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昊大哥,怎能如此算了。这个废物不知踩了什么狗屎运,这次比试竟然骑到了我们头上,如若就这么放过他,任由他回去鼓吹,我们兄弟岂不颜面尽失?”一边的崔正言见到此间事情欲待收场,忍不住急声道。

  “正言贤弟,注意你的言辞。”崔正昊转身向崔正言皱眉道:“我们同族子弟偶尔比较武艺,是互相印证,加速修炼的有效途径,但决不可因此引发彼此的仇恨。而且正星贤弟生性正直,岂能如你所说这般?”

  “哼,别在这假惺惺作态。这次我用了一颗“培元丹”邀你们前来,你们把事情办成这样便想收场不成?”崔正言恨声道,他脱臼的手臂虽然接上,但之前所受反震之力太大,半边身子还酸麻不已。此次本来是为弟弟找回场子,欲要教训教训这个崔正星,结果反被他占了上风,如此结果让他怎能咽下这口恶气。

  崔正昊脸色一变,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白玉瓷瓶,扔向崔正言:“拿去!崔正言,虽然我们受你之邀前来,但正星贤弟已然胜了,这场比试也就到此为止了,我看今天就这样吧。”

  “哈哈,我爹执掌族内刑罚,怕什么?遇到这么点事你们就怂了,真给我爹丢脸。崔正星,你来看~”说着,崔正言向后左手一指。

  “唔~”身后崔正行领着几个仆人,将五花大绑的大葱头扔到场中地上,崔正行未受伤的左手握着一柄匕首抵在他的胸前。原来之前崔正言见到崔正啸忽然落败,而崔正昊欲要收手,愤懑不过,便将阿星的仆人拿了下来。

  “你待作甚?”阿星眼中一寒,沉声道。他见大葱头满身泥泞,两颊高高肿起,嘴中塞着一只不知从谁脚下脱下的袜子,躺在地上奋力挣扎,显然适才遭到了崔正言几人的殴打。

  “也不作甚,听说你平时经常与这些奴才称兄道弟,真是惺惺作态。今天我就看看你的本来面目到底是什么。只要你跪在我们兄弟二人面前,叫三声‘亲爷爷’,我便放了这个胖子,否则,嘿嘿。”说着,崔正言朝着崔正行使了个眼色,崔正行残忍一笑,用匕首在大葱头的下颔处拉出一道血痕。

  “崔正言,你胡说甚么,这可是对族长以及故去的老族长大不敬!”崔正昊眉头一皱,沉声喝到。

  “哈哈哈哈,有谁听到了?这里只有我们十余人而已,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单凭这个废物喊破天去,又有谁能证明呢?正昊师兄,我爹待你可不薄啊。”崔正言邪声道。

  “崔正言,你这么做之前可是要想清楚了。”阿星眼中厉芒一闪。

  “少废话,你到底跪还是不跪?或者,你之前对这些奴才所说所做都是虚伪之举?死胖子,赶快求求你这个废物主子救救你啊?”崔正言说着拔出了塞在大葱头口中的袜子。

  更新最/2快Y上f/酷I/匠网!

  “少爷,你不用管我,他们人多,快走!回去找~啊!”大葱头刚喊了半句,肩头便被崔正行刺了一匕首,血流如注,不禁惨叫出声。

  “你敢!”阿星怒喝一声,飞身抢上前去。右掌一挥,便向崔正行拍去。掌力雄浑,如云海翻腾,大江滚滚,人未至,掌风已吹的崔正行睁不开眼来。这一掌若是打的实了,以崔正行未入养气境的修为怕是凶多吉少。

  崔正行大骇,偏偏身子却不听使唤,望着阿星那冰冷的眼神,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漫上心头。眼前飞速接近的那个人,宛如蛮荒的绝世凶兽一般,浑身充满了煞气,似乎阻绝了他控制身体的每一道神经,迎着那狂暴的掌风,他能做到的只是用变得嘶哑的嗓音喊道:“哥,救我!”

  一旁的崔正言也是惊的连退数步,一种强烈的威胁感传遍周身,他才察觉适才比试时崔正星竟然还有留手,此时他爆发出来的力量,就算自己也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更可怖的是他所散发出的那种气势,让他心头涌起一股无力抗衡之感。总算他养气有成,体内元气遍布周身,竭力抵御,才不至于如正行一般被压迫地无法动弹。

  使劲咬了一口舌尖,剧烈的疼痛让崔正言的精神一振,伸手从怀中取出一张上面画着玄奥符文的道符来。他看着手中的道符迟疑了片刻,旋即眼中掠过一抹狠毒之色,掌中白光涌动,那张道符瞬间化为一道五彩之气融入崔正言的掌中。崔正言旋即抬手虚按,一道光华从掌中射出,在空中化为一条五彩绳索,朝阿星缚去。

  阿星眼见那条绳索光华闪现,料得并非凡物,心中一凛,变招反掌斜劈,向着那条绳索斩去。

  然而那条绳索如有灵性一般,随风避开阿星劈来的一掌,随即虚空一闪,已缠在阿星的身上,将阿星四肢牢牢捆住。阿星大惊之下用力一挣,那绳索丝毫未动,反倒骤然紧缩,同时一股奇异的力量涌入阿星体内,瞬间让阿星气力全无。阿星大吃一惊,暗道:“这是甚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