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入魔(上)

  崔正言望着被绳索缚住挣脱不得的阿星,不由得长嘘了一口气:“哈哈哈哈,崔大少爷,你不是蛮力强的很么,把绳索挣开啊!”

  阿星挣扎数次都无法脱身,反被那绳索之上传来的劲道弄得周身酥软,已然明白此物并非自己所能破解。当下凝神定气道:“崔正言,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你把他放了。”

  “哈哈哈哈,你说放了我就放了?废物,你还没资格在我面前指手画脚。不过没想到你竟然甘为了一个奴才对我们动手,当真是天生贱命。”崔正言邪笑道。

  “崔正言,他虽然是我东湖的仆从,却不是奴才。况且我族的杂役仆人,与我东湖只是雇佣关系,他们的生死安危不可能取决于你的一念之意。”阿星正色昂言道。

  “哼,你现在可没有跟我讨价还价的资本。而且,现在也不是你担心他的时候,你还是先想想你自己吧。”崔正言一双眼睛蔑视地盯着阿星,仿佛看待一头待宰的羔羊。

  “哥,跟他废话作甚么。常言道‘以牙还牙’,他给我们带来的屈辱,一定要让他十倍奉还。”一边的崔正言恶声道。

  “崔正行,住嘴!”一旁的崔正昊喝到,“无论如何,崔正星都是族长的义子,把事情闹大了,即便是四叔也保不住你们。”

  “该住嘴的是你!”崔正言单手指着崔正昊,狰狞道:“如果不是因为当年那个女人的蛊惑,族长昏了头收了这小子当义子,过继给族长为子的就是我!要不是这小子占了本该属于我的地位,我便是长家一脉唯一的继承人,到时长家一脉所有的资源都会提供给我,以我的天赋再加上那些资源未来的我必定会登上族长的位置!但是,这个小子的到来却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而且,他本身还是个筋脉闭塞的废物,纵使族长不知用了多少仙药灵丹将他的身体强度培养到如此恐怖的程度,但依然改变不了他永远无法踏足养气境的事实!那些本该属于我的资源,现在全部浪费在这个不知什么来路的野种身上,所以从他成为族长义子的那天我就暗暗发誓,总有一天我要让他后悔来到东湖。”

  一道霹雳划破长空,击在不远处的一株大树上,那棵大树登时变得焦黑,燃起了大火,枝叶“哔哔啵啵”的崩裂声夹杂在狂风骤雨声中,格外压抑着每个人的神经。红色的火光映射在崔正言的脸上,将他的双眼染成了红色。

  “正言师弟,你知道你到底在说些甚么么?你入魔了!”崔正昊等人脸上尽皆变色。

  “入魔?哈哈哈哈,我早就入魔了!”崔正言凄厉地笑道,“不过,只要今天他死了,我的心魔也就消除了!虽然今天不是我想要的最佳时机,但是,今日之事除了我们之外也不会有其他人知道。”

  最新{章`“节上酷匠w网

  “你…你快放了我家少爷!否则一会老管家就会带人前来抓你。”大葱头忍着肩头剧痛道。

  “哼!怎么,还指着跟你一起的那个瘦猴儿前去通风报信?”按着他的崔正行将匕首顶在大葱头的左眼眶下,“就你们那点小技俩能瞒得住我们?在那个狗奴才离开之时我便发现了,只是没有声张,暗中跟了上去。哼哼,就在不久之前,这柄匕首刺进了那个臭奴才的背心。那个奴才临死前不甘的表情真的是让人回味啊。看你的长相,跟那个小子是兄弟吧?别着急,会让你去陪他的。”

  “你…你这个凶手,我要…啊~”大葱头刚欲咆哮,崔正行手腕一翻,一颗眼珠子从大葱头的眼眶中飞出,落在了阿星的脚前。

  “你们这两个混蛋!”阿星目眦欲裂,拼命挣扎,可惜却是徒劳无功。

  “哈哈哈哈!”崔正言上前一脚,将阿星踢了一个筋斗,偏着头凝视着阿星道:“很愤怒吧?我知道这两个奴才是跟你从小一齐长大的,你不是一直当他们是兄弟么,可惜现在他们就要在你的眼前死去,而你却什么也做不了。这条绳子为一道封元符所化,不到酿神境绝对无法挣脱。所以,好好感受这份绝望吧!”言毕,崔正言右手一挥,一道元气匹练轰击在了大葱头的胸口上。

  大葱头的胸部登时塌陷了下去,“哇”地一口血喷出,身子软软地委顿在地上,一双逝去了光彩的眼睛望着阿星,充满了对生的渴望与对命运的不甘,他张着嘴,想要对阿星说些甚么,但是,只有暗红色的鲜血从嘴边流出。

  “大葱头!”泪水混合着鲜血从崩裂的眼角处滴落,阿星跪伏着爬到濒死的大葱头身边:“对不起!我应该听从小葱头的话的,如果不是我执意要来,你和小葱头也不会…是我对不起你们。”阿星痛哭道。

  “少…爷…快…快跑…别…别管…我…活…”大葱头拼尽全身的力气,却终究没有将话语说完,大头一偏,没有了呼吸。

  “崔正言!擅杀仆从,已犯了族规。如若族长问起来,我也只好如实回答,你好自为之吧。”崔正昊铁青着脸道。

  崔正言斜着眼笑望着崔正昊等四人,忽然眉头一挑,向他们侧后方惊道:“爹爹,您怎么来了?”

  崔正昊等四人顺着他的眼神向后望去,却并未见到一人,正疑惑间,突然四人均感到身上一麻,旋即感到一股奇特的戾气沿着经脉传入丹田,体内元气的阻碍丝毫无用。那道戾气进入丹田后,宛若坚冰投入滚沸的油锅内,丹田内的元气登时大乱,仿佛欲炸裂开来一般,一股难言地剧痛传遍全身。

  崔正啸本就受伤,受到如此冲击下惨叫一声便晕了过去,崔正傲与郝黑剑二人虽未受伤,但也痛地翻滚在地上,双手捂着丹田说不出话来。只有崔正昊仗着踏入养气境第二重境界,卫气蕴于体内,护住经脉脏腑,强忍着剧痛伸出一指颤颤巍巍地指着崔正言道:“你…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