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我上了这辆宝马车,跟着徐晓华来找韩子峰,才是第二件让我在学习上引起动摇的事情。

  话说宝马车行驶了十分钟左右,我们市本来就不算大,开宝马的小伙儿也就比我大几岁,但驾驶的技术却是相当的娴熟,在车流中窜来窜去,不一会儿便来到我们市外环处的一栋大楼地下停车场。

  这栋大楼从外面一看就是新建的,一些门头房还没有被开发,前面的广场也是异常的冷淡,连个车都没有。但是停车场里却大相径庭,几乎每个车位都停了车,令我惊讶的是,这些车还都是一些挺名贵的进口车。我下了车巡视一圈,看到的最垃圾的车也就是辆帕萨特了。我竟然还看到一辆挂着政府单位小号牌照的雅阁。

  “走吧!峰哥和三哥在上面呢。”开车的小伙儿对我俩说。

  我看了徐晓华一眼,心想这是哪里呀!看外面也不像是有人住的地方,更不像是办公的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车呢!

  “你姐夫让咱俩来干嘛?”我小声问他。

  “不知道,玩呗。”徐晓华一脸的痞像,点上一支烟吹起了口哨。

  我们三个顺着停车场的过道往前走,进了一部电梯,在电梯门关上那一刻,我看到了旁边停着一辆英菲尼迪,好像是三哥的。

  电梯来到8楼,出来后我们又顺着过道拐了好几个弯,楼道连应急声控灯都没有,黑乎乎的。关键是走了一路连个人都没有。要不是事先知道来找韩子峰,还有徐晓华陪我身边,我特玛都有些害怕。

  终于我们在一扇暗红色的防盗门前停了下来,小伙子按门铃,我看见门上面还有一个红外线的摄像头。

  大约过了5秒钟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五大三粗一身黑色的大汉,他和小伙子对视几秒后,就放我们进去了。

  进去后我豁然开朗,原来这特马是个赌场,里面真是别有洞天啊,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场面比港台电影里那些赌场小不了多少,来回的还有穿着制服的服务员,真是太让我开眼了。

  不过我顾不上多看几眼,因为小伙子领着我们就往里面走。

  “哎,我擦,怎么跟电影似的。”徐晓华傻傻的说。

  我只顾点头,无暇顾及他。

  我们又来到一间防盗门前,进去后才发现韩子峰和三哥都在里面,还有2个社会人也坐在里面,他们都在数钱。

  真的,是在数钱,而且一人手里有一摞前,厚的让我咂舌。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整间屋子都快堆满了。

  三哥见我进来朝我笑了笑,嘴里叼一只雪茄。

  “来,快点,半忙点钱。”韩子峰招呼道,“点钞机坏了,三哥也不相信那东西,就只好叫你们来点钱了。”

  原来是这样。

  我坐下后整整数钱数到天黑,几个小时的时间都是数钱,我都快吐了。

  我数钱时不时的抬头看窗外的天空,从有太阳到没有太阳,我头一次觉得数钱时的时间是真么的枯燥乏味。

  就在我们快要数完时开门进来两个小姑娘,这俩人又放下一个袋子,还说了声这时刚才的收入。

  我听完这话打量一下皮袋子,大概怎么也得有个十几万,我特玛都快疯了,这钱赚的跟大风刮来的有什么区别。

  也正是这样,直接令我世界观毁掉,一点想上学的动力都没有了。

  “你看看三哥,一天啥都不干,就守着这个赌场,几十万到账。”韩子峰甩着手,好像抽筋了。

  我羡慕死了,我简直要给三哥跪下了,我忽然想起下午在苏婷婷那里,她告诉我的那些话,在社会上还是有钱管用,除此之外全是狗屁。

  不过这种念头我并没有想的太深,它也没有完全的扭曲我的世界观,因为往后的时间里,我还是每天都好好的学习,一起和周梦然取长补短的长进知识。我虽然也见过这么多钱,见过那么多世面,但我还是觉得周梦然说的对,只有好好学习,把知识装进自己的大脑和身体里,才能完全的充沛自己,知识就像是无穷的力量一样,在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就会体现出来。

  “差不多了,洗洗手,待会儿一块吃饭去。”三哥把钱一捆一捆就跟捆大葱一样扔进了保险柜里,然后把雪茄放下,眯着眼睛笑起来。他这种表情太财大气粗了。完全就是有钱人的那种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的韵味。

  "…酷@匠网永$^久j免f费4{看小)s说

  我洗了手趁着他们抽烟聊天时走出了房间,来到了赌博的大厅里,怪不得停车场里那么多豪华汽车呢,原来都是这些人的。

  就在这我非常新鲜的左看右看时,忽然一个人拍我肩膀,我一看是李洋。

  他朝我笑,并且挺友好的掏出烟给我。我摆手示意不抽,点了下头说:“你怎么在这里?”

  “我一直在这里呀!这是三哥的场子,我也有股份。”李洋点上烟得意的说。

  我点了下头,心想正好为了苏婷婷的事儿找他,还愁着怎么找呢,这下倒好,直接遇到了。

  “你来这里干嘛?”李洋也有些吃惊,毕竟这地方不是一般人能来的。我估计警察来都不太好找。

  “三哥让来玩了……”我轻描淡写的回答道。

  李洋点了下头,哦了一声。

  “走,里面坐会儿,喝茶去。”

  我跟着他又回到屋子里。

  进去后三哥已经泡了茶,见我回来后吆喝我喝茶。

  瞬间屋子里飘起一阵茶香,不用猜,肯定是好茶叶。

  喝茶时他们都在开着玩笑话,我插不上嘴,但我心里一直想着苏婷婷的事儿,我得问李洋帮她要点分手费呀!我都答应苏婷婷了,要是办不到的话我多没面子。

  “你跟苏婷婷这就分手了?”我见缝插针的问道,并且笑眯眯的看着他。

  大伙儿都不说话了,都不明白我这话什么意思。也就是只有李洋自己知道了。

  “啊!分了,不分怎么着,妞儿不有的是嘛。”李洋抽着烟,得瑟的说。

  “我觉得吧,你们是个误会。”我温柔的说。

  “误会?都被人玩完的货了,关键还被下面的人玩了,我干脆撞死得了。”李洋一口把茶水干了,挺气愤的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