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吧,在我心里对于小偷这种类型的人我是极度厌恶的,你说你干点啥不好,非得出去偷别人的东西,这和那些拐卖儿童的有什么区别。这种人抓住就应该大卸八块。

  所以我就想离开这里,我的目的也达到了,认识之后这样他们就不会再找我的事儿了。

  但是有些事情有时候就是这样纠结不清。

  春节过后,正月十六开学,阔别校园这么久,我和徐晓华还有刘金鑫、谭伟几个人在教室里插科打诨,还有别的几个同学都在这里玩。现在不知不觉我俨然已经是一副大哥的模样了。虽然我整天还是惦记着学习,惦记着期末考试考前十名,惦记着高考和周梦然上同一所大学。但这些因素都没有耽误我成为学校老大的进程。

  我们班里有一个学习挺刻苦的农村学生,名字叫周子聪,听住宿舍的同学说,周子聪晚上睡觉说梦话都在背英语单词,有时候还梦游,睡到半夜嗖的坐起来拿着语文课本在宿舍里转,甚是恐怖。

  这就是所谓的学霸吧。

  我们几个人还在热闹的唠嗑,忽然听到一声悲戚的声音,我抬头看去,大伙儿都往前面看。只见周子聪把书包倒过来疯狂的找着东西,真的挺疯狂的,嘴巴还在哭,并且发出悲戚的声音。

  “我的钱呀!我的生活费呢!”他这样喊道。

  同学们都投去异样和同情的眼光,可是没有一个人上前。

  他们并不是没有同情心,而是周子聪的举止过于疯癫,像是被打了鸡血一样,同学们怕靠近后被他活蹦乱跳的身体误伤到。

  “怎么了这是。”我自言自语的说。

  “好像是丢钱了吧……”谭伟说道。

  这时周梦然走了过去,她轻轻的拍了下周子聪的肩膀,“怎么了?”

  “我的钱丢了,我的生活费啊!”周子聪悲痛起来,两只眼睛不大,但是此时却瞪的挺大,直勾勾的看着窗外。

  我感觉他是不是想不开了,要跳楼呀。关键是我还怕他伤到周梦然,于是我直了直身子就走了过去。

  “你什么情况呀!丢钱了?”我问道。

  “我妈妈给我的五百块钱呀!我放书包里用书夹着了,可是没有了,没有了啊……”他哭着说道。

  或许看书的朋友们你们不会理解周子聪这种心情,五百块钱就哭成这样,悲伤成这样,至于吗?有的学生丢个苹果6手机都不会心疼。昨天我参加一个酒局,一个初中生都拿着ipad和苹果6plus玩,就像这种学生,怎么能体会到贫困家庭的孩子丢了500块钱是一种多么悲痛的心情吗?

  周子聪是农村的,家里父母常年有病,几乎大半年都得歇在床上,唯一的收入是卖小麦和花生,依照现在的粮食价格,500块钱就能买500斤小麦,这就是一亩地的收成啊!

  看到他的表情我也挺难过的,于是我想到没想,直接从兜里掏出钱来说:“先别难过了,你想想是怎么丢的,我先借给你。”

  周子聪看着我手里的钱,虽然哭泣停止了,但是还在抽泣着。

  “我上公交车时还看了下,钱还在包里,怎么到了学校就没有了呢!”他说。

  “你好好想想,是不是有小偷啊!公交车里没有小偷吗?”我提醒道。

  这时徐晓华和刘金鑫也走了过来,刘金鑫说:“周子聪呀!你学习那么好,你怎么一点社会经验都没有,现在的公交车上小偷是最多的了,你越是把书包抱的紧,那些小偷就会明白你里面装着钱,虽然不多,但是他们会以为很多,所以就会对你下手。”

  周子聪忽然摸了把眼泪,大声说道:“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我下车时有两个男的从两边夹我一下,肯定是小偷。”他说这话后,眼神又变得犀利精明起来。

  他一说小偷,我的心噗通一下,因为我一下就想起了乔三儿,想起亿豪广场那几个小偷来。

  “你先拿着我的钱,我先借你,查小偷的事儿我帮你搞定。但是我不敢担保自己能帮你的忙,我只有尽力。”我这样说。

  “王宇,你认识小偷?”周子聪问道,手却不想接我的钱。

  “不认识,但我认识一个大混混,他认识一些这样的人。”我解释道,我看见他的表情挺诡异的,似乎在说是不是你联合小偷偷我的东西呢。

  酷匠B网永K;久免.*费\看;小说

  “哦,那我先谢谢你,谢谢你。”周子聪接过钱后说。

  就这样,我必须再一次去找这些小偷谈判。

  徐晓华别看打架勇猛,给人一种铁石心肠,但是内心也是极度柔软的,他回到座位上轻轻拍我一下说:“你去找乔三儿吗?我觉得快算了吧,那500块就当赞助周子聪上学了,为这么点钱不值当的去找乔三儿。”

  我听完他的话心里觉得也是这么个事儿,为几百块去找人家,还得麻烦韩子峰,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于是这件儿事就这么搁浅了。

  礼拜天的时候我推着自行车往外走,周子聪忽然追上我问:“王宇,你去找小偷了吗?”

  “小偷太多了,这事儿不太好办啊!”我这样说道。

  “那……那我还欠你钱呢……我现在没有钱还……”周子聪脸上瞬间一副难为情的样子。

  我了解他的心情,他以为我去找小偷后能把他的钱要回来,然后他再还我钱,但是现在小偷没找到,也就是说这样的话他得还我500块。

  “没事儿,先花着,以后再说。”我拍了下他的肩膀,不知道是给他鼓励还安慰。

  我俩聊了几句他就上了公交车走了,徐晓华约我去打台球,我没有理他,因为我要和周梦然去吃肯德基。

  刘金鑫还有谭伟也围了这边,他们几个在抽烟,我就在等周梦然出来。

  他们的烟还没有抽完,周梦然也没有出来。

  我的电话响了,是个陌生号码。

  “喂……”

  “王宇吗?快来啊!周子聪让我给你打的电话,他发现小偷了。”电话那边是我一同学。

  我听到后第一件事儿就是想找乔三儿,这时周梦然也从校门口走了过来,看见我后推着自行车就过来了。

  “你先去肯德基吧,偷周子聪钱的小偷找到了,我过去看看。”说完我又对徐晓华几个人说:“走,抓小偷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