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渐渐大了起来,站在雨中的几人衣衫已经湿透,脚下的地面变得泥泞起来。阿星望着眼前三人,突然大喝一声,挥起左拳向正啸胸前击去。正啸因为适才一掌,心存畏惧,不敢与其硬拼,只得闪身退避。阿星拳至中途,身子半转,变拳攻向正傲。正傲挥爪拿向阿星的手腕,怎料拳爪将触未触之时,阿星小臂一沉,避开爪锋,变拳为掌,手腕一绕,手掌已搭在正傲腕上,顺着正傲挥爪余力将他的手臂斜推出去。只听得“叮”地一声,正傲的血蛟爪与郝黑剑从旁刺向阿星的一道天煞剑气相撞,二人均被震得手臂酸麻。

  阿星以巧招击退二人,复又朝正啸攻去。正啸方才站定,见拳又至,只得提起双臂向来拳架去。谁知阿星身子半旋,绕到正啸侧面,反腿踢向正啸太阳穴,正啸大惊之下只得再退。他自小习武便与孪生弟弟形影不离,二人所练招式间均是遥相呼应,互为弥补。如今被阿星看出端倪,突发强攻将二人分开,正啸独自出手时难免露出破绽,偏偏阿星眼睛毒辣,专寻其所露破绽之处攻击,正啸空有一身元气无法使出,被阿星逼得步步倒退。

  身后正傲与郝黑剑追来,阿星不与二人纠缠,只凭借灵巧身法躲过二人攻势,拳脚间全向正啸身上招呼。如此一来,四人一退一攻二追,正啸三人原先形成的围攻圈子登时破了。几人攻守迅捷,行动如风,宛如一条条游鱼,在自天而降的瀑布中窜梭。

  正啸被阿星逼迫的紧,难免焦躁起来。心存杂念间忽然脚下一滑,踩在一弯泥水中,虽然躲过阿星扫来的右掌,身子却失去了平衡,向侧面跌去。

  阿星身随掌转,绕到正啸背后,挥动左拳向正啸背后击去。而此时正啸已然失去平衡,后背门户大开,闪避不得。

  一旁正傲见兄长受到攻击,忙抬爪向阿星手腕拿去,不远处的郝黑剑亦匆忙发出一道剑气朝阿星手臂斩去。纵观局面,阿星虽然出拳在前,能够在两人攻击及身之前击中正啸,但若如此自己必定躲不过两人的攻击。

  然而阿星面对两人的攻击视若不见,一双眼睛紧盯着正啸,双眸之中迸发出强烈的光芒,拳头径奔其背部击去。

  以命搏命?看到阿星那冰冷的目光,崔正傲与郝黑剑突然心中一颤。此次几人出手只是受崔正言的邀请,来教训教训族长的这个养子的,谁也不愿意因为一次比斗就付出惨烈的代价。

  耳听那强劲的拳风将要临身,正啸知道闪避不开,只能默运元气遍布于背部尽力去挡。

  “嘭!”阿星的一拳重重地击在正啸背上,正啸如同一支断了线的风筝斜斜地飞了出去,人在半空一口鲜血已是喷了出来。他虽有元气护体,但因为与孪生弟弟从小受到长辈宠爱,对肉身的锤炼不够,剧烈撞击下脏腑受震,受了不轻的创伤。

  与此同时,正傲的手抓在了阿星的左臂上,但预想中的血光迸溅却灭有发生。正傲只感觉从阿星的皮肤下传来一股强劲的弹力,阻止了血蛟爪的刺入,紧接着对方的皮肤徒然一滑,手爪不由自主地落了空。阿星闷哼一声,右掌一晃,正傲不敢硬接,闪了开来。

  D%看正n版8*章g◇节|上i酷匠rA网

  全身湿透的阿星立在场中,望了望左臂上的两处伤势:一处在小臂上被正傲的血蛟爪划过,留下了三缕红痕,倒也罢了;而在左肩处却被方才郝黑剑的天煞剑气割出了一道三寸来长的口子,深几见骨,雨水混合着血水从他的左手处向下滴落,将地下的泥土染成了红色。阿星皱了皱眉,旋即看向汇在一处的三人。

  正傲搀扶起孪生兄长,与郝黑剑聚在一起,阴沉着脸望着依然伫立着的阿星,心中却千浪层叠。几人身为东湖核心弟子,但对这个族长的义子却不甚了解。只知道他很少走出宅院,因为先天经脉闭塞,所以从八岁至今从未参加过任何一届族内年轻一辈的年度大比。只是听闻他当年还是婴儿时被后来成为族长夫人的那个女子抱到东湖来的,其中似乎涉及了诸多隐情,因而老一辈人都慎于提及。如若不是前日老祖宗的寿宴上四老爷的幼子崔正行因与崔正星名字发音相近争执起来,出手挑衅反被崔正星打伤了手臂,几人也不会找他麻烦。但今日一经比斗,却发现他虽然未曾达到养气境,但肉身力量强横的可怕,仅凭着肌肉的力量便能与以元气运起绝学的他们正面相拼不败,反而隐隐占据上风。兼之这崔正星性格沉稳坚毅,处乱不惊,且身形极为灵活,因此甚是棘手。拼到此时,已是两败俱伤的场面。如若继续下去,事情恐怕便闹的大了。事后若被族内长辈知晓,今日之事将会难以收场。正踌躇间,几人的脸色忽然一变。因为,他们骇然见到,已然血染左臂的崔正星目光平静地望着几人,踏出了一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