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厕所我就把钱包给周梦然了,她喜笑颜开,一下抱住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亲我一口。

  宋紫琪朝我笑,然后又狡黠的对周梦然笑了笑,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你们别腻歪了,你请客吧,我都帮你忙了,要不你也得跟着去录口供,多麻烦。

  我说行,晚上我请客,这些人都去。

  王朔这时已经让人都散开了,小偷已经抓住了,就各回各家吧。我说晚上找个饭店吃饭,他说不用,都是自家兄弟,犯不着麻烦。他这句话还挺令我感动。

  宋紫琪说要不一起去打台球吧,闲着也是闲着。

  王朔那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一样,一个劲儿的说行啊行啊。看这样他是有多稀饭去打台球。

  我也想去,但是周梦然轻轻的拽我衣角,示意我不去。或许她想和我多待一段时间,另一个原因,我猜她是不想让我再出去玩耍,现在我的学习成绩也提高不少,刚刚处于稳步上升的时间,周梦然肯定担心我又起了玩心,那前一阵的努力就前功尽弃了。

  “你们去吧,我和梦然还有点事儿。”我对徐晓华、王朔还有宋紫琪他们笑笑,然后从口袋拿出200块钱,“晓华,你拿着,就当我请客了。”我是想这200块肯定够打台球了。

  徐晓华没拿,但是宋紫琪却抢了过去,“好嘞,宇哥请客,走着。”她大大咧咧的笑着。

  他们走后,我和周梦然并没有做一些学习的事儿,而是陪她逛了一下午的商场,她买了一件羽绒服,我想付钱时她却不让,她让我把零花钱都攒着,以后上大学时用。她这句话说的挺让我心动,当时我就想,等我和她一起考进同一所大学后,我俩就找地儿租个房子,一起合租。他做饭我吃,我给她按摩帮她做家务。

  我这个想法挺不错的,这也是让我努力学习的动力。

  不过这个想法没过多长时间就有过一次动摇。

  那天的事情是这样的。

  元旦我们学校放了几天假,我每天都睡到自然醒,平常上课时天天早晨5点多就起床,大冷天的就折磨人,现在好了,趁着假期我可以多睡几天。

  有天早晨6点多,就在我睡的昏天暗地时,韩子峰给我打电话,他问我有事儿没,没事儿带我出去玩,让我叫上徐晓华,他说徐晓华的电话关机呢!

  我擦了下眼屎,给徐晓华打过去果然关机,然后我就登陆QQ,看见他的头像正亮着,我猜这孙子肯定在网吧包夜呢!

  我回复一个笑脸,然后问他干嘛呢!

  过了10几分钟他都没理我,他肯定在打游戏。

  然后我又回复道,赶紧开机,有重要事儿。

  又过了5分钟,这孙子才给我回电话。

  “咋的了?我不敢开机,就怕我爸和我姐找我。”徐晓华在电话那边语气慵懒的说。

  “你姐夫找你,说是带我们出去玩。”我这样说道。

  “擦,玩鸡毛呀!我快到时间了,待会儿再聊。”电话那边我听见还有摔打鼠标的声音。

  “别玩了,赶紧给你姐夫回个电话吧。”挂了电话我又给韩子峰回过去,告诉他徐晓华正在网吧上网呢。

  然后我就起床开始洗漱,我也不知道韩子峰要带我们去哪玩,莫非要去旅游吗?这么早就出发,有可能去郊区爬山或者钓鱼。在电话里我并没有问。

  快7点时我才下楼,在小区门口买了个肉夹馍拿着,北风呼啸着,太冷了。就在我来回跺脚的时候,远处马路上驶来3辆汽车,前面一辆是奔驰G500越野车,这车好像是谢天宇的,后面一辆是奔驰S600和别克GL8商务车。

  这几辆车停在我身边后我正在啃肉夹馍,车窗摇下来韩子峰朝我笑,“走吧!”

  我点了下头就坐进了后面的别克商务车里,我以为谢天宇也在里面呢,但是环视一圈却并没有看见人,只看见徐晓华头发毛楞着一脸的瞌睡相。

  “给我吃吧,饿死我了。“徐晓华一把从我手里把肉夹馍抢了过去。

  “你也不嫌脏啊!我都咬了几口了。”我白他一眼。

  这时我才发现车里还有几个人,韩子峰朝我笑笑,“这是飞哥,你认识吧?”

  我看见后面坐着一个光头汉子,挺胖的,上次我住院时,他好像去看过我。他就是范腾飞,谢天宇的好兄弟。

  “飞哥好!”我咧着嘴巴笑。

  “伤好了吧?”范腾飞轻轻一笑,脸上一股阴柔的气息。

  “嗯,好了。”我回道。“咱们这是去哪里?前面车是宇哥的吧?”我轻轻的问道。

  韩子峰呵呵的笑了笑,说:“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反正你俩放假也没事儿干。”

  他说完这话,车里的范腾飞和开车的司机都咯咯的笑起来。

  “宇哥没来,不过中午吃饭你就见到宇哥了,你想吃点啥,中午宇哥请你,哈哈。”韩子峰开玩笑的说。

  他这么一说,我突然有些迷茫了,我以为去郊区爬山钓鱼吃农家乐呢,怎么中午吃饭还要宇哥呢!他并没有在车上跟我一起,看着车子正往市外开去,这么说,一会儿还得回来吗?

  “咱们干啥去?中午回来吃饭?”我看着韩子峰。

  “带你见见世面,去龙北监狱接三哥去。三嫂你不是认识吗?你还去给他儿子补课。”韩子峰微笑着说。

  我一听顿时惊住了,郭欣然的老公要出狱了,我挺害怕的,前些日子去她家补课,还偷偷看她呢,这以后三哥出狱了,我还敢去他家吗?

  “哦……”我点点头。

  在路上韩子峰和我开着玩笑,问我在学校里还有没有人欺负我之类的话,他说再有人欺负你,你就提宇哥,或者飞哥,绝对没人敢碰你。

  范腾飞咯咯的笑,虽然是笑,但是表情却显得让人极为寒冷。这光头造型,一脸滚刀肉,脖子上还有个大金链子,谁看着也害怕。

  s更ez新{最快!上酷匠($网

  清晨的马路上车子不是很多,我们一行人没有多久就到了市北郊区的龙北监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