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重的云层中不知不觉透下了丝丝光亮,雨渐渐小了,淅淅沥沥地洒向地面。空气中透出一种舒爽的清新,缓解着人们因为骤雨而压抑的神经。四周的景色随着阿星施放的那黑色气息的消散而清晰起来,林中的树木接受了一场大雨的洗礼,叶子越发青翠明丽,滴滴水珠沿着叶片的脉络滑落,聚集在树根处,滋润着盘曲的根茎。

  方老找了块被雨水洗刷干净的大石,挥手运气吹干了上面的水迹,坐了下来。他从袖中掏出了一个烟斗,颤颤巍巍地装上烟丝,打着了火缓缓地吸了起来,满是皱纹的脸上刻下了岁月的沧桑。此时此刻,连阿星都觉得他只是一个饱经风霜的普通老者,而不是先前那举手间翻云覆雨的盖世高手。

  “那件事要从十二年前那个女人来到东湖开始说起,”方老昏黄的眼中浮现出追忆之色,“那个时候老夫还只是东湖的一名普通长老,虽然已步入暮年,但功力也早已臻至养气境圆满。至于始终未曾触及到酿神境,老夫也是无可奈何。毕竟达到那一层境界的无一不是这五元境天中真正的绝世天才,老夫虽然颇有天赋,但自知与那些顶尖之人相比还差了那么一丝。久而久之老夫也就安于现状,毕竟身为一个东湖侍卫的后人,却最终能成为一族长老,也是足以光宗耀祖了。”

  方老似乎陷入了自身的回忆中,又吸了一口烟斗,说道:“老夫的祖辈父辈皆是东湖的教头,负责平常东湖的警戒护卫。老夫的父亲因曾为东湖立下功劳,所以得赐一部粗浅的修行之法,终于在中年之时晋入了养气之境。所谓家世渊源,受长辈影响,老夫自小便勤于习武,练就了一身扎实的本领。家父见我根基不弱,便试着将那部修行之法传授与我。没想到老夫于修行一道上天赋极高,仅凭着那部半吊子的功法和父亲的一些心得体会为基础,凭着自我摸索,十二岁时便已踏入了养气境,那时在族内年轻一辈中也算小有名气。后来在族中年轻一辈大比之时连胜数名嫡系子弟,最终晋级四强,被一位族老看中,收为关门弟子,从那时起老夫才算真正踏上了修行之路。至此老夫勤于修炼,一路奋进,终于在四十余岁时养气大成,成为族中一位长老。遥想当年所经历之事,至今仍是历历在目。”

  *G酷匠~,网永久(M免#费:看y-小4)说;

  崔正言在一旁安静地听着方老追忆,心中却在破口大骂老头子啰嗦。十年前那件事情在族中向来视为禁忌,平日间无人提及。他对那段过往所发生的事情相当好奇,多次询问父亲宗老,但每每得到的却是一顿臭骂。好不容易今日方老不知为何突然谈及当年的秘闻,他正欲详听牢记,可这老头子没说几句便转移话题谈起当年自己的经历来,不由得心中暗暗气闷。可素来知道这位供奉向来喜怒无常,行事言语全凭喜好,不然今日他也不会忽然说出当年那件事来。平日这老头子也就对自己父亲的话语还算听从,若是换做旁人对他吩咐命令些甚么,总要争执一番才肯罢休。当下只得闷声静待,等他回归正题。

  一旁的崔正行却沉不住气,焦声道:“方老,当年那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您倒是说啊,总是吹捧你那些陈年老调有甚么意思,我们早也听得腻了。”

  方老鼻中喷出两股白色的烟气,在崔正言头上使劲凿了个爆栗,怒声道:“闭嘴,老夫说话之时,哪里容得上你在一边闲言碎语。他娘的,好不容易有些闲情逸致,回忆一下过往老夫的峥嵘岁月,却被你这不长眼的搅了兴致。不说了,待老夫毙了星小子后你们随我赶紧回去,免得日常梦多。”

  崔正言闻声不禁瞪了在一旁大声呼痛的崔正行一眼,暗恼这个弟弟不晓得察言观色。脸上却恭敬地朝着方老笑道:“方老,正行年少无知,还望您老海涵。其实我等打小儿便听父亲言过方老您当年叱咤五元境天的辉煌事迹。谁不知方老您当年在狼道峡一役中力克群敌,连斩北原两大长老,扭转了整个战局,最终令北原五年之内不敢再犯东湖。我们这些后辈在谈及您的这些英雄事迹之时,都对您佩服得紧呢。”

  方老轻哼一声,虽然知晓这个臭小子有意恭维自己,但无论何人在听及别人夸耀自己时,心中难免会有些飘飘然。当下哈哈笑道:“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有甚么可提的。”

  其实当年那场战争爆发之时,人至中年的方老虽然作为奇兵在关键时刻从埋伏处杀出,截断了北原逃敌的退路,但他本身的功力仅算作整个五元境天的二流高手,并没有如同崔正言所说的那般大显神威。当年在东湖北原交界的狼道峡内发现一片庞大的天地元石矿脉,最终引发了东湖北原间持续数月的大战。那场战役胜利的关键主要是作为奇兵首领的崔正言的父亲,人称“插翅狂彪”的东湖四少爷突然奋起,年纪轻轻却修为甚高,勇不可挡。他以伤换伤,接连重创北原数位领军人物,令北原残余人等斗志顿失,这才最终全歼北原来犯之敌。方老在那一役中,虽然斩杀了两位北原长老,但那时两名敌手都已身受重创。实际算起来这只算做捡漏之举,因而并没有甚么值得夸耀之处。不过,那一役的大胜却是奠定了崔正言的父亲崔桓彪在族中的地位,也是自从那一役后,四爷这一派才在族中声势大涨,直到如今成为族内最大的一个派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