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他爸爸站起来,拍了下桌子,原本慈祥的脸上青筋暴露,非常的生气。

  “孩子呀,叔叔知道你们为了我好,但我就是一个本分的农民,没有本事,没有钱财,我这半辈子都这样过来了,子聪还得上大学,还没有成家立业,我就想踏踏实实的过日子呀……”

  我理解他父亲的这番话,从骨子里就是一个地地道道本本分分的农民大叔,被人欺负了只有忍受着,从不考虑报仇,只希望自己的家人幸福安康就行。所以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我们去帮他报仇的。

  但是我的心情真的很激动,就跟枪已经上膛,不开火不行一样。

  把我激动的拿了徐晓华一只南京烟点上,好久都不抽了,猛的一抽都咳嗽起来。

  “大叔,你放心,我就是去帮你讨个说法,我认得派出所的人,他不会把你怎么着的,你还不相信政府了吗?派出所是为人民服务的。再说了,你的地被人占了你都不出声,那以后你还怎么种田?对不?子聪以后还要考大学,还要成家立业,要花很多钱的,那个周大宝今天占你一分地,明年就能占你一亩地,时间久了都敢骑你脖子上拉屎,你再不反抗以后还怎么办?”

  这话说完我的胸口起伏不定,一支烟几口竟然抽没了,只感到头有点晕。

  “爸,我决定要去找个说法,你就听我们的吧。”周子聪也着急起来。

  一时间屋子里的氛围非常的不淡定,周子聪的母亲竟然小声的哭起来,不知道她是为这种困惑的生活经历而哭,还是为命运的捉弄而哭。

  “去吧,注意安全。”周子聪的父亲眼神无光,拿起酒杯一口喝掉,然后坐在了凳子上。

  就这样我们一群人在周子聪的带领下走出了家门。

  周大宝的家位于村子最前面,是一栋两层楼房,与周边的村民破烂的砖瓦房相比,有那么点鹤立鸡群的感觉。

  “就是这家。”周子聪指着房子对我们说。

  “我擦!这就是你爸说的宝马大吉普?”忽然刘金鑫指着房前的一辆越野车问道。

  周子聪摇摇头,他对于车一类的不是很了解。

  我看见这辆车是墨绿色的车漆,前面的车标扣去了,换了个宝马的车标,后面是个奔驰的车标,但这车肯定不是宝马和奔驰合体。一看就是一个山寨车。也就是几万块钱。

  “我擦!你玛的,这不是广汽吉奥嘛,擦!”徐晓华上前就是一脚。

  这车虽然看起来跟个拖拉机似的,但是还按着铁将军防盗系统,徐晓华这么一脚,警报器就吱吱的响了起来。吓得旁边几只觅食的公鸡嗖嗖的跑掉了。

  “等他出来!擦!”潘伟叫嚣道。

  “谁特马的碰我车!”大门一开,一个理着光头的小伙子喊道,一看到我们后先是一惊,继而点上一支烟喊道:“你们是谁?擦!碰我车。”忽然他好像认出了周子聪,只见他眼神一瞥,冷笑一下,说:“你来干啥?你也想挨揍?”

  周子聪的双手都在颤抖,我看见他的嘴角似乎也被气得发抖,忽然他就要挥拳打过去,我急忙拉住他,说道:“不用你动手,我有办法。”

  “擦你玛!”周子聪忍无可忍的骂道。

  能把他这种没有脾气的学霸激怒,可想而知,对方得是怎样一个恶棍。

  “滚蛋,带人来吓唬我?擦,我他么混的时候你还小呢!”光头小伙子不屑一顾的说道。

  这时屋子里又出来一个年龄稍大一点的,这俩人应该就是周大宝的两个儿子了。

  看,正:版章节;上j酷g|匠%网m

  “怎么了?这是干啥呢!”

  “哥,周子聪带人来给他爹报仇呢,哈哈,擦,这几个小臂崽子还跟咱斗,一脚踢死一个。”

  徐晓华把烟头直接弹过去,差点烧到光头兄弟的裤子,“傻子,你牛个啥?不就在村里牛吗?擦!算神马本事。”

  这兄弟俩对徐晓华的话一点都不满意,俩人窜上前几步指着我们骂道:“你去市里打听打听,我擦,吓死你,你们几个不想活了?想死是吧?刚才谁碰我车了,赔钱。”

  我擦,这他妈一家人真是数貔貅的,只进不出呀!

  “擦你玛!”这时徐晓华上前又是一脚。

  “你大爷。”光头和他哥哥火了,但是没敢动手,他也不傻,毕竟我们这边人多。

  “你等着!”说完他要打电话叫人。

  我笑了起来,我倒是要看他能叫什么人来。

  “咱也叫人吧,解决完了好吃饭呀!我还饿着呢。”刘金鑫委屈的说。

  “就是呀!那炒鸡该凉了吧,那东西凉了不好吃了。”谭伟补充道。

  我也在想叫不叫人,按理说这弟兄俩就是叫了人来,即便是个混的可以的我一报出谢天宇的名字他们也会害怕的。所以我决定普釜沉舟,待会儿等他们人马到齐后我不动手,直接提人。

  过了有20分钟左右,远处进村的小路上轰轰烈烈驶来几辆经济型小轿车,还有几辆摩托车。

  光头哥俩一看人来了从屋子拿出铁锹来,看样子是要和我们死拼了。

  一辆伊兰特停了下来,从里面下来几个人,看架势和穿着都是混社会的,脖子上手腕上能带的都带满了。那眼神,擦,看谁都不服。

  “谁特马找事儿?”一个年龄大约在30岁左右的男人问光头兄弟。

  看来这人应该是他们的大哥。

  另外车里的人一下把我们围了起来,看样子是怕我们怕掉。

  “就这几个人,小臂崽子。”

  “擦!少特马装,就你们这样的算个吊呀!一帮傻子玩意儿。“徐晓华的性格老是冲动。

  他这话把光头兄弟气得够呛,还把穿着红色羽绒服的大哥也气的一颤一颤的。

  “小子,信不信今天我让你出不了这个村。“红色羽绒服大哥霸气侧漏的说道。

  我往前走了一步,冷笑道:“就凭你们?我还真就不服气了。”

  我的气场丝毫不输他,别看他们人多,我真的一点都不怕。就凭他们,开一辆十万块的破现代车,一看就不是什么有品位的人,这样的人与谢天宇相比,简直没有可比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