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当时那白衣女子已是昏迷不醒,而她所抱婴孩也是面色枯败,气息奄奄。因而老族长决定,将她先行救醒,其余之事日后再谈。”方老说到这里,又装了一袋烟,缓缓地吸了起来。

  “经族中精通医术的宗老诊治,那个婴孩只是身子虚弱,稍加调理便无大碍。而那女子却身受极重的内伤,若不是她本身也是修行之人,而且体脉异于常人,恐怕早已香消玉殒。纵然倾力救治,那女子也是昏迷了足足七日,方才醒来。据言那女子刚一睁眼便急声呼道:‘星儿!星儿!’似乎是呼叫那婴孩之名。伺候的仆妇见她醒来,便告知她所发生之事,并通知了老族长等人。”

  阿星听到这里,眼角湿润,心中一股暖流缓缓涌动:“荷姨,无论何时,您对我的爱护都是那么的无私忘我。当年若不是您,恐怕我早已死了。如此深情厚意,叫我该如何报答?”

  “老族长知他已醒,便命大夫仆从好生照料,让她及早康复。”方老回忆道:“又过了月余,那女子才能下地行走,身子也强健了许多。”

  “族长听闻那女子身体已无大碍,便召她前来,询问缘由。”

  “令众人惊异的是,这名女子竟然不是我五元境天之人。”方老的一句话仿佛在众人心中激起了滔天巨浪,令众少年面面相觑。

  “那名女子自称来自荒地以东,那里天辽地宁,地大物博,有着更为广阔的天地。在那片天地下生活的人们,更是拥有着无比强大的力量。那里宗派林立,百家争鸣,众多的强者数不胜数。五元境天与之相比,简直如同萤烛之火与日月争辉一般黯然失色。”方老吐出了一口浓烟,继续震撼着少年们波荡的心灵。

  “其实五元境天之中一直都有着传说,越过那东湖之东的蛮荒之地,有着另外的一片天地。但那片蛮荒之地实在太过凶险,各种荒古凶兽栖息其中,实为人类禁地。历史上曾有过数次超大势力深入蛮荒探测,但均遭凶兽袭击,最终死伤惨重,无奈退却。若不是因为这壮阔的东湖所阻,恐怕那些荒古凶兽早已攻了过来。因而后人都放弃了探索蛮荒的念头,是故那传说也始终是传说罢了。”方老摇头叹息道。

  “然而那白衣女子口中之言,却证实了蛮荒之东那片天地的真实存在,令族中高层震惊莫名,在族内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方老那包含沧桑的目光仿佛穿越了时空,回到了那遥远的过去:“当时族中围绕女子之言分成了两个派系,一派认为那片天地真实存在,族中可以通过这个女子了解外面未知的世界,甚至若是好好相待该女子,或许能从这个女子那里获晓一些令东湖更加强大的奇门秘术。而另一派认为这一切都是那名女子根据传说杜撰而来,而那女子也是东湖的敌对势力暗中培养,准备插入到东湖内部的奸细,应当严加拷打,待其交代实情后处以极刑。一时间两派互相争论,意见难以统一。”

  “不过根据在那女子重伤期间为她疗伤的宗老所言,那名女子所修行之法与五元境天内部之人所习功法迥然不同。从她的行气血脉运转而看,其所习功法之神奇竟然远超五元境天各大势力所习功法中的任何一种。加之该女子谈吐非常,见识深远,远超众人。又身怀异宝,其威力更是众人从未所见。不由得令族老们将信将疑。”

  “后来老族长等人对其身世加以询问,该女子称自己乃是那片天地中靠近蛮荒之地的一个部族之人。当日跟同姐姐姐夫携子外出郊游,忽遇一只从蛮荒深处出来的荒古凶兽。那只凶兽修为逆天,残暴异常,欲食几人而后快。几人虽极力躲避,但最终还是被那凶兽逼进蛮荒之地的一处绝境。一番恶战下来,她的姐夫战死,姐姐也身受重伤。最终她的姐姐拼死拦住那头荒古凶兽,让她带着自己刚满旬月的幼子逃离。由于迷失了方向,该女子在蛮荒之地中深陷月余,期间遇到过数次险情,最终凭着族内赐予的异宝相护,带着外甥走出蛮荒之地,却因伤势过重昏迷在了东湖之中。”

  “查到后来,族老们虽然仍觉得是天方夜谭,但在诸多证据面前还是不得不相信那名女子确是来自境天之外无疑。当问道那名女子今后欲待如何,那名女子言道蛮荒艰险,若想归去凭自己之力已是不能,族内想来也不可能派人寻她至此。因而希望能够留在东湖之中,抚养姊姊的骨血成人,以慰姊姊的在天之灵。最终老族长决定任由该女子在族内自由出入,全族以客待之。就这样,那个女子便留了下来。”

  酷i匠_网M/永久"免.D费*(看2x小{8说

  “人们对于未知的事物,总是心怀恐惧。”白色的烟气缭绕,方老唏嘘道:“那女子的身世已然明了,但族中之人大多还是对其心怀疑虑恐惧,不敢过于接近。那名女子却也生性淡然,终日深居简出,一心抚育外甥。不过毕竟她是个柔弱女子,有些事情难免力不从心,故而老族长嘱托大爷与四爷平日间对其多多照应。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才发生了后来足以改变整个东湖命运的大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