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娘走后,我鄙视的看着徐晓华,“你丫不是有宋紫琪嘛,怎么还勾搭上比你年龄大的了。走到哪里勾搭到哪里。”我这人不是装,虽然我也不是什么单纯的人,但我打心眼里喜欢男人见到美女就热情似火的勾搭,真的,我一点都不习惯这样。虽然我后来也变得油嘴滑舌满嘴跑火车,但现在我起码不这样。

  “擦!管你什么事儿,我愿意。”徐晓华开玩笑的说,并且还鄙视的看了我一眼。

  “你就是贱。”我回道。

  没想到我说完这句话,徐晓华下面的话却让我一下哑口无言,甚至对他的话一点反驳的力气都没有。

  “擦!你知道宋紫琪和哪个老师在一起了吗?你是不可能知道了,咱们刚来四中时,高三有个体育老师你知道吗?后来离职了,不干了,宋紫琪就是和他在微机室做见不得人的事儿,这事儿我没和你说,虽然宋紫琪现在和我一直很好,我俩很相爱,但我心头解不开这个结呀!这就好比将来你结婚了,但你听说原来你在你没结婚前,你媳妇儿和别人睡过觉生过孩子一样,多别扭,多憋屈啊!我这并不是花心,我就是心理不满足,有些窝火啊……”徐晓华点上一支烟,语气起伏不定。

  我不知道他为啥大清早的就发火,虽然他的表情和语气并没有发火的韵味,但我从他的眼神里可以看得出,他的确挺窝囊的。

  所以,我也没有说话,因为我想起了刚进四中时,在微机室看到的那一幕。

  也是,这事儿要搁我身上,我也会感到别扭。

  我一句话不说,徐晓华只是静静的抽着烟。

  忽然谢天宇办公室的门开了,谢天宇、三哥还有韩子峰和范腾飞走了出来。

  “宇哥!”我立马站起来问道。

  谢天宇朝我摆了一下手,点头微笑。

  “中午来喝酒啊!”他呵呵的笑道。

  我赶紧点头答应。

  “兄弟,走,跟我去我家,再给我儿子补课去,你吃早餐没?我请你喝羊汤去,哎呀我擦!好多年没喝了,想想都流口水。”三哥笑呵呵的说道。

  我点了下头,就当答应了。

  这种时候,虽然我又饿又困,但总不能说不去吧。

  “三哥,你在里面都快憋死了,再吃羊肉当心上火更厉害,那玩意儿受不了啊!”范腾飞大声的说着,胖脸盘像个向日葵。

  “我现在出来了,待会儿回去让你嫂子好好伺候一下我。”三哥说。

  我们一些人都哈哈的笑起来。

  我跟着三哥进了电梯,徐晓华并没有跟来,他待在这里和韩子峰一起,中午我们还要喝酒给三哥接风。

  电梯直接开到地下停车场,一辆崭新的英菲尼迪M37轿车停在那里。

  我刚坐进车里,三哥就问我,“咱们市里现在哪里的羊汤好喝?酒厂边上那家还在吗?”

  看样子现在他对市里的情况一点都不了解了,我们市最好喝的羊汤就是酒厂边上的一家,几年前就搬家了,现在都进了市中心了,并且还开了分店。店老板都传到儿子身上了。

  “早搬家了,现在在市中心呢!”我说。

  “擦!特码的我都与世隔绝了。”三哥说着,挂上D档,一脚油门车子轰鸣而去。

  不一会儿在我的指挥下车子驶进市里,来到羊汤馆门口。

  我们市有个饮食习惯,就好比北京人喜欢早晨喝豆浆吃油条,武汉人喜欢吃热干面一样,我们这里的早餐也比较丰富,但是少不了羊汤。一般9点之前,羊汤馆的生意也挺火爆。

  羊汤点门口比较小,已经被汽车和电动车沾满了地方。

  我和三哥走进羊汤馆内,一股膻气扑鼻而来。

  “老板,来一斤。”三哥喊道。

  通常早晨来喝羊汤的人有三种,一种是熬夜打牌的人,喝碗羊汤补觉。第二种是宿醉未醒酒的人,一碗羊汤下去,可以醒酒的作用。第三种是上夜班的刚下了班,来喝完羊汤暖暖身子然后回去睡觉。

  所以,综上所述,早晨起来的羊汤馆,的确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

  屋里人挺多,我和三哥在靠近门口的桌子旁就坐了下来。这里已经有俩人在喝了,所以刚好可以再坐下俩人。

  羊汤馆不像大饭店,装修辉煌、空间宽绰,这种地方就如同小面馆一样,地方非常的狭窄。吃饭的桌子也小,就是长方形的大概有1米宽1米半长,上面全是油渍。但喝羊汤不要挑剔这些,往往越是条件差的地方,味道越正宗。

  要是宽绰的话,下面的内容也就不会产生。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和三哥喝到一半时,就和旁边的人发生了争执。

  情况是这样的。

  前面说过,在来前,这张桌子上已经有俩人在喝了。所以我和三哥就坐在外面,靠近过道的位置。

  “我擦!这味道,真的绝了,世间最美的味道啊!”三哥嚼着羊肉,然后深深的喝一口羊汤说。

  “哈哈!我也这么觉得。”我说道。

  可以这么说,我很理解三哥的心情,毕竟在里面关了那么多年,对于一个喜欢喝羊汤的人来说,真的挺折磨人。这样说吧,你让一个吸烟的人一天甚至一个月不吸烟,你看这人会有什么样的变化,肯定会抓耳挠腮。

  “以前我天天都喝,几天不喝的话就会难受,这东西比鲍鱼鱼翅好吃的很。”三哥笑呵呵的说。

  我俩吃到一半时,里面两个小伙子已经喝完了。用纸巾擦了下嘴巴,一人点上一支烟起身就往外走。

  这俩人一看就不是普通上班的,俩人都有黑眼圈,当然,他们也不是上夜班熬的。剪得很短的发型,和手上的大金戒指来看,这俩人肯定是混社会的。

  “靠边!”其中坐我里面的那个小伙子推我一下说,语气挺生硬。

  我先是愣了一下,他推我时挺急促,我正端着碗和羊汤,这一下差点洒了。

  最新'.章/节上…v酷匠)网#

  我放下碗抬头看他,没有说话,他却蹬我一眼,“看什么看?”这小子直接就骂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