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正昊师兄,你曾在外行走,想必见多识广,应该听说过‘元命针’吧?”崔正言目光玩味地盯着四人道。

  “甚么?”崔正昊眼中闪过一抹浓浓地恐惧之色,“你刚才射中我们地是‘元命针’?”

  “不错,为了弄到这东西又不让他人知晓,我可是花了不小的代价。不过正昊兄,毕竟自从二伯过世之后你们便一直跟着我爹习武,说起来我们不光是同族子弟,更是身出同门,只要你们对今日之事永远不提,咱们还是好兄弟,而且那‘元命针’也永远不会发作。”言毕,崔正言左手向着四人虚抓了两下,四人丹田中的炸裂之感顿时消失。

  崔正昊等四人互相搀扶着站直了身子,连崔正啸也悠悠醒来,虽然那股剧痛持续的时间不长,但四人却均感到身体虚脱,难以站稳。几人的衣衫因适才剧痛之下倒在地上,占满了泥污,显得狼狈不堪。

  “昊哥,那‘元命针’是甚么东西?”一边的郝黑剑喘着粗气问道。

  “‘元命针’乃是一种极为阴毒的邪术。据说,我们五元境天的南部在‘南疆’称霸之前曾有一个名为巫族的部落,其族人野蛮未曾开化,行事不尊礼法,透露着种种邪气,人们都鲜于与其交往。那一族不以修身养气为本,却注重于养蛊、炼药、驯兽、巫术等一些旁门左道的邪法。后来那巫族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欲统一整个五元境天,引起各方势力公愤,聚而灭之,而南疆一派也是在那次战争中崛起,最终取代了巫族的地位,一统境天南部。然而巫族虽灭,其族内的一些术法却流传下来,其中有正有邪。南疆的驭兽术,便是根据巫族的驯兽之法演变而来。而我们所用的固本培元的丹药,不少也都是当年巫族的秘方。然而,巫族流传下来的一些邪术,却为五元境天各大势力所深恶痛绝。这些邪术要么炼制时残害生灵,要么制成后荼毒世人,使人生不如死。历史上曾有一些邪魔之徒,为了达到他们的一己私欲,利用这些邪术,数次造成生灵涂炭。如此做法,已是有违天道。因而这等魔头一经出现,我们东湖西山南疆北原四大势力势必联合剿之。而我们四大势力剿灭这些魔头时,亦有不少好手死伤于这些邪术之下。因此,经四大势力与其它部族协商决定,禁止五元境天任何部族使用巫族邪术,违者必当联手讨伐。”

  6P酷A'匠…网☆t唯V一X正T4版1,,P其他{$都a是o盗版.{

  崔正昊喘息了片刻,转头瞪视着崔正言道:“而这‘元命针’,便是一种专为对付养气乃至酿神高手的邪法。据说此针以多种绝毒之物炼制,出炉之前以某人的精血凝聚而成。凡是被此针命中,自身气血运行将受毒针炼制时提供精血之人的驱使,提供精血之人只要稍加运转本身体内元气,便能控制中针之人体内气血运转,是故生死皆由其掌控,乃是一样绝毒的邪物。历史上曾有不少高手因为一时失手,被此针射中,从而受到一些恶人控制,成了恶魔的帮凶。”

  “啊…那…如何才能破解?”其余三人听得崔正昊讲完此针的来历,均是骇然色变,望向崔正言的眼神中充满了怨毒。

  “破解?几乎破解不了的。被这毒针命中的人被称为命奴,周身气息精血均由提供毒针精血的命主控制。命主欲要其生变生,欲要其死便死,哪怕修成元神,亦不能摆脱。据说唯有达到那传说中的返虚之境,魂魄与元神融为一体,方可破解。但是,却有几人能够达到?刚才你们也感受到了,只要他运转元气对我们身体稍加影响,便让我们痛苦不堪。而这元命针最恶毒之处在于‘主在奴在,主亡奴亡’这条铁律。也就是说,我们的生命,完全控制在他的手中,而且他的生死也关乎我们的存亡。”崔正昊的声音忽地颤抖着拔高,单手指着崔正言问道:“我只是不明白,如此邪毒之物,族内严禁任何人碰触,如有人沾染,发现后立刻废除武功,压入冥寒水牢中囚禁一生。而崔正言你从未远离宗族,这毒针是从何处得来?”

  “呵呵,正昊师兄果然博学,我原以为让你们明白这元命针的厉害还要费一番功夫,没想到正昊师兄的一番解答省去了我不少时间。但不知正昊师兄如何得知?”崔正言抚掌笑道。

  崔正昊牙关紧咬,双目赤红地望着对方,眼中透出怨恨地神色。但想到自己生死已然落入此人手中,回想适才那令人欲死不得的痛苦,最终气息委顿了下来,低沉道“当年我参加通天试练时,曾见过有人用过此物,回来后专门向族内长老问过,是以认得。”

  “嗯,很好。几位师兄弟,”崔正言如同看待自己的玩物一般地望着几人,“既然正昊师兄已经说清楚了元命针的厉害,那么你们是从我呢?还是不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