养他的地方,他想靠自己的打拼留在这里,却又并不被包容。他恨,却又无能为力。

  张亦岚徘徊在车站门口,手里把那张车票攥的紧紧地,仿佛是那车票让他受到冷漠。豆大汗水从他额头滑落下来,他忙不得擦。他用自己的双眼环视着周围的四周,想要把他们都如同行李般带走。命运是最公平地,不管你是成功还是失败,不关你事愉悦还是悲伤,他都以一种近乎冷酷无情又公平合理的方式推动着生命进程的前进。四年前,张亦岚一个人背着包来,四年后他又一个人背着包走,不同的是背包已经有了磨损的痕迹——那是青春摩擦出的印记。

  远方传来了火车进站的声音,张亦岚想要赶紧拎起背包准备检票。但那火车的声音忽远忽近,飘渺不定,张亦岚的汗水已经顺着他的脸颊荫湿了他的白色T恤。他感觉眼睛花了一下,便抬头看看天上的月亮。那月亮真圆啊,好似小时候家乡的月亮。

  张亦岚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从小看着家人每天早出晚归的在农田里耕作,他很不是滋味。他想要更好的生活环境,而不是年年与土地打交道。从此暗下决心的张亦岚认准读书是他唯一的出路,他不管是中考还是高考都是当地的状元。成绩优异的他在大学里也是把各种奖学金拿了个遍,就是如此优秀的他,依旧找不到一份工作。现在要站在车站回家吗?张亦岚的脑袋里像是有千只万只蚁虫再爬,理不出个头绪却又无从选择。他一点点的忘却对这座他向往已久的大城市——北京,一点点的把留恋装进他的行李箱。

  “似乎没有什么放心不下的了,也许我早该听父母的,我就是一个种地的命。”张亦岚自言自语道。正当他要走去大厅检票的时候,他想起一个人,一个让他还会感到放心不下的人。

  {酷B#匠网;“唯`y一A正版#,其0他!都L是e盗版

  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大学同学林梦云——一个美丽的云南姑娘。林梦云长着一副俊美的脸庞,像是被造物者精雕细刻一般,是学校里的大美女。张亦岚自然也是爱慕林梦云的,只不过追求林梦云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但一直没有人成功。张亦岚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根本比不过其他的同学,久而久之就把这份爱慕藏了起来。但每当张亦岚见到林梦云的时候他眼神就会故意闪躲,他怕自己控制不住,怕和林梦云连朋友都做不成。

  此时的林梦云正漫步在街头,她毕业后的几天一直住在宾馆里。她不知道何去何从,她不想工作也不想饿肚子。身上的钱用的差不多了,就管家里要,家里叫她没钱就回家她就说再等等。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只是觉得自己不该离开。

  张亦岚掏出了自己的手机,那是他高考后父亲送给他的。身边人的手机已经从iPhone4换到了iPhone5S,他还依旧用的是父亲送他的手机。张亦岚想要告别这座城市,心里想也要和自己爱慕的人道一声珍重。张亦岚在手机上敲出他早已熟记却又从未拨出的号码,迟迟不敢按下绿色的呼叫按钮。张亦岚心理暗骂自己不争气,手上却是不敢行动。火车的声音似乎又想起了,知了的叫声似乎更聒噪了。张亦岚紧皱眉头把那个号码拨了出去。

  熟悉的等待音伴随着张亦岚的心跳,他既期待林梦云的声音又害怕听到她的声音。一声,两声,三声…电话始终没有人接,张亦岚心里却又空落落的。他再次拿起行李准备头也不回的离开北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香港传奇说:

hello大家好~希望大家喜欢亚洲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