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晓华和刘金鑫还有谭伟几个人一听抓小偷都跟打了鸡血一样,把烟头一扔,蹦了几下很嚣张的喊道:“走,干丫的。”这阵势,绝对视死如归。

  “你少打架呀!”周梦然在我身后关心的喊道。

  我摆了摆手,很潇洒的点了下头。

  刚走没几步潘伟和王跃波跑了上来,问我干啥去,我刚要说话,徐晓华把头发一甩,说干架去,走着。

  他的意思是让潘伟这俩人也跟着去。

  潘伟也模仿徐晓华的东北话,说必须的。然后点上烟就跟了上来。

  我们骑着车子呼啦呼啦的赶到了事发地点,就在我们学校往西3站的地的地方。

  “王宇,你快来。”一见到我周子聪像是见到亲人一样的呼唤我。“我记得好像是站在爆米花旁边的那个人。”周子聪指了指远处。

  最近我和小偷打交道的机会挺多,这也锻炼了我的眼睛就如同慧眼一样,一看一个准。远处一个停着一辆电动三轮车,是卖爆米花的,还是那种最原始的做法。我看见旁边站着俩穿黑色羽绒服的人,模样很普通,正在抽烟呢。这俩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因为他们的眼神如同耗子一样瞎转悠,看看这边再看看那边,一刻都不闲着。

  “你确定吗?”我问周子聪。

  “不太确定,当时下车时我记得好像这俩人撞我一下。”周子聪说道。

  他的智商挺高,读课文或者英语基本能达到过目不忘的境界。所以我觉得他记人应该也还行。

  徐晓华太着急了,没等站稳就喊了句:“走,干他们。”

  我一把拽住他,我说:“你找什么急啊!先观察一会儿,万一他要是有同伙,呼啦窜出一片人来,咱不吃亏了嘛。”

  潘伟从腰里掏出一把弹簧刀来,耀武扬威的说:“宇哥,怕神马,咱有刀子,擦!”

  我看他这武大郎的样子就想笑,以前看到他我就来气,现在变了,看见他就想笑了。

  “等等。咱们包抄过去。”我像是一个指挥一样。

  我们正商量着,忽然我看见其中一个小偷正抽着烟像是没事儿一样,但一只手已经伸进了旁边买爆米花的小姑娘的背包里。

  “走,赶紧的。”我一挥手,都往那边跑去。我想来个人赃俱获。

  这个小偷还没得手,另一个也在掩护着帮他,所以这俩人并没有注意到我们已经包抄过来。

  “干什么!”我一把拽住他的胳膊。

  这俩小偷吓了一跳,另一个略微年轻一点的差点坐地上。

  忽然潘伟还有王跃波俩狐币直接把那个小偷给踹倒了,潘伟上前搂着人家的脖子,用力的按在地上。

  这俩小偷估计还挺嫩,也没有反抗,有可能把我们当成便衣警察了。

  “大姐,你包呢,看看丢没丢东西。”徐晓华对小姑娘说。

  这时周围已经围过来好多人,都在看热闹,我们国家的人都喜欢看热闹。

  小姑娘拉开包赶紧看起来,一顿找后,表情有那么点茫然的说:“没有,没有……”

  “这俩是小偷,刚才手都伸你包里了。”我解释道。

  “谢谢你们。”小姑娘笑了笑,拿着爆米花就走了。

  这个时候周子聪也跑了过来,刚才我们往这跑时他没有过来,而是站在远处看。像这种学习的好的学生,一般情况下都比较怕事儿。

  “你大爷的,你这个天煞的,你偷我钱。”他跑过咕咚就跪地上,然后用力摇晃小偷的脖子,就跟个怨妇骂街一样。

  这俩小偷吓坏了,大冷天的脸上全是汗,就如同被浇了水。

  我蹲下去说:“朋友,把偷了我同学的钱赶紧拿出来,拿出来我们就放了你。”

  我说完这话,那个年龄大一点的小偷顿时觉得我们不像是便衣警察,于是身子不停的摇晃,“擦你玛的,你们是谁,赶紧撒手。”

  他这么一晃,刘金鑫和徐晓华就更加用力的压着他。

  “我是谁?你牛啥?拿出500块来,要不然打死你。”我恐吓道。

  就在这时,远处人群中冒出4、5个人来,一个络腮胡子的人走了过来,虎视眈眈的瞪着我,“小子,找事儿吗?赶紧滚。”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却异常的恐怖。

  这要是吓唬一般人我估计就能成功,但是他碰上我了,他们的大哥乔三儿我都不怕,我还能害怕这些小虾米吗。

  我站起来拍了拍裤子,气场也很足的说:“我是谁不重要,我就是要钱,你的同伙偷了我同学五百块,赶紧把钱拿出来。”

  络腮胡子又往前走了两步,靠我更近了,我都能看见他眼白里的血丝。

  “小子,我再说一遍,你要是耽误我生意,信不信我弄死你。”

  这样的话我好久没听到了,自从我认识了谢天宇后,不论是在学校里,还是社会上,很少有人这样跟我讲话。更多的是讨好我。

  虽然他的眼神是那么冷峻,语气是那么冰冷,但我一点儿都不害怕。

  我冷笑一声,舒了口气说:“哥们儿,你们的大哥乔三儿我也认识,你要是跟我拼个你死我活,那我今天就陪你,只不过为了五百块钱不至于这样,这要是传了出去,乔三儿的名声怎么放,以后在龙州市还想混下去吗?他的路虎车走到你哪里不得让人砸破玻璃吗?”

  我这话还真管用,络腮胡子眉头一簇,摸了摸脑袋问道:“你认识我们大哥?你是不是骗人呢!”

  酷匠网;/唯4D一●正?{版,其%他dq都是盗%版f

  打老早我就知道,出来混就是提人,遇到麻烦也要提人,现如今这情况提人比什么都好使。

  我再次冷笑,“骗你?笑话。”

  忽然络腮胡子身后走出一个小矮子,他趴在络腮胡子耳朵上轻声说了几句。

  我看见络腮胡子表情有些释然,他靠我更近了,“兄弟,这样不好看,钱我给你。”他指了指趴在地上的两个小偷。

  我一摆手,潘伟几个人就松开了小偷。

  这俩小偷迅速扯到络腮胡子后面站着,俩人都挺凶狠的瞪着我,看样子恨我恨得都进了骨头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