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呼吸急促起来,并且小心脏砰砰的跳,说实话,我这个人色是色,但胆子挺小,虽然和她经常开有些玩笑,还讲荤段子,但此刻她就这么安静柔弱并且满怀感情的站我面前,我却紧张起来。无法让情怀落地。

  “总之谢谢你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哥们儿。”苏婷婷说完,再次拥抱了我。

  这种情况下,我多少会有点反应的,加上中午吃饭时喝了一瓶啤酒,现在还憋着尿,下面早已经涨的不行。

  “那个,我……我去趟洗手间。”说完我就溜进了厕所。

  从厕所出来后我又和苏婷婷聊了半天,屋子里挺暖和,她买的西瓜割了几块儿给我,我俩就吃着西瓜聊着天。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正当我准备离开时忽然有人敲门,苏婷婷说有可能是我的朋友,说着然后去开门,可是门打开后进来的却是警察。两个年级不是很大的警察叔叔。

  苏婷婷站在门口都惊呆了,很显然这两个警察把她吓到了。

  不光她吓到了,我也吓坏了,心想难道苏婷婷这几天做了非法的事情吗?

  “你好,我们是市局的,有人举报你这里从事非法卖淫活动,请把身份证拿出来我看看。”其中一个警察说。

  我一听眼睛差点掉地上,尼玛的,非法卖淫活动,我勒个去,苏婷婷是护士,我特玛是学生,怎么就卖淫活动了。这个小区住了不少二奶小三之类的,我也听说有一些做兼职的小姐也在这小区租房子住。但是苏婷婷是清白的呀,别人不了解她,我还不了解吗?

  “警察同志,你们搞错了吧,我卖淫?我是人民医院的护士,我怎么会卖淫,谁举报的,是不是恶作剧?”苏婷婷站在那里一个劲儿的问。

  警察没有搭理她,粗暴的推了她一下说:“赶紧拿身份证,要不跟我们回局里。”说完后他犀利的看我一眼,问道:“还有你,你是干嘛的?”

  “她是我朋友,我来玩。”我语气生硬的说,我才不怕他们呢,我俩什么都没干怎么会怕呢。

  苏婷婷的眼睛顿时沾满了泪花,她有些僵硬的走进卧室,不一会儿拿出身份证和房产证来,“你们看,这是房产证,房子是我的,我的工作卡,我真是人民医院的护士,我怎么会卖淫呢,他是我的朋友,今天来找我玩,他是个学生,四中的学生。”

  警察接过她的证件左右看了看,然后表情略带狐疑的递给苏婷婷,这时另一个警察的手机响了,简短的说了两句就挂掉了。

  i看}正版k章节上*y酷q匠网L、

  “王队,错了,是5号楼。”他对前面的警察说。

  “这是几号楼?”

  “这是4号楼。”

  我一听尼玛更生气了,敢情儿是走错了楼号,这他蚂不气人嘛,有你们这样的警察吗?办案子一点都不细心,幸亏是查了证件,要不把人抓走,按一个卖淫的名号,气死人不偿命啊。

  “我这是四号楼,你看房本上带着。”苏婷婷说。

  警察网上推了下大檐帽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走错了,不好意思。”说完俩人竟然走了,还把门顺便给带上了。

  “太他蚂的气人了,差一点就被冤枉了。”我一屁股坐在沙发里。

  苏婷婷舒了口气,小脸红红的,刚才的泪花现在终于落下了眼泪。看来心里多少有些委屈。

  “破警察,怎么这么不小心,我怎么就成卖淫的了,我还以为是被人陷害了呢。”她说。

  我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都快吃晚饭了,于是我喝口水说:“你不是上夜班吗?该走了吧,我也该走了。”

  我俩一起出了小区,我骑自行车就回了家。

  我刚在路上瞪了几下,一辆出租车缓慢的驶来,“王宇,谢谢你啊!真的谢谢你……”苏婷婷在车里朝我摆手,笑颜如花。

  我说了句不用谢,真的不用谢。然后看着出租车又缓缓的开走了。

  忽然下雪了,天上飘下了雪花,一大片一大片的,下的还挺急的。路灯也在这时都亮了起来,一盏接一盏。把雪花照成了橘黄色,显得更大片了。

  我停下车子,拿出小米手机拍照,然后又给周梦然打电话,告诉她下雪了。

  “是啊!天啊!太美了……”电话那头,周梦然站在阳台上说。

  “明天早上咱去公园的堆雪人吧!”我说。

  “今晚就堆,待会儿吃完饭咱们出去玩去。”周梦然活泼可爱的说。

  挂了电话我就往家赶,争取最快的速度吃完晚饭。

  由于我期末考试考的不错,进步挺大,加上在家最近学习也挺用功努力的,所以放寒假后父母管的不是太严。

  回到家我妈妈正在炒菜,炖的排骨,一进门就一股肉香味道。

  吃饭时我妈问我,明年升高二时的期末考试能不能争取到前十名,我说差不多,应该没有问题。我有这个信心,真的,自从我开始学习后,我忽然觉得这些数学题也不是很难解,历史、政治一段一段需要理解和背诵的内容也不是那么复杂。所以我有这个信心靠进前十名。

  吃完晚饭我就骑自行车去找周梦然,我俩约在亿豪广场前面见面,等我到这里时路面上已经可以见到一层白色的雪花了。

  广场上人好多,嘻嘻哈哈的打雪仗,在雪中嬉笑追逐。

  音响放着范晓萱的《雪人》,这一下雪还真的挺有情调的。

  周梦然没骑自行车,而是打车过来的,我远远的看见她从路边一辆出租车上下来。我想来个恶作剧,于是我用力攥紧一个小雪球,趁她不注意跑她身后,一下塞她脖子上。

  她下了一跳,都尖叫起来了,周围有路人看到也哈哈的笑起来。

  我哈哈的笑起来,周梦然一看是我,顿时气得小脸通红,嘴巴嘟嘟着,挥着小拳头就朝打来。

  古人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看见她打我我就跑,地下太滑,我没跑几步啪的就摔倒了,弄的满脸都是雪花。

  “让你欺负我,活该。”周梦然轻轻的踢我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