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粗历的啼声在半空响起。黑色的翅膀划过低空,一只寒鸦掠过众人的头上,落在不远处的一根树枝之上,偏着头贪婪地瞪视着一旁大葱头冰冷的尸体。

  “聒噪!”方老怒哼一声,停止了讲述,眼中闪过一丝愠色。

  看R正S版v@章节b上酷SX匠x网√7

  “哪里来的老鸹子,真不知趣。”崔正言正听的兴起,忽被老鸦的叫声所扰,不由得噪声道。

  偏偏那只老鸦好不识趣,仍是是在树上哇哇叫个不止,惹得人们心烦意乱。

  方老眼中寒光一闪,也不见他有何动作,那只乌鸦哀鸣一声,与它驻足的那根树枝一同爆碎,血肉飞溅,绽放出一朵凄艳的红花。

  “乌鸦头上过,无灾必有祸。”方老跌足道:“他娘的,不知怎地,老子一提那女子十有八九便走霉运。这才说得几句,便见到了这种丧门鸟儿。晦气!晦气!不行,不能说了,得速速了解此地之事,免得再生出甚么变故。”

  “方老休信那些愚民言语。”崔正言眼见方老欲要停止讲述当年之事,心中不由得大为焦急。虽然他也知道夜长梦多,但眼前这情形显然不可能再生出甚么变数。而若是今日错过了听闻那件事的机会,以后恐怕更是千难万难。故而极力劝说方老道:“乌鸦本是吉祥之鸟,早在上古便有‘乌鸦报喜’一说,便是今日那些先生夫子教导孩童之时仍是长提‘乌鸦反哺,羔羊跪乳’这样的孝礼之举。只不过后人无知,但见乌鸦浑身漆黑,声音凄厉,误以为其能招灾引祸,故而以讹传讹才形成如今这样。”

  “真的?”方老将烟斗从颈后伸入衣领中,搔了搔后背,丝毫没有一个高手的形象。

  “那是自然,”崔正言点头道,“我们年少读书之时族里的大儒孟先生专门提过此事,对世民恶感乌鸦之事十分的愤懑不平,称其愚昧无知。”

  “哼,那老孟仗着自己书读得多,时常显弄,迂腐得紧。老夫素来看不惯他。”方老不屑道,不过神色间倒也没了适才那种忧疑之色。

  “方老,那个婴儿…就是我么?”一旁一直低头静听的阿星忽然道。他已包好了先前被郝黑剑斩伤的左臂,但由于受伤后又连续战斗,失血过多,脸上涌现出一抹苍白之色。但此刻他的双眸却光亮如炬,注视着方老,期待着他的回答,眼中充满了希冀之色。

  “不错,当年那个婴儿就是你。”方老转头注视了阿星一阵,最终点头道。

  阿星双眸之中精芒闪烁,浑身巨震。多少年了,他一直在追寻着自己的身世,但因为义父的刻意隐瞒,却知之甚少。自己虽然自来聪慧,对幼年之事也有所记忆,但那时终归太过年幼,所拥有的记忆也只是零星半点,根本无法串联起来。今日忽从方老口中知晓自己的来历,令他心中波澜起伏,难以平静。

  “当年之事由于牵扯甚多,后来更是导致我族中衰,因而后来族中宗老商议确定,将那件事密封深藏,任何人不得再相议论。”方老叹道。

  “其实今日老夫本不该提起这件事来,不过‘成也霄荷,败也霄荷’,若不是那个女子,老夫这一生也不可能窥测的到酿神境的奥义。你与她关系甚深,来历也是相同。不过老夫相信那崔桓宇虽然因那女子的缘由对你不错,但也绝不会向你说起此事。今日你将要命归西方,老夫便在你死前做个好人,把这件秘闻说与你听,免得你黄泉路上还是个糊涂鬼。”方老注视着阿星,叹声道。

  阿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目光烁然地注视着眼前的老者道:“方老请讲。”

  “当时老族长在对四爷和大爷找寻到数量惊人的域外奇矿之事惊喜之余,也对那个白衣女子甚是好奇。据他二人所言,当他们发现女子之时这个白衣女子躺浮在东湖深处的一朵大荷的荷叶之上,怀中紧紧地抱着那个婴孩。在这五元境天的东部,我东湖一族所居之地已是位于境天的最东侧,再往东便是宏阔的东湖以及东湖之东的蛮荒之地。因为东湖之中多有异形鱼种,生食活人。因此寻常百姓根本不可能深入其中,那么这个白衣女子究竟从何而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