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袍男子停下脚步诧异道:“噢,惊喜?姗儿还有什么事情瞒着爹爹不成。”

  女孩儿挣脱了白袍男子的怀抱滑到地上,侧身紧走两步轻轻一纵,越过到自己胸口处的栏杆,来到花园之中,转身面对着白袍男子。动作之轻灵,犹如飞燕。白袍男子看在眼中,不由得暗暗点头,嘴上却道:“来吧,让爹爹看看姗儿到底有什么小秘密,连爹爹都瞒着不告诉。”

  女孩儿抬头看了白袍男子片刻,嘻嘻笑道:“本来姗儿打算留到下个月族内年轻一辈年度大比之时给爹爹一个惊喜的,现在想想,还是提前让爹爹高兴高兴吧。”

  白袍男子笑道:“难不成我的宝贝姗儿练成了哪项绝学,亦或是悟透了某种身法?”

  女孩儿左足往地上轻轻一顿,蹙眉道:“人家跟爹爹说正经事情,爹爹却不相信姗儿。再这样,姗儿有事情再也不告诉爹爹了。”

  白袍男子答道:“好好好,爹爹不说笑了。姗儿你展示一下要给爹爹的惊喜吧。”

  女孩儿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爹爹看好了,姗儿要开始了。”言毕左足向左前方踏出一尺二寸,右膝微曲,左掌竖于胸前,右臂半举,掌心平托向天,摆出一个奇异姿势。顿了片刻,左掌右划,右掌下落,一套掌法舞了出来。奇异的是,当她起掌舞动之时,丝丝白气凝于双掌之外寸许,仿佛两团雾气,随着一袭青影翩翩舞动。

  酷0匠O网-正版“首发

  白袍男子眼中一呆,随即瞪得滚圆,双唇微张,仿佛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似的。他保持这这个表情直到女儿这套掌法舞完又隔了半晌,才伸出一根食指,颤颤巍巍的指着女孩儿道:“姗儿,你…你达到…达到了…养气…养气境不成?”

  女孩儿点头答道:“早在半月之前就已经达到了。姗儿本来想在一个月之后的族内年轻一辈年度大比中一鸣惊人,给爹爹争光的。但通过这半月的修行,发现还是有一些不通之处,因此烦请爹爹指点。”

  白袍男子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盯了女儿半晌,叹道:“像,真像。你不光长得跟你母亲极为相似,连天赋也得到了她的遗传。如此年纪就能达到养气之境,前途当真不可限量。”随即凝了凝目光,正色对女儿说道:“从明日起,爹爹每天亲自辅导你习武练功。你虽达到了养气之境,但只是初窥门径,元气尚未稳固,还需固本培元,方得真正踏入养气之境。”

  “啊~”女孩儿哀叹道,“那明天岂不是去不成东湖了?”

  白袍男子恢复了平静神色:“东湖还是要去的,天锦鲤也是要钓的。在触摸到返虚之前,一个人的身体还是修炼的根基。根基不牢,一切尽是虚浮。任何武功绝学都得依靠本身精力为本练就,扎实稳打,逐步而进方是正途。故而锻精境又有境之基一说,无论养气还是酿神之境,都需锻精炼体,在返虚成仙之前,无论你达到了何等境界,总得兼修锻精境。唯有达到那被称为仙之境的返虚境,魂魄元神融成一体,随时可凭天地元气凝聚神体之时,锻精炼体才相对没那么重要。而在达到返虚之前,锻精境也是从来没有极限的。不同之人体质不同机遇不同,潜能精力所能达到的上限也是不同的。而作为基础的锻精境无论对于武学修行,还是元气秘术都有着极大的加持作用。”

  “噢,那明天还是能去东湖啦!姗儿最喜欢那面的荷花美景了。”银铃般的笑声再次响起。

  “哼!爹爹刚刚说过你都长大了,怎么还是这么贪玩。”

  “哪有啊,人家记得刚才您分明是说姗儿马上年满八岁了,快要成为一名少女了。所以说在姗儿在八岁之前还是一个小孩子喽!爱玩是孩童的天性,父亲大人您不会要扼杀女儿幼时的美好记忆吧?”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早点对你严格要求,也是为了你的未来着想。爹爹并不会因为你是个女孩儿而放松对你的要求的。”

  “啊~不要啊!”轻灵的脚步声再次响起。

  “别跑,再跑爹爹抓到你了非打屁股不可。”

  “没羞没羞,女儿都长大了还说那种话,为老不尊!”

  “回来,赶紧去睡觉。爹爹决定明天去东湖你要凭自己的本事至少捕获一条天锦鲤,否则明天中午跟晚上都没饭吃。”

  “啊,救命啊!堂堂东湖之主虐待女儿了。”

  “站住,再跑为父可要去抓你了。”

  “就不就不,爹爹你来好了。”

  “臭丫头非逼我动手不成,爹爹来了。”

  “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