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正言!你最好把这个甚么破元命针给我们解了,否则我一定到老祖宗那把你今日所做的一切全说出来,到那时你…啊~”崔正傲愤怒地朝着崔正言咆哮着吼着,只是话刚说了一半,忽然感觉丹田一股狂暴的戾气突然迸发,措不及防之下,丹田几乎被这股戾气冲地炸裂开来,他凄厉地惨叫着,同时竭力调动体内元气阻挡那股戾气的扩散,然而却收效甚微。幸然那股戾气将丹田撑到极限时便停下不在扩张,否则他必然丹田破碎,纵使不死也会成为废人一个。

  然而那股戾气虽然不在扩张,但是丹田被涨满随时预爆的剧痛还是令他难以抵挡,不由自主地倒在地上打起滚来。混合着枯枝败叶的泥浆沾染在身上,配着他那扭曲的表情和不似人声的惨叫,令人毛骨悚然。

  “够了,我们一切都听你的。”崔正昊半跪下来,双拳猛地击在地上,泥水四溅。他痛苦地闭上双眼,两道不知是泪还是雨水的水流顺着脸颊从腮边滴落。

  “呵呵,还是正昊师兄深明利害关系,这份决断果敢倒是令弟弟我佩服。”崔正言朝着崔正傲一挥手,后者身体一僵,随即瘫软在地上,浑身不断地痉挛着,发出粗重地呼吸声。

  崔正啸强忍着伤痛与郝黑剑将弟弟扶起,几人恐惧地望着崔正言,目光中露出浓浓地不甘和绝望。

  “几位师兄不必如此望着我,只要今后我们和睦相处,这元命针便如未曾射入你们体内一般。今日我们师兄弟六人,因天降骤雨,所以只能待在我家中的演武厅互相比试切磋,并未离开家里半步。不过因为比武时收手不及,几个人受了点伤,我家的仆人都看的一清二楚。几位说,是也不是?”崔正言双手抱胸偏着头望着几人。

  崔正昊转头看向跪伏在一边地崔正星,见他将头扎在泥水中,嘴里似乎低声说这些什么,显然他的两个跟班与他感情深厚,一时间陷入了深深地悲痛之中,对即将笼罩在他身上的阴谋丝毫没有警觉。看来今日之事,这崔正言兄弟是铁了心要将这族长的义子留在这里了。虽然他嘴上说的很仓促,但根据目前他的准备来看谋划地相当严谨,天知道他还有甚么后手。如今几人都已中招,观这情形如果几人不向崔正言低头,恐怕也是难以幸免。想到这里他不禁暗叹一声:正星贤弟,今日真的对不住了。明年的这个时候,在你坟前我们一定会多给你烧些纸钱赔罪的。当下点头应道:“是啊,都怪我未能及时出手,让你在和正啸正傲兄弟比试时都受了不轻的伤势,我自会向四叔请求责罚。”

  崔正言满意地点头笑道:“切磋比试之时,意外受伤也在所难免,怎能怪得了师兄你。”说着,示意仆从将几人搀扶起来,转身朝向崔正星笑言道:“待得我处理了最后一样事情之后,我们便回去歇息罢。”

  崔正昊不忍再看仍跪在那里不闻外事的崔正星,抬头望向天空:雨已渐渐小了,但天空仍是阴云密布,墨色的浓云挤压着天空,仿若堆叠的高山一般压了下来,压抑的整个世界都静悄悄的。淡漠的风凌厉地地穿梭着,四周柔弱的小花小草早已战栗地折服于地,似乎因为骤雨仍未过去,故而劲风不止。

  崔正言一步步走向跪在大葱头身边的阿星,他故意将脚步放的很慢很重,想要看到困兽身陷绝地的恐惧表情,然而那个废物似乎如同真的死了亲兄弟一般,整个人傻在那里,对他的接近没有丝毫反映。

  mk看正i版L章T节l上Ds酷H匠%8网。T

  崔正言皱了皱眉头,对方这种麻木的样子可不是他想要看到的。按照他的计划这个时候眼前的废物应该愤怒地嚎叫着向他发出一波波死绝望地挣扎,而他会像是虐杀一条不听自己命令的狗一般一边刻毒地羞辱着他,一边向他举起滴血的屠刀。

  “废物,那个瘦子死了,这个胖子也死了,现在,该轮到你了。”终于,崔正言忍不住出声道:“他们的死都是你造成的,如果真觉得对不起他们,就下地狱向他们赔罪去吧。”

  “崔,正,言!你,该,死!”挑衅的话语终于激起了阿星心中奔腾怒啸的杀意,他缓缓地站起身子,转向崔正言一字一顿道。而当崔正言看到他那呈现奇相的双眸时,不禁全身一凉,一股没来由的恐惧骤然从心底蔓延到全身,下意识地朝后退了两步。

  那双原本总是露出淡淡沧桑与思虑的眼眸,此时竟变得漆黑而深邃,看不到丝毫眼白,眼眶之内仿佛有两团旋转着的旋窝,吞噬着一切的光线。然而,丝丝猩红的血芒,却随着他的目光扩散,落在面向着他的崔正言的身上。

  “哼,死到临头了敢还猖狂!可惜,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挣扎。”崔正言朝阿星啐了一口道,心里自嘲自己被这小子吓退真是可笑,事情已经发展到如此地步,莫非他还有什么翻盘的手段不成。他深深地清楚,今日是不会有人前来救他的,而就算族长曾经给过他什么保命之物,今日他也在劫难逃。因为,在他的怀中,还揣着几件足以在任何情况下翻盘的奇物,而这也是他最大的依仗所在。

  阿星没有理会崔正言的嘲弄,他低头看了一眼捆在自己身上的那散发着五彩光芒的绳索,旋即缓缓闭上双眼,仿佛在积蓄着某种力量一般。

  “还想挣脱么?真是个孤若寡闻的白痴,这可是‘五蕴断封索’,能封闭人体内精元,斩断四气的运转。任凭你肉身力量再强,体内元气再为雄浑,也是挣脱不开,除非你酿成元神,否则一切皆是徒劳。何况你根本养不出哪怕一丝一毫的元气。我劝你还是跪下好好向我祈求,没准我心头一软会让你死的痛快一些。”见到阿星还欲挣扎,崔正言不禁嗤笑道,然而他的话语刚刚说完,他便骇然见到不可思议的一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