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压的云层遮挡住了光线,仿佛一只恐怖的巨兽凌空压来。天色暗了下来,滂沱的大雨肆虐着砸在每个人的身上,将那冰冷的寒意侵入了脏腑之间,让人生出一阵阵寒意。一道道闪电不时撕裂了那灰暗的苍穹,一闪而逝的银芒照射在那个浴血的身影上。

  他受了如此创伤,还欲再战不成?正傲等三人相顾失色。他们虽然自小习武,但从未经历过真正的厮杀。此前阿星的搏命之举已然击碎了他们的那颗高傲之心,阿星那平静的面庞背后,仿佛有一种冰冷的杀意刺来。恐惧,逐渐蔓延到了每个人的内心深处。本就受伤的正啸惊骇之下更是又喷出一口血来。

  “正星贤弟,今日的切磋,就到此为止吧。贤弟武艺高强,我这两个兄弟经过这次失败,想来也能磨磨他们骄纵的性子。我看你也受了不轻的伤,不赶紧医治,对身体无益。”崔正昊适时地站了出来,劝说道。

  “正昊兄,三人之中还有二人有一战之力,这场比试的结果还未曾出来呢。”阿星平静道。

  “胜负已分,正星贤弟无需多虑。他们战意已失,即使再比下去也不会是贤弟的对手。说来倒是正昊惭愧了,先前信心满满地保证护佑你们在比斗中不会发生意外,但却让贤弟受伤,真是抱歉的很。”崔正昊满脸羞愧说道,而内心却五味杂陈:因师弟郝黑剑加入战团,以三敌一,他的精神也放松了。怎料这崔正星忽然使出如此惨烈的一招,因为大雨遮挡了视线,待他发现时欲要阻拦已然迟了。而且他与正啸几个一直在族内接受培养的人不同,参加过一次通天试练的他经历过太多的生死搏斗,加之如今进入养气境第二层,对于气息的感知是正啸他们远远无法比拟的。在刚才崔正星出拳的一刹那,他分明在其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仿佛这天地之间谁也无法阻挡他一般。这样的感受,同龄人中他只在上次通天试练中那最终屹立在通天峰顶的几人身上感受过,自己修为明显高出对方,但那一瞬在心中却生出一丝惧意。还好那种气势中并没有蕴含丝毫的杀意,否则自己在那种气势面前怕是绝对无法阻挡他杀人的。因此见到崔正星还欲再战,他只得站出来圆场。

  阿星没有应答,只是平静地望着正啸三人。

  “大少爷,这场比试是我们输了。没想到大少爷于武学一道的领悟如此之深,真令我们大开眼界。先前言语得罪之处,还望赎罪。”郝黑剑与气息萎靡的正啸和眼中犹有惧意的正傲对视几眼,上前一步抱拳行礼道。

  是的,即使再比下去他们也没有继续战斗的勇气了。虽然他与正傲并未受伤,但来自心灵上的恐惧令他们再也无法面对这场比试。一个对自己都如此决绝的人是能够战胜的么?至少从未经历过杀戮的他们还没有敢于面对的勇气。

  酷匠@C网《0首☆$发

  阿星还礼道:“两败俱伤的结局,算是平手罢。之前我未曾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对于失手给正啸兄造成的伤害,正星深表歉意。”说着,一辑到地。

  正啸正傲兄弟眼神复杂地看着阿星,却没有回言。之前如果他们对他还存有几分轻视的话,如今却将他的地位摆在了跟自己相同的层面上,实力,永远是最有力的说明。虽然自己一方还有着功力最高的崔正昊未曾出场,但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已经是几人能够控制的极限。作为五元境天一方顶尖势力的东湖,是默许本族子弟私下里交手比斗的,只要闹的不是太大,族内高层一般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此举虽然可能引起某些子弟间产生仇怨,但却能更好的激发后辈们修炼的热情。然而凡事均有一个度,如若在私斗中恶意重伤同族,或使用卑劣手段,一经被族内高层知晓,决不轻饶。今日的比斗,本就是己方以多欺少,如今已有几人受了轻重不等的伤势,如若继续的话,难保执法长老不会惩处他们。

  崔正昊道:“好了,同族兄弟比武,难免互有胜负。不过可别为了这点小事伤了和气。今日比试便到这里吧,正星贤弟招式精奇,正昊十分的佩服,记得今年正星贤弟已然年满十二,也到了必须参加年度大比的年龄了。如若在大比场上遇见,正昊再向贤弟请教。”他这话说的滴水不露,既缓和了眼前的尴尬气氛,又给阿星施加了压力。

  阿星似乎并未听出崔正昊的言外之意,回言道:“既然如此,正星先行去了。几位兄长,告辞。”言毕,便欲转身离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