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袍男子微笑着摇了摇头,咳嗽了两声,举步朝着花丛走去。待得他距花丛一尺之时,前方的花草仿佛被人拨开一般自动向两边倾侧,露出一条一尺多宽的窄径。白袍男子迈入花丛之中,脚却未落在地面踩到花草根部。当脚掌离地三分时,一圈涟漪从脚掌向外扩散少许,将他的脚掌拖住,似乎像是轻踩水面一般,白袍男子就这样略微悬空缓缓向花丛深处走去。

  那名为阿乌的动物速度虽快,但行动极轻,虽在花丛中快速行进,但几无声响发出。四周的花草与它碰触,却无“沙沙”之声传出,仿佛它那一身皮毛能吸附一切声音似的。姗儿将碧波步催到极致,才勉强跟得上它的速度。眼见花树遍布,假山错落,正不知去向何处,突然眼前光景一变,露出一块空地来。

  姗儿大喜,高兴到:“星哥哥,这么晚了瞒着姗儿在这里做…啊~”

  空地的正中有一口古井,一个少年仅身着一条短裤在井边擦洗身子。他听到声音也是一惊,急忙拿起边上放着的衣服披到身上。姗儿虽然迅速转身捂住眼睛,但是那****的身躯还是映入她的眼帘。惊羞之余,不知怎地,小心肝“扑通扑通”地乱跳。

  白袍男子亦随后跟至,见到这一幕,不禁微微一笑。

  “啊呜!啊呜!”见到主人的阿乌异常兴奋,围绕着少年转了三圈,而后噌噌噌爬到少年的身上。大半个身子悬于少年背后,从少年的肩头处露出一双小爪子及一个大脑袋咧着嘴朝着姗儿“啊呜啊呜”的呼叫着。

  “哼!好你个臭阿乌,竟然敢戏弄我。看我不把你的大舌头给揪下来。”姗儿的心跳好不容易平静了一些,转头看到阿乌那无辜的眼神,不禁羞怒道。

  “义父。”少年先向着白袍男子深施一礼,然后转头对姗儿微笑道:“对不起,姗儿。吓到你了,是我不好。”

  姗儿撅着小嘴盯着少年,少年身材有些瘦小,肤色白净,相貌清秀。一双眼睛晶莹深邃,仿佛能吸尽周围的一切光彩,神色间有着一种与年纪不相符的沧桑。虽然少年的外貌也算是俊秀,但不知为何,总有一种一不注意就会忽略他的存在的感觉,仿佛他与四周的环境融为了一体似的。望着那双黑色的眼眸,姗儿不禁又微红了双颊:“不怪星哥哥,要怪就怪臭阿乌,总是欺负我。星哥哥你也不好好管管阿乌。”

  “阿乌也是与你闹着玩惯了,倒也不是故意给你为难的。再说你折磨它的次数也不算少,权当扯个直如何。”少年微笑道,“不过,姗儿倒是长大了呢,也知道害羞了。”

  “星哥哥就会嘲笑我。你在这里洗澡,却让阿乌去找我干什么?洗澡也不找个没人的地方,幸亏我躲得快,不然看到不该看的非得眼疾不可。先犯错的明明是你却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哼!”

  听着姗儿的话,少年的神色突然一黯,不禁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旋即神色恢复平常:“好姗儿,星哥哥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要打要罚都随你如何?”

  阿乌偏着头瞅着少年,突然从少年身上滑下,蹿到姗儿面前人立而起,一双前爪搭在姗儿的双肩之上,用舌头轻舔了姗儿的面颊两下,“啊呜啊呜”地低叫两声,满是讨好的神色。

  姗儿被它逗得一乐:“好了,这次就算原谅你俩了。以后在这样,一定给你们看看我的厉害!”姗儿一边说着,一边挥了挥小拳头。

  阿乌委屈地瘪瘪嘴,随后又“啊呜”一声,伏在姗儿脚边,用大头轻蹭着姗儿的小腿。

  白袍男子在一旁始终没有插言,这时道:“好了,时辰也不早了。姗儿,快回去睡吧。阿星啊,你也早点休息。”

  “是,义父。”少年恭敬行礼道。

  看着少年恭敬的样子,白袍男子祥和一笑。走近前去,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好了,又不是正式场合,用不着这么恭敬。显得为父与你很是生分似的。”

  “嗯。”少年腼腆一笑。眼底似乎有某种情绪划过。

  白袍男子半蹲下身,扶着少年的肩膀盯着他的双眼注视半晌,叹道:“阿星,虽然年度大比将至,但也不要过于拼命修炼,知道么?有的时候,过犹不及。”

  }酷匠F…网n唯%Q一正@版,1T其=,他都◎H是“l盗版A

  “义父说的是,孩儿晓得。”少年不敢注视白袍男子的双眼,微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好了,回去吧。明天我带姗儿去趟东湖,传授些养气境修炼的技巧,就不带你去了。姗儿进入养气境的事你已经知道了吧?”

  “嗯。”少年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道:“对不起,义父。珊儿说要等到大比时给您个惊喜的,要我帮着他瞒着您,所以……”

  “无妨,义父这又不是责怪你。明天你就待在家中罢,不要出去与人置气。老四房里的那几个小崽子虽然天分不错,但是性子还是欠磨练。老四护短的老脾气是改不了了,我会在适当的时候教育一下他们的。阿星,你要知道,天赋并不是代表一切,后天的努力与悟性更为重要,成功只会眷顾于肯于付出之人。”

  “义父的话,孩儿谨记在心。请义父放心,孩儿不是一个容易半途而废之人。”

  “好了,为父走了,你也早点休息罢。”言毕,白袍男子又轻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冲他微微一笑,转身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