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要干甚么?我可是族中嫡系子弟,难道你想杀我不成?”那两道冰冷的眼神如同两柄寒气逼人的利箭般刺在崔正言的身上,骇得他魂飞天外。幽寂的黑色气息围绕着阿星不断地旋转扩散,格外显得崔正星身上充满了诡异,仿佛如同从空间通道中走出的死神使者一般。联想到自己适才要对其施加杀手,崔正言生怕崔正星盛怒之下将自己杀死。

  “正星贤弟,这崔正言虽然罪大恶极,万死难辞其咎。但是你可怜如今我们兄弟几人的生死与之相连,还望饶他一命。”一旁的崔正昊眼见崔正言的生死只在顷刻之间,虽然心中快意,但是只因他们几人中了崔正言的元命针,“主在奴在,主亡奴亡”这条铁律无法更改,也恐阿星盛怒之下将崔正言杀死连累几人,因此上前劝道。

  “啊,对对对。我是他们的命主,我死了他们也活不成。他们可跟你无冤无仇,崔正星,你难道忍心让他们因你的一时愤怒而丧命不成?”崔正言听闻崔正昊之言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急切言道。

  阿星停顿了脚步,望向崔正昊几人,脸上现出犹豫之色。

  崔正昊等几人互相搀扶着站在一边,忐忑不安地望着阿星。虽然不知道他动用了甚么手段,但是眼前这情形崔正言再无翻盘的可能。几人毕竟先前曾与阿星有过争斗,之前又在族内又未曾有过甚么交情,此时生怕阿星铁了心要为他那两个仆人兄弟报仇,殃及池鱼。

  阿星默立半晌,最终一叹,朝着崔正昊几人道:“你们将他们几个捆了,押回去交由义父处理。”

  崔正昊等几人闻言不禁长出了一口气:还好崔正星没有悲愤的失去理智,就眼前的情形来看,此种处理方式再好不过了。崔正言今日之举,已然触犯族中数项大罪。族长虽然少管杂事,但素来博学多才又刚正不阿。哪怕掌管刑罚的四老爷是崔正言兄弟的父亲,族长也必定会对崔正言几人严惩不贷。而且他们还期盼着,万一族长有什么特殊的手段,或许能使几人摆脱元命针之苦也未可知。

  崔正言望着一脸兴奋的几人,心中极度的不甘:原本十足把握的事情被搞成了现在这种状况,那废物究竟动用了甚么手段?若是如此被抓,不但自己性命堪忧,连父亲的大事也…突然,他双耳一动,眼底深处一抹狂喜一闪而逝,旋即露出狰狞的神色。

  “啊~”正要上前将崔正言等几人捆住的崔正昊四人忽然丹田剧痛,猝不及防之下惨呼出声。崔正昊强忍着剧痛伸出一根手指颤颤巍巍地指着崔正言道:“你…我刚向正星贤弟替你求情,你却如此忘恩负义,引发我等体内元命针的威能。难道你眼见事情败露,想鱼死网破不成?”

  “哼哼,真是笑话。鱼是死定了,但网绝不会破。别以为我不知道,要不是因为元命针你会为我求情?刚才你的举动只不过是担心自己的小命罢了。怎么,还要绑我回去受惩?你们忘了元命针的铁律了么?”

  “崔正言,你不要逼我。”一旁的阿星见此情形沉声喝到。

  “哈哈,逼你?事到如今,我收手了就没事了?你们不是还会将我擒拿回去族规处置。所以今日之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你不是珍视生命么,有本事将我杀了啊,那他们几个也会为我陪葬,而到时你就是残害无辜的凶手,你的余生就生活在你自己的自责当中吧。”崔正言狂笑道。

  酷%匠网K正版首ww发《

  阿星神色一冷,眼中旋窝急转,恐怖的气息弥漫而出,近乎实质化的黑色气息朝着崔正言碾压而去。

  崔正言面对着那奔涌而来的恐怖气息不禁心惊胆颤,体内的一切力量仿佛都随着那无尽的黑色沉寂消失。虽然弄不清楚那究竟是甚么手段,但感知告诉自己他绝对承受不住那恐怖的威压。他死死地盯着阿星,鼓起周身力气大声叫道:“方老!”

  崔正言身周的空气突然急速波动,刹那间形成一个球形的透明罩子,将崔正言保护在内。罩子表面隐隐发出土黄色光芒,在这黑暗的空间中撑出一块明亮之地,任凭那黑色气息在外面不断翻涌,终是无法侵入其内。

  “星小子,虽然你拥有异宝护身,正言敌不过你。但宝物虽好,持有之人是个废物,也难以发挥其应有的威力。凭着你这点手段就想翻盘还是差了点。”正当众人惊异场中之变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崔正言身后响起。

  一名老者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崔正言等人的身后,他偏着头注视了这片空间一阵,方才徐徐叹道:“十年了,我原以为那样事物随着那个女人离开这片天地了,没想到在有生之年还能再次见到其发挥威力。”

  这名老者一袭黑衣,佝偻着身躯,头发与胡须尽皆花白,满脸的皱纹,低垂的眼皮包裹着一双浑浊的双眼,年纪已然相当老迈。但就是这样一个将行就木的老人,却令崔正昊等人轰然变色。

  这突然出现的老者,赫然是族内被称为方老的一位供奉,一名已然半只脚踏入了酿神境的绝顶高手。

  阿星喟然叹道:“我就知道四叔虽然行事张狂,但心思缜密,断然不会做出如此破绽百出之事。原来正言背后有着方老暗中相随,无怪方才突然变得有恃无恐。”

  方老微眯着双眼注视阿星半晌,才叹声道:“星小子,虽然老朽从你小的时候就不喜欢你,但还是不得不承认你的性格之沉稳,远超同龄之人。纵使正天在你这般年纪,怕是也不及你,可惜。”

  阿星昂然与之对视,脸上见不到丝毫的惧色:“所以,方老今日必定要除掉我,是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