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隆隆!”原本沉寂的雷声又突破了云层的封锁,令这片天地震荡起来。青翠的树木在这地动山摇的霹雳声中不断地颤抖,娇嫩的花瓣脱离了绿叶的守护,跌落下来,在泥水中无力地呻吟。

  “呵呵呵呵,”方老放声笑道,“星小子,可惜你天生身体不适修行,否则只怕早已踏足养气之境。那样的话如若是你肯接受元命针的铁律,老夫还能留你一命。但现在你也只能怨自己运气不好了。”

  “方老,还跟这个废物啰嗦甚么,赶紧解决了他,免得夜长梦多。”崔正言恨声道,今日他一直被阿星压制,令自己颜面尽失。最后更是被阿星不知用了甚么诡异手段连毁数件法宝,几乎有性命之忧。若不是父亲派方老暗中相随,关键时刻出手,今日之事恐怕真的难以收场。

  “狮子搏兔尚需全力。正言,若不是你先前大意轻敌,给了星小子准备的时间,他焉能反败为胜?今日若不是四爷虑事周全,派我暗中相随以备不测,四爷的大事岂不是被你贻误了?”方老转头向崔正言训道。

  这位方老素来喜怒无常,脾气古怪。往日在族中教导后辈子弟时,稍不如意便怒言相向。崔正言对其甚是惧怕,况且今日之事自知理亏,当下低头不言,一副知错悔悟的模样。心中却将阿星恨之入骨,只盼方老在杀死阿星之前对他百般折磨才好。

  “方老,四叔的事情义父早已知晓,今日您便是杀了我也是无法隐瞒。我看您还是回去跟四叔说明,早日向义父认罪,义父念惜手足之情,或许还可从轻发落。”阿星面色平静地向方老道,全无任何紧张之状。

  方老闻言一愣,目光灼灼审视阿星半晌,忽然哈哈一笑,冲着阿星道:“小子,莫要故弄玄虚,四爷何等英明,那件事情谋划已久,思虑的面面俱到,可谓天衣无缝,滴水不漏。纵乎然族长本身英伟绝伦,但自从那件事后他早已心灰意懒,对族中之事已是不大上心。而反观族内其他人等,哪有人的才智能及得上四爷一半?所以,那件事情外人根本不可能察觉。我不知正言这小子刚才的言语之中哪句话走漏了风声,被你猜测到了一二。不过,仅凭着几句话就想把老夫吓退,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再怎么说,老夫跨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要多。刚才虽然你神色自然,但是你加剧的心跳已然出卖了自己。”

  _|酷匠…网*。永(D久免:费看&小说r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这个世间哪来那么多绝对的事情。不要真的以为谁都发现不了你们那些举动。”阿星淡淡的道。

  “小子,你不用在这乱布疑阵。虽然你心思敏锐,但对这件事情的猜测还是不够。这件事情,已然关系到整个五元境天的格局,若真是族长知道此事,哪怕他再不关心外事也早就行动起来,怎么可能像如今这般风轻云淡。”方老手抚胡须,向着阿星哼声道,心中已然将其视作囊中之物,因而丝毫不怕阿星知晓此事。

  “方老,你就真的料定今日一定能悄无声息地解决了我?”阿星目视着方老道。

  “哼,星小子,看来你倒是自信。”方老闻言目露精芒,注视着阿星:“不过,绝对实力的差距可不是外力可以弥补的。束手就擒吧!”说着,右手一抬,向着阿星虚按过去。

  阿星但觉劲风袭来,心中一惊,急速向后纵跃,又接连转换脚步,在行动的路径上留下一道道残影,身体灵活之极,眨眼间闪避到一棵大树背后方才站定。抬头一望先前所立之处,不禁心中骇然。只见原先之处的地面出现了一个五丈大小的手掌印记,手掌印记为所在的地面下陷丈余,下陷处四周的土地凝实,附近却没有丝毫泥浆雨水飞溅。

  “身法飘逸,行动迅捷,看来我东湖年轻一辈中论及身体敏捷程度,当属你为最优。不过星小子,如若这样你就认为能够从老夫手中逃走,未免太天真了些。”方老仿佛并未做出任何举动一般,站在原地。漫天的大雨倾泻而下,但他身周十丈范围之内似乎有一层无形的护罩一般,将雨水遮蔽在外,把他与崔正言兄弟及几个仆人护于其中。

  阿星纵声长啸,从树后跃出。双目圆睁,两只手在天空中划出一个个圈子,顿时虚空中生出一个个由黑色气息形成的龙卷,呼啸着向着方老绞去。

  方老目视着肆虐而来的龙卷,微微一笑却并未理会,任凭那一道道盘旋的龙卷冲向他的身体。

  “啊~”崔正言等人望着那不断逼近的仿佛要将空间撕裂开来的黑色龙卷,不由得惊呼出声。他们可以肯定,若是任由那黑色的龙卷临近身体,他们必定会被那急速旋转的风刃割成碎片。

  然而那些龙卷在临近方老身周十丈之时,却被一种无形的力场干扰,乱了方向,互相碰撞纠缠起来。一时间狂风肆虐,雨水飞溅。过了好一阵子,那些龙卷方才消散不见。

  “咻~”一道尖锐的声音乍然响起,只见虚空中一柄黑色短剑突然浮现,向着方老爆射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