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文举及其死党,顿时愣住,请来的援兵,辉哥的人,在人家面前怎么跟孙子似的?

杨凡冷目一扫,看着眼生,“你谁?”

呃。

戚文举好悬趴下,人家不认识,怎么吓成这副熊样?喊道:“猴哥,你是不是认错人?赶紧揍他,我出二十万。”

叫猴哥的男子,扭头狠狠瞪了一眼,这个鳖崽子想害死他吗?回头在跟他算帐。

看向杨凡时,一脸谄媚:“我是辉哥的手下猴子,从照片上见过你,没想到今个有幸见到本尊,多有冒犯,请您恕罪!”

又是牧辉的人!都是什么素质,该是精减了。

“哦,猴子,你要把谁变成狗熊来者?”

猴子一抹脑门,冷寒直流,“当,当然是戚文举,他想收拾先生,我把他打成狗熊!”

随后,他冲手下递个眼色,结果一哄而上,顷刻间,戚文举一伙惨叫连连。

猴子走上前去,对着躺在地上的戚文举猛踹几脚,“你个鳖崽子,眼瞎了,谁给你胆子,竟敢找杨先生麻烦!”

戚文举心中不甘,胳膊紧紧护住脑袋,“猴哥息怒,我调查过这小子,就是医馆里小医生,没什么背景!不用顾忌,尽管打,出了事我顶着!”

猴子收住脚,听他还这么叫嚣,目光偷偷瞥向杨凡,心里颤,发狠道:“嘴给他打烂!”

那几个死党,不顾戚文举死活,连滚带爬,仓皇逃窜。

刹那间,只剩下戚文举,被打得死去活来,脸都变了形,嘴角渗着血。

苦苦哀求:“猴哥,我错了,对不起,别打了。”

“敢招惹辉哥的老大,你有几个脑袋?求我没用。”

为弥补过错,猴子下了狠手,戚文举鬼哭狼嚎,连声求饶。

杨凡怎是辉哥的老大?怎么可能?这个消息对戚文举来说难以置信,可事实摆在眼前,又不得不信,要是不服软,非被打残。

咬着牙道:“杨凡,今天我认栽,请你高抬贵手!”

什么情况?一群混混怎么听他的?窦晴平静的看着戏曲性一幕,这个结果有点出乎意料,原本想着跪地求饶的应该是他。

“别影响心情,马上从我眼前消失,对了,下次看见我躲远点,不然,你会比现在惨!”

“谢谢,猴哥,他让我走了。”

戚文举爬起,狼狈不堪的朝远走去,今日之辱,他要百倍还回去,辉哥的老大!关键谁敢动?谁动得了?总结出一个结论,那就是真的惹不起。

猴子快步回到杨凡身边,身子微弓,“不知杨先生是否满意?要不要把他打残扔江里?”

“我心肠有那么坏吗?倒是你,最好别以强凌弱,欺男霸女,要是让我知道,牧辉都保不了你!”

猴子都不敢看杨凡眼睛,连连点头。

“去吧。”

“多谢先生。”

一行人钻进车里,疾驰离开。

“身份不简单啊,混混都怕你。”

窦晴眼中带着鄙夷,他竟是混混的老大,要是让他们校长知道,会不会被开除?

“什么混混?”

白兰带着三杯奶茶,从店里出来,刚才发生的事,她没看到。

“没事。”

杨凡不想因戚文举的事,影响到白兰心情,反正人都走了。

窦晴也没说,三人继续前行。

嗯?前面小区门口围着一群人,好像有人打架,但见一外卖小哥被两个男子追着打,寡不敌众,倒在地上,然后,一阵脚踹。

“唉,送外卖的不容易,干吗打人?”

一群看客,竟然没人拉架,世风日下,白兰不无感慨。

“那么多人,没一个爷们!”

很显然,窦晴也看不下去。

两女人同时发声,杨凡怎能无动于衷,快走上前,把打人者给拉开。

“有话好好说,拳头解决不了问题!”

“你他玛谁啊?管你屁事?”

两人相当嚣张,想推开杨凡,继续行凶。

地上那位鼻青脸肿,看到杨凡,先是一怔,目光一转,看见赶来的白兰,急忙戴上口罩,扶起电动车。

“不管谁对谁错,这么多人看着,你们打人不对!”

“我们定的快餐,居然晚送半小时,服务态度极差,不揍他揍谁!”

杨凡看向外卖小哥,后者背过身,好像怕他认出来,也不辩解,丢下五十块钱,骑上电动车远去。

“玛的,早点退钱还有这事吗?欠揍!”

黑背心男子,捡起钱,另一人提着快餐,骂骂咧咧就要走,让杨凡给叫住。

外卖小哥,身形熟悉,眼神熟悉,骑出老远,还抹了把眼睛,全部落在杨凡眼里。

周子力,是自己的兄弟周子力,他居然送起外卖,怕丢人,不敢让杨凡认出来。

杨凡很是自责,这几天比较忙,忘了他的事,仅是迟到半小时,动手打人,这已不是素质的问题,是野蛮,粗暴,凶残。

餐费退了,还想把快餐带走,哪有这么好的事,何况打了自己的兄弟。

“小子,我看你不顺眼,你是不是也想挨揍?”

黑背心男子,把钱放入口袋,点指着杨凡的鼻子喝斥。

白兰寒着脸,这人太霸道,打外卖小哥不说,连劝架者也要打,她相信杨凡会处理好。

杨凡二话没说,伸手撇住那根手指,在对方惨叫中,一脚将人踢出三米开外。

另一男子抢起拳头就砸,也被狠狠的踹倒在地。

一招撂倒,毫不拖泥带水。

“欺负个送外卖的,有什么本事?垃圾,滚!”

遇到狠角色,两人屁滚尿流的跑进小区。

“太猖狂了!该打!腿打断才好!”

“小伙子好样的!要是人人都像你这样有正义感,谁还敢当恶人。”

“太气人了,要不是小伙子出手,我非气出毛病。”

杨凡带着二女离开,走出好远,还能听见身后传来议论声。

“挺有正义感嘛。”

窦晴对杨凡的好感多了几分。

杨凡掏出手机,给周子力打去电话,响了几声才接通。

“子力,我这边少一个送货的,想不想干?月薪一万,包住不包吃,想好给我回话。”

女孩家送货不方便,需要一个男送货员,在给周子力配辆车,应该会同意。

“好好,什么时候上班?”

那边听后很兴奋。

“明天去公司找孙芷涵,她会给你安排。”

挂掉电话,杨凡算是了却一桩心事,如果做的好,以后就把后勤主任给他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