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爬起来想拽她,忽然看见一个有点熟悉的面孔在旁边闪过,他似乎阴冷的看了我一眼。我想再次确认一下时,他却急匆匆的走进了人流中。

  ‘)酷匠m《网#&首*发M

  这人是谁我一时想不起来了,但我就是在那里见过她。

  “我想吃冰激凌。”我站起来后,周梦然拉着我的手说。

  看她可爱的样子,我也没有继续再想刚才那个人,而是拉着她往亿豪商场里面走。

  我俩在商场里逛了几圈,快9点了,商场也要关门了,我们走出商场时外面已经铺天盖地都是雪了。

  周梦然甚是激动,挣脱开我的手就跑进了雪地里,一片跑还欢呼雀跃起来。

  受她的气氛感染,我也像个孩子一样喊着追随而去。

  这时的广场前面人已经少了很多,除了购物的出来开车之外,没有其他的闲人了。在电动车的停车处,我看见3、4个人坐在电动车上抽烟,雪花飞舞,除了傻子谁还会在雪地里抽烟。我比较好奇,借着广场前面的路灯仔细看了一眼,我顿时傻眼了,刚才看到的那幅面孔再次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这眼神像是狼狗的眼睛,比这寒冬的天还阴冷十几倍。

  这时周梦然拿着一个雪球朝我打过来,我还在迟钝状态,所以这个雪球结实的打在我的脸上,雪都跑进我的眼睛里了。

  那边传来周梦然开心的笑声,打到我后她还往远处跑。

  此时我一点都感受不到快乐的韵味,因为远处那个面孔不是别人,就是上次在这里偷周梦然的钱包,然后被我带人抓到的那几个小偷。

  我没有去追周梦然,而是擦了下脸上的雪拿出了手机,我给周梦然发了条信息,告诉她别回头,赶紧去路边打车走。

  她现在这个距离正好离马路挺近,那几个小偷一直坐在那里肯定是找我报仇的,这些小偷小鬼一样,一旦缠上一个人,那可就不撒手了。对他们而言,我就是他们眼中的敌人,阻挡他们发财的敌人。

  周梦然不光学习好,智商也高,尤其遇到这种突发事件,只见她发下手机很淡定的朝我看了一眼,然后一边又拿起一个雪球,戏耍着就朝马路边跑去。

  远处几个小偷并没有搭理周梦然,我余光看去,他们还抽着烟盯着我。

  我该怎么跑掉呢,我的自行车还在那边停着,这时如果我去骑自行车的话肯定等于自投罗网。想了几秒,我决定把自行车扔在车里,到明天再来骑,如果丢了的话就当破财免灾了。

  于是我想都没想,像兔子一样撒腿就跑。

  雪天路滑,我才跑了十几米就跌倒了,挺狼狈的趴在了地上,我迅速爬起来回头看去,只见那几个小偷匆匆的朝我追过来。

  我心里暗自庆幸刚才让周梦然先走了,要不然现在肯定挺麻烦的。这样想着我迅速爬起来就跑。我朝着大马路跑,一边跑还一边回头看有没有出租车,都怪今晚这大雪的缘故,路上的车辆也少了。

  我就这样跑着,跑一会儿就回头看一会儿,那几个小偷还真特玛的不泄气,看样子非得把我抓住报仇了。

  这时我听见后面有车喇叭声,回头一看正好是一辆出租车,于是我急忙招手。

  坐进出租车里后我回头望去,那几个小偷已经在路边停下了。

  我惊魂未定,拿出手机给周梦然打个电话,想问她到家没。

  司机问我为什么跑,我说我上次抓了个小偷,没想到今晚他们想要报仇。他说太可恨了,这些小偷大多数是外地的,并不是本地人,不过他们来这里干活都得交保护费,咱们市里有个地痞专门管着这些小偷的。

  我听着她的话给周梦然打完了电话,她说已经快到小区门口了。

  这样的话我也就放心了。

  挂掉电话后我第一个念头就是想找韩子峰打听一下,我们市到底谁管小偷,我要去找这个人,教训一下刚才找我麻烦的那几个小偷。

  出租车还没到楼下我的手机又响了,是周梦然的。

  “我到了,在我奶奶家呢,你到家了吗?”

  “快到了……你注意安全,早点休息。”我说。

  “我想让你来陪我。”周梦然娇滴滴的说。

  出租车这时已经到我家楼下了,正当他要按表停车时我摆了下手说接着开。

  忘了是有多久了,我俩好长时间没有单独在一起了,在出租车上我激动的够呛,我回忆起周梦然细长雪白的长腿,还有那光滑的肌肤,顿时从嘴里冒出一句“快点师傅。”

  “这么大的雪,还怎么快。”司机不太愿意的说。

  “没事儿!”我有点羞愧的说道。

  可见我现在是有多想见到周梦然。

  现在来她奶奶家我已经轻车熟路了,不过我从出租车上下来后并没有急着上楼,而是给周梦然发了条信息,她告诉我她奶奶正在泡脚,还没有睡觉,让我再等一会儿。

  我去,外面的雪越下越大,我就这么站在外面快把我冻死了。这个时候我倒是想喝一口白酒,或者点上一支烟。我来回躲着脚取暖,她奶奶家住的是老式的板楼,我在楼道门口轻轻跺着脚声控灯就亮起来。没辙我只好怀抱着身子取暖。

  周梦然给我发信息问我冷不冷,我说你下来试试,你大冷天站雪地里试试冷不冷。然后周梦然就说让我再坚持一会儿,一会儿她奶奶就睡了,现在已经泡完脚了。

  等到她奶奶完全睡瓷实之后,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

  我捏双手捏脚的进了周梦然的房间,两只脚都冻得失去了直觉,耳朵也仿佛要掉下来了。

  周梦然挺关心的说哎呀亲爱的,冻坏你了,来,让我温暖一下你。说完她一下抱住我,然后眨巴了下眼睛看我一下,张开嘴就吻住了我。

  还别说,这一招还真灵,愣是让我感觉到了温暖。

  这种感觉太刺激了,简直就是从地狱到了天堂。再想想外面的天还在飘着鹅毛大雪,冰天雪地的,一下来到开着暖气热乎乎的房间里,真的是太享受了。

  我俩吻着吻着就倒在了床上,我的手开始不老实了,周梦然打我一下说:“我给你倒热水泡泡脚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