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奶奶家睡觉第二天早晨我必须得早起,因为要赶在她奶奶醒来之前离开这里。

  我把手机闹铃调到5点半,昨晚睡得不是很晚,我和周梦然什么也没有干,我俩现在就停留在亲亲摸摸的层面。起床后周梦然迷迷糊糊的问我干吗去,我说我得走啊,不走的话你奶奶就起来了。

  周梦然穿着睡衣轻轻的开门送我出来,并且还和我吻别。

  “以后咱俩去开房吧,哈哈。”站在门口我开玩笑的说,也没有洗脸,笑起来总感觉眼屎快要掉下来了。

  “去个屁,快走吧你。”周梦然摆摆手白我一眼。

  虽然我还挺困,还打了个哈欠,但是心情还是挺愉快的。

  冬天的凌晨5点多天还是黑的,雪已经停了,外面的世界全是白色的,可真是银装素裹呀!我挺兴奋的,走了两步直接在雪地里蹦跳起来,刚才的困意已经全都没有了。

  我拿出手机给刘金鑫和谭伟几个人一人发了一条信息,我知道他们现在还在睡觉,但我就是想吵醒他,让他们讨厌我。

  我的内容是:起床吧,一起喝羊汤去。

  这个天儿这么冷,早晨起来喝一碗羊汤是多么的舒服啊。

  走出小区我站在路边打车,这个点有卖早点的了,但是出租车却少的可怜,兴许是有雪的缘故吧,我等了10几分钟却没有拦到一辆出租车。

  北风呼啸,把我冻的都快站不住了。

  这时一个晨练的大爷从我面前轻柔的跑了过去,我忽然冒出一个想法,我倒不如跑回家。

  就这样,我选择了跑步回家。

  跑了没有5分钟徐晓华给我打电话过来,他问我在哪儿呢,我说在马路上晨练呢。

  徐晓华打了个哈欠,语气慵懒的说这么大的雪你别怕丢了。

  一听他的声音我就能判断他现在肯定是在网吧,这孙子昨晚又包夜了。

  “一起喝羊汤去。”我对着电话说。

  “好啊!你请客吧,我的钱全上网了。”徐晓华说。

  刚挂了电话一辆出租车从对面晃晃悠悠的开来,我伸手拉住往网吧开去。

  我俩来到羊汤馆时人家老板刚刚开门不久,煮老汤的大锅没有冒热气,我对徐晓华说你给刘金鑫打电话,我给谭伟打电话,把他俩忽悠起来,天都快亮了还不起床。

  说这话时我一脸的奸笑。

  于是我俩就开始打电话,刘金鑫的电话是第一个接通的,徐晓华嗓门特大,他冲着电话说你丫赶紧起来,外面地震了。

  谭伟的电话却一直没接,打了第二遍还没接我就挂了电话。

  这时的徐晓华还在对电话喊,你丫快来喝羊汤,擦,你要是不来我待会儿就去你家敲门。说着说着忽然他拿着电话看了一眼,然后又骂道,我擦,他竟然挂我电话。再拨过去已经关机了。

  我哈哈的笑气来,“哈哈,他都直接给你挂了,他现在睡觉做梦都会骂你。”

  喝羊汤时,徐晓华眯着眼睛差点就要睡过去的样子看着我问:“你怎么起的这么早?你干嘛去了?”

  “锻炼身体呀,怎么了?”我说。

  “擦,得了吧,你还锻炼身体,我怎么那么不信呢,你不会也去网吧包夜了吧。”

  我这人还真的不喜欢上网包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对网游之类的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我现在几乎很少去网吧玩。

  我深深喝了一口汤说:“我早起就是晨练,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人不好上网。”

  忽然徐晓华放下筷子哈哈大笑,然后指着我说:“莫非你和周梦然开房去了?”

  我轻轻摆手,有点鄙视的看着他说:“我连身份证都没有,怎么去开房?”

  徐晓华有些无奈,指着我说你这人太不地道了,做什么事儿还神神秘秘的,切。

  我没有搭理他,指了指他碗里的汤说你赶紧吃吧,这都堵不住你的嘴巴,你要是不吃我待会儿可不买单了。

  前面提到过几次,我们市的人有这样的饮食习惯,也就是早晨喝羊汤的习惯。现在是6点多了,开始上客户的时间。

  忽然门口开开,3个头发很短一脸凶狠像的人走了进来。

  屋子里的炉子不是旺,本来温度不是很高,这几个人进来一开门夹杂着一股凉气瞬间袭便整个房间。

  “老板,来三碗汤。”其中一个眉角处有一道疤痕的人说。

  三人坐在我俩旁边的的位置。

  我用眼睛的余光看了下,判断出这3个人肯定是混子,从这造型就能看出来。

  羊汤馆本来就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

  我和徐晓华喝完后我结了帐就走出外面,走出来后外面的景象把我惊倒了,雪白的路上停了7、8辆汽车,从几万到几十万的款式都有。这倒不算什么,关键是车外面的人,大概有几十个人吧,手里都拿着钢管或者棒球棍之类的,羊汤馆前面的路本来就不是很宽,这下好了,车和人都堵满了。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杀机。一看就知道即将有一场大战拉开序幕。

  我想起屋子里那三个吃饭的人,莫非这些人是他们的小弟,还是仇人。如果是仇人的话那外面这些人为什么不杀进去,而是冰天雪地的都站在这里干嘛呢!

  徐晓华点上一支烟说了声我擦,怎么多人。

  他的声音不大,但这条巷子里现在又没有行人车辆来往,所以挺安静的,他的话被旁边一个混混给听到了。

  “你说啥?”那混混问道,并且犀利的瞪着徐晓华。

  徐晓华这人底气挺足,不管做什么都有自信,打架这事儿他更不害怕,不得不说,他这人就是有魄力。虽然面对的是这么多混混,但他就是不怕,他轻轻扬了下头发,说:“我说啥管你屁事。”

  说完还吐出一口烟雾,一副不服气的表情。

  最q新2…章节上@酷y匠GB网

  我怕吃亏,毕竟对方那么多人,于是拉了他一下,小声说:“走吧。”

  可是想走却不是那么容易,对方毕竟是混混,只见那个混混一把拉住徐晓华的袖子,说:“你他蚂的找死?”

  万幸的是虽然眼前这么多混混,但是只有这一个混混和我争吵,另外那些全都一动不动的站在雪地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