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正行自知失言,只得忍痛向方老赔罪道:“行儿平日骄纵惯了,行事言语间常常不注意场合。适才扰了方老的兴致,真是该当处罚。还放方老您大人有大量,不与小子一般计较。”

  方老瞥了一眼崔正行,哼声道:“你也老大不小了,就不能如同你的兄长们那般有些成就作为。否则将来四爷怎么放心将一些要事交由你打理?老夫就纳闷了,四爷才绝古人,怎么生的三个儿子却一个不如一个。正天大少爷那是天纵奇才,自不必说。言小子虽然有时狂傲了些,但无论是武功还是为人处事也还算出类拔萃。怎么就你这小子文不成武不就,偏偏目中无人,整天无所事事,到处胡闹惹祸。你的年纪难道都长到狗身上去了不成?”

  崔正行对于方老之言十分不满,方欲顶撞忽觉得有人拽他衣襟,侧头望去但见崔正言怒瞪着他,不断地给他使眼色。知晓这二哥对族中那件秘闻十分上心,看情形今日无论如何也要探听得清楚。当下只得压下怒气,低着脑袋在那一声不吭。

  方老见到崔正行低头不言,面色稍缓:“待四爷的大事完成之后,你小子给我好好习武,好好利用四爷给你们提供的那些资源,争取早日晋入养气境,也不枉四爷对你们这些小子的苦心培养。若是再像这般连个终身无望达到养气境的人都敌不过,看老夫不收拾你。”

  一旁的崔正言闻言想起刚才自己也败于阿星之手,觉得有些尴尬,连忙岔开话题道:“当年那件事情族中年长之人一直避讳不谈,到底有何隐情,还望方老告知。”

  1看正(版G章节j√上xt酷匠网

  方老发泄一通后脾气渐消,后退两步坐回那块大石之上,提起烟斗“吧嗒吧嗒”地抽了几口,续言道:“那是一个如同今日这般疾风骤雨的夜晚,狂雷在云层深处接连炸响,惊扰的族人难以入眠,有人便出来观雨透气。时过子时,忽见漫天银蛇乱舞中云层乍然撕裂,一道道赤白色的光芒划过天际,向着族人居住之地呼啸而来。天空奇变之下惊动族中高层,当时还未故去的老族长带领众长老出来观看,但见无数的天外陨石,散发着夺目的火光,极速滑行,自九天之上坠落下来。那夜空被照的有如白昼,漫天流火,仿若灭世之兆一般。”

  “若是任由这些陨石坠落,族内必定损失惨重。老族长大惊之下连忙启动护族大阵,合众长老之力全力抵御,与天相抗。最后一部分陨石被众人击碎破散,但大多数都被老族长指挥众人运起护族大阵施展移天换地之术挪到族地东部的广阔东湖上空。那无数的陨石最终坠落于东湖之内,溅起滔天骇浪,东湖之上水汽蒸腾,天火横空,那旷世景象,现在想起来还震撼人心。”

  “那遮天而起的水汽持续了数个时辰,连初生的朝阳也被遮挡。这场劫难,也不知杀死了东湖多少生灵,是老夫一生之中所见到的最大天灾。”方老磕尽烟斗中烟丝的灰烬,低声叹到。

  “这场大劫,不少长老因为抵挡陨石而身受重伤。虽然落向族地的大块陨石都被众人击毁,但一些碎片却还是穿透大阵,落在族地之中,造成了族人不小的伤亡。劫难过后,族人清理家园时意外发现,那些未曾毁尽的陨石碎片之中有些竟然蕴含能够炼制神兵的域外奇矿,大喜之下连忙报告族长。族长闻之甚是惊喜,立刻派出四爷以及长房的大爷率领数位供奉长老,前往东湖陨石坠落之处查看。”

  “三天之后,四爷与大爷满载归来,带回了令族中高层惊喜异常的大量域外奇矿。与之同时带回来的,还有一个昏迷着的身着白衣,容颜清丽无双的绝色女子,以及一个双眸晶莹黑亮的婴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