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北监狱距离市中心有30多公里的距离,60年代建的,后期又经过翻新,从外面看,3、4米高的围墙一水的灰色,上面有炮楼和铁丝网。我第一次来这里,这画面竟然让我想起《越狱》这部美剧来。

  听大人说,龙北监狱这个地方以前全是坟地,还挺邪乎的,附近村子有个醉汉晚上喝醉酒在这里遇到过女鬼,这个人吓得跑回村子喊人,然后就疯癫了。像是得了病一样。

  这只是听说,也不知道真假。有次我在贴吧里看到过,说是北京的五道口以前也是乱坟岗,说清朝时期菜市口绞刑后的犯人都扔到五道口,后来也是经常发生一些闹鬼的事件,然后再后来就建大学,来增添人气冲击阴气。当然帖子的内容真假难辨,不过好像都一个事实,那就是经常闹鬼的地方后来都挺繁华的。

  又说远了。

  车子挺稳后,前面两辆车呼啦下来十几个穿戴整齐的汉子,都是短发,下车后个个开始点烟抽。我肚子咕噜叫了一声,回头看见徐晓华正擦着嘴上的油渍,然后从韩子峰的兜里掏出苏烟点上。

  “我擦,你吃饱了?我还饿着呢。”我瞪了他一眼。

  “来,抽只烟,这样就不饿了。”徐晓华无赖的说。

  我正要踹他,忽然前面大铁门开开,韩子峰和范腾飞还有一帮兄弟呼啦围上去。

  看这样三哥应该出来了。

  果不其然,我顺着人群望去,铁门打开,一个穿着考究,黑色风衣西裤的男子走了出来,头发梳的一丝不乱,大概有40多岁,单从气色和穿着来看,倒不像是刑期已满的犯人,而像个领导一样。

  “三哥……”几个人都这么叫,甚是喜悦。

  我和徐晓华也不认识他,我俩就站在车旁,静静的看着。

  三哥这个人我真没听说过,也没见过,虽然我在郭欣然家补课时,看过挂在墙上的结婚照,但大家都知道,结婚照往往和本人相差太远。不过眼前的三哥那双犀利阴冷的眼睛倒是和照片挺相似。

  韩子峰那些人和三哥寒暄完后,都往这边走。

  “这是我未来的小舅子,这个就是替宇哥挡过一刀的兄弟。“走过来后,韩子峰这样介绍。

  “你好啊!“三哥主动和我握手,“听说你还上学?别上了,跟我混吧,哈哈。”他哈哈大笑起来。旁边那些兄弟也都笑。

  我心里并没有太多激动,我想,如果把我换做是一个一心想进入社会混出个模样的青年的话,三哥这句话绝对能令他激动万分。但是,现实是我,我现在一门心思就是学习,我可不想混社会。

  “谢谢三哥,我还要好好学习呢!”我一本正经的说。

  说完这句话这些人笑的更加厉害了,尤其是徐晓华还要韩子峰,像是听了郭德纲的相声一样,笑的前仰后合。

  “三哥……你应该知道吧?你家儿子就是他给补课的。”韩子峰说道。

  三哥先是一愣,抽了口烟略微惊讶的说:“真的假的,就是你?嗯,好兄弟,这么说我还欠你一个人情,我媳妇儿给你补课钱了没?没给的话现在我出来了,以后你去我家补课一小时,我就给你200块钱,怎么样?”

  “这个,三哥,钱就算了吧……”我有些腼腆的说。

  说完我还打了个哈欠,不是说我不尊敬他,现实是我太困了,还没睡醒呢。好不容易有个假期,能睡个懒觉,大清早的却来监狱这种地方。

  “够义气,哈哈。”三哥豪爽的笑道。

  韩子峰又开了几句玩笑,然后说宇哥在公司等着呢,咱们快走吧。

  我们一行人就上了车,往市里开去。

  往回走时三哥坐在了别克商务车里,我和徐晓华则是坐到了头车,奔驰越野车里。

  三辆车刚一驶入谢天宇公司的大门,我就听见礼炮声响起,接着是门口处有一二十个人每人手里都挑着红色的鞭炮,然后是噼里啪啦的响声。一时间烟雾弥漫,远处公司楼下还铺上了红地毯,不过并没有人站在那里迎接。

  这场面太震撼了,我和徐晓华俩人都惊呆了。我问他怎么出狱还弄得这么场面,这有点太大张旗鼓了吧。徐晓华笑话我,他说你真没见过世面,你没看电影吗?人家一走出监狱就在门口放鞭炮,几百个小弟一水西装站一条街,那更场面。

  跟着韩子峰还有三哥上了电梯,我们来到了谢天宇的办公室,我和徐晓华并没有进去,而是在外面抽烟。他们这个公司装修挺好的,前台一个小姑娘问我俩喝水不?徐晓华特贱,仗着自己长得帅非问人家有没有咖啡,没想到小姑娘莞尔一笑,说有。

  外面虽然天寒地冻,但整个大楼挺暖和的,再看这个小姑娘,黑丝短裙,甚是养眼。

  =更、新最P快p上1u酷J…匠kH网_

  不一会儿她就端着两杯咖啡走了过来,徐晓华直接贱到家了,他摆出自己认为最帅的姿势,眨巴着眼对这个姑娘放电,“美女,有没有面包之类的?”

  他说完这话我直接无语了,“别搭理她,你去忙吧。”我看了下时间,现在是8点多一点,再过一会儿公司来上班的人就要多了,人家小姑娘早来需要收拾卫生,肯定特忙。

  “帅哥,你要吃啊?我有面包,不过是我的早餐哦。”小姑娘有些害羞的说。

  看她这表情应该才来上班不久。

  “不用了,我吃的肉夹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徐晓华翘着二郎腿,活脱的像个小痞子。不过长得像金城武的小痞子,再流氓也有女生喜欢的不得了。眼前这个前台小姐我发现就有那么点沉迷了。

  “没事的,你要吃也可以呀!我正好减肥。”她脸红的说。

  “谢谢了大姐姐,还是你吃吧。“徐晓华说完这句话,那姑娘似乎有些不高兴,脸色耷拉下来,点了下头生硬的说:“好吧,我忙了。”

  我猜她不高兴肯定是因为徐晓华叫她大姐姐的缘故,现在的姑娘都不喜欢对方把自己叫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1986年降落说:

  断更了几天,实属抱歉。因工作缘故导致。从今开始,每天最低一更。喜欢的朋友请继续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