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我们请的救兵到了,我也就不用害怕了。

  韩子峰带了这么多人来,一个个西装笔挺,利落的短发,看着就让人感到热血沸腾,还会感到安全。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上前朝着红色羽绒服的小子就是一脚,直接踹到他的胸口上,“滚蛋,跟你没关系!”我又上前拽住周大宝的大儿子,厉声骂道:“你玛笔呀!你不是得瑟吗?你占人家地你还有理了是吧?你想怎么着,私了还是报警,走法律程序我也不怕你。”

  刚才被我踹了一脚的红色羽绒服小子一点都不生气,靠过来笑呵呵的对周大宝的大儿子说道:“行了,小周,大水冲了龙王庙,都是一家人,你赶紧说个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周子聪,回去跟你爸爸说说,咱们误会了。”

  周子聪非常的心软,看见这幅场景后直接回答说:“好了吧,那就好了吧……”

  韩子峰点上一支烟歪着脑袋对红色羽绒服小子说道:“你特玛的每个吊事儿还来农村当老大呀!这些都是小孩子,你当着他们的面装什么13呀!擦!”

  “峰哥,你误会了,我不知道都是一家人……”

  “滚你玛的……”

  韩子峰的语气霸道极了,一点都不给这些人面子。他肯定比红色羽绒服小子混的好。这个用脚趾甲想想也就猜到了。

  事情到这里也就算是解决了,两辆别克GL8商务车离去后,我们也要回周子聪家吃饭。

  红色羽绒服的小子带着人不停的跟我们说对不起,然后也打火开走了。

  周大宝的两个儿子还要请我们吃饭,说是村口有家野味饭店不错,要不一起去尝尝。

  忽然徐晓华像想起什么事儿来,指着那兄弟俩吼道:“不准走,你打了人不得给人赔偿医疗费?”

  “是是……”兄弟俩异口同声。

  回到周子聪的家后,他爸妈正站在院子里等我们,十分担心的样子,看见我们回来后他爸爸颤抖着问我们怎么样。

  我把要来的两千块钱医疗费放他手里,然后说大叔,事儿我们替你办了,那地他再也不敢占了,还给您要了医疗费。

  他爸爸有些不太相信,眼睛瞪的大大的,像是丢了魂一样。

  坐在饭桌上我们几个七嘴八舌的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他爸爸才明白过来,然后拿着酒壶给我们倒酒,又吩咐周子聪的妈妈再去弄几个热菜。我估计他们家好久都没有这么热闹了。

  往回走的时候,我坐在公交车上不断的思考着,又联想到新闻里演的,国家和国家之间的较量,你看美国想欺负谁就欺负谁,老欺负那些穷的国家,他就是不敢欺负俄罗斯。这又跟我们现实生活中一样,周子聪的家非常的贫困,所以周大宝才敢欺负人家,占人家的地。如果换过来,这要是韩子峰或者谢天宇的地的话,谁敢占?我估计村长都不敢轻举妄动。

  接近4月份的时候老师组织了一次期中考试,考语文的时候我本想把这件事情写进作文里,就在我构思了几分钟后又觉得不太妥,这毕竟没有一点正能量,保不齐写完后还得个十分八分的,直接导致给我总分拖后腿,现在我把成绩看的比什么都重要,三思后决定还是不写了。

  更D;新最Ox快J&上E酷匠_}网

  其中考试的成绩下来后班主任陈浩南找我谈话,他还是板着脸,就跟我欠他钱一样。我心里也明白,我刚进高一时成天打架斗殴,惹事生非,他非常的讨厌我,第一印象还是挺重要的,所以到现在他也有点讨厌我。

  “你的成绩提高了,但是不要骄傲,你这次的总分成绩是12名,希望期末考试时能跨进前十名。”陈浩南严肃的说道,“虽然以前你是个调皮捣蛋的孩子,我挺厌恶你的,可现在你变了,浪子回头了,这才是一个学生的职责。王宇,你看你小伙儿长得也不错,个头也挺好,可以说是一表人才吧。再过两年你发愤图强考取一所好的大学,那么你的精神世界也将得到提高,你的前途不可估量啊!”

  我点点头,不说话,但是心里略微有那么点小骄傲。

  这更加刺激了我要努力学习的那颗强心脏。

  从他办公室出来下楼时我看到了林小红,我俩相互笑了笑就擦肩而过了。

  “王宇!”忽然林小红在背后叫我。

  “老师干嘛?”我回头问道。

  林小红指了指办公楼前面的花园,那意思是让我往里走走。

  她抱着一摞书走过来,还回头看了下四周,似乎有点怕人。

  “我听说我那个前男朋友被打了,是不是你干的?”林小红小声的问道,嘟着小嘴巴,蛮任性的。

  我心想这都多久的事儿了,你怎么才问呢!是我教训的又能怎么样呢?你俩都分手了,难道你还心疼吗?

  “嗯,那天吧,碰巧遇到了,然后就……”我这样说道。

  “你没伤到吧?”忽然林小红很关心的问道。

  “没,我没事儿,我们人多……”我笑呵呵的说。

  林小红在我胳膊上轻轻拧了一下,埋怨的说:“得了吧,以后你少再干这种打架的事情了,你不学好,怎么学着做小痞子呢,你看你现在学习成绩提高的这么快,怎么还有心思去打架呢!”

  现在谁跟我说学习的事儿我就有点飘飘然的感觉,只是笑,傻傻的笑。

  “不过,还是谢谢你了……”林小红笑着说完,然后扭头走了。

  回到教室里刘金鑫和谭伟还有徐晓华几个人正趴在桌子上看着什么东西,于是我立马闪出去,然后走向了后门。

  我趴在后门的玻璃上悄悄的往里看,原来这三个人在看岛国电影,我淫荡的笑了笑,就在他们看得聚精会神时把门用力推开,并且大声喊道:“干啥!”

  我的嗓门还真管用,把刘金鑫吓的差点坐在地上。手里的播放器都掉地上了,里面的电影还在继续放着。班级里的学生都往后面看,羞的刘金鑫赶紧捡起来往衣服里面塞。

  “王宇,你不想活了你。”徐晓华上来就按我的脖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