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这事儿也差不多了,说来说去还都是自己的人,犯不着弄的太僵。于是我轻轻的颇有礼貌的拍下老四,我说四哥算了吧,用不着吧。其实我看见老四脸上喝酒喝的通红的,身后又跟着几个流氓作风的混子,万一真是要动手,再闹出什么事儿来。

  老四看了下我,我脸上还有伤呢,不知道他是真心疼还是假心疼,用右手在我的眼角处摸了一下,还挺慈祥的,说:“擦,这都有伤口了还算了?不行,去医院看看吧。李洋,你拉着去,我擦,你要是整出个事儿来,谢天宇不和你没完。”

  老四的口气有些大,吓得李洋感激过来搀扶我,“走,去医院,去医院。”

  “不用,没事儿。”我说道,我问徐晓华和刘金鑫他们,他们也摇头,眼神示意我不用去医院。潘伟挨揍最厉害,站在一旁那死样我看着还想笑,我心里想你现在虽然跟我混,但是今天你就是被打死我也不可能大动干戈替你平事儿。

  “擦!李洋,你小子就他玛的有点臭钱得瑟呗,你不能什么人都欺负呀!”老四估计也是喝多了,说起话来越来越大。

  李洋挺听话,点着头答应着,但是就脸上一看就是害羞的样子。

  “算了吧四哥,没事儿了,你快走吧。”我这样说。之所以我这样说是因为苏婷婷在我背后捅我,我明白她的意思,她是想把眼前这个局面给化解了。

  看}g正N\版@*章T6节Z{上,'酷匠网`

  老四朝我笑了笑,没有说话,转过头对李洋说:“行了,都是兄弟们,以后都注意点就好了,我先走了。”

  老四带着人走后李洋忽然像疯狗一样踹向吴伟,一边踹还大声的骂道:“你大爷的,你眼瞎还是活够了……”

  吴伟被生生的踹在地上,李洋嘴里所有恶毒的语言全都骂了出来。

  剩下的那些李洋的兄弟都没有上前拉的,也没有说情的,吴伟就这样被挨揍着。

  忽然吴伟做了一件令我大吃一惊,也令在场所有人惊讶的事情。

  我上前拉李洋,不让他再打吴伟,因为我心里觉得也就行了,打几下就可以了,不用非得往死理打,可是就在我将要拉李洋时,忽然吴伟趴在地上一下挪到苏婷婷身边,因为苏婷婷就在我身后。

  “婷婷,你跟洋哥说几句好话,求你了,求你了。”吴伟鼻子嘴角上全是血渍,都快哭了,两只手拽着苏婷婷的靴子,差点撕破她的丝袜。

  苏婷婷吓了一提,尖叫着跳了一下,“你干嘛!”她喊道。

  “求你了。”吴伟还求情道,“看在咱俩以前的感情,你就帮帮我。”

  我擦,他不说这句话还好说,他这么一说,不光苏婷婷脸上当时就红了,更疯狂的是李洋,他先是楞了一下,估计没缓过神。

  “我擦,你说什么?刚才说什么?”李洋上前拽住吴伟的头发,猩红的眼睛瞪的像是牛眼一样。

  “没,我求你了洋哥我错了。”吴伟低着头说。

  李洋踹他一脚,不在搭理他,而是走上前看着苏婷婷,“他说你俩有感情?什么时候的事儿。”

  男人最忌讳的就是这种事情,怎么能够容忍自己的女人有其他的爱情故事呢!即便是知道有,但是不清楚曾经那个前辈是个什么样的人,也就不会那么在意。可今天不一样,前辈直接撞到一起了。

  要说吴伟这人就是欠揍,真的是欠揍,真的是太贱兮兮了,你说你挨揍就消停的挨揍呗,干嘛非得讲出来,你这样把苏婷婷也给连累了。

  “你听我说,她之前跟我谈过几天,但就几天,马上分了。”苏婷婷前面给我说过,她是喜欢这个李洋的,所以她刚才说话时语气有些激动,还带着一点害怕,就怕会失去李洋。

  “你俩好过,擦!你瞎眼了,能看上她,擦,你给我滚,我特马没面子了。”李洋火冒三丈,像这种有钱的富二代找个妞儿就跟找个充气娃娃一样,想换就换根本不用思考。

  “李洋你听我说……”苏婷婷还想解释。

  “滚!”李洋严肃的说道,语气里透着冰冷。

  我站在一旁也不知道干些神马好,说几句好听的吧此刻也不知道说啥好,忽然苏婷婷伸手去拽李洋,但李洋挺绝情,直接一把就推开苏婷婷,还要动手打她。

  这时我立马抱住苏婷婷,并且挡住了李洋的胳膊,“你至于吗?欺负女人干嘛!”我也火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和苏婷婷的关系走的越来越近,像是姐妹,又像是异性闺蜜。看见她受欺负,我也有些受不了。不夸张的说,现在除了周梦然在我心里的地位很重之外,苏婷婷也变得越来越重了。

  李洋毕竟是给我面子,没有朝我发火,而是怒吼一声,一拳打在旁边的辉腾车玻璃上。豪车就是牛,玻璃愣是没破。

  旁边一些人都吓得噤若寒蝉,大气不喘,我思考了一下,没有和李洋打招呼,拍了拍苏婷婷的肩膀说,“走吧!”

  苏婷婷眼泪流了出来,看来她是真的爱上了李洋,但是这种爱又有什么用呢!人家不爱她了,李洋这种有钱人说白了根本就没有爱情,有的只是生理,也就是想玩玩苏婷婷罢了,时间久了,玩腻了就拉到了。

  我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回头对徐晓华那些人说了声再见,然后上车准备送苏婷婷回家。

  苏婷婷搬家了,自从和李洋搞对象后就有了钱,现在住在我们市中心的一套公寓里,听说这里住的全都是二奶、小三、小姐之类的,我下出租车后司机还朝我眨眼,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行了,你别考虑那么多了,李洋不也就是个混混嘛。”坐在公寓里,我安慰起了苏婷婷。

  她住的公寓是一室一厅的,挺宽敞,精装修,大落地窗被奶色的窗帘遮住,显得挺高端大气的。如同西式的风格。房间里略微发暗,苏婷婷抱着双腿窝在沙发里哭泣,像是一只受了伤找不到疗伤药的小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