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这个年代,人人都讲究吃穿,都会打扮自己。就算是普通人也知道给自己买一身合适自己并且洋气十足的衣服来装扮自己,不用非得买贵的,现在淘宝上一百块都可以穿出时髦和流行来。但是东郊老四不这样,他这个人非常的不讲究,堂堂我们市东郊的大哥,按理说穿名牌都不算奇怪。但他就是别具一格,油光锃亮的偏分头,像是汉奸一样,一身浅色的西装,还不太配套,就像是从姚明那里捡来的一样。更奇葩的是脚上,竟然你玛的穿着一双纽巴伦的运动鞋,还是白色的,真是雷死我了。你说你好歹整双皮鞋穿呀,西装配运动鞋,我擦,你以为自己的明星吗?

  等我走近后还发现一个秘密,就是老四一只手竟然提着裤子。

  “四哥。”走过去后我这样叫他。

  老四一回头看了眼我,然后略微有点惊讶,或许他记不起我是谁了。

  “你……这么面熟,对了,你不是谢老板的朋友吗?”老四一拍脑袋,裤子差点掉下去,又赶紧提着。

  “对,我是。”我点点头。

  “擦你大爷,你给我过来。”苏婷婷的女朋友还耀武扬威的喊着。

  “你蚂壁小点声,咋呼什么。”老四喊道。一双阴冷的眼睛扫视着对方。

  我站在老四身边讨好的说四哥,这几个找我麻烦,你帮帮我。

  这几句话我是鼓足勇气说的,为什么呢!因为之前老四找过我的麻烦,要不是谢天宇还有韩子峰出面,我肯定就被老四欺负死了。但是我却意外的和谢天宇结下了情谊,所以我敢断定,老四肯定会帮我,就是不看我的面子,当然我也没有什么面子值得他救我,但他肯定会看谢天宇的面子。

  “擦,还有人敢找你的麻烦,不想活了。”老四说完把腰带系好。“你们知道我谁吗?”老四凶狠的看着对方。

  “你谁呀,滚蛋,别挡道,好狗不挡道。”苏婷婷的男朋友可嚣张了,一点都没给老四面子。

  “我谁?我东郊老四。”

  一听这名字,对方的人一下偃旗息鼓了,其中有一个烫着波浪发型的小子赶紧冲到前面,笑眯眯的说四哥呀,哎呀,大晚上的没认出来。

  苏婷婷的男朋友应该是不认识老四,也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所以歪着脑袋问波浪发型的小子说:“谁呀!谁是东郊老四,擦,我还是东北老四呢!”

  波浪小子脸上的汗都下来了,一拍他说:“被胡说八道的,你吃药了呀!这是四哥,快叫四哥。”

  “谁?哪个四哥,叫什么呀!瞧你们这点出息。”苏婷婷这个男朋友太有个性了,他竟然没有听说过老四。其实吧,之前我要是不和潘伟王朔闹别扭,我也不认识老四。但是他不认识就有点不能原谅了,毕竟我是学生,而他是社会上的人呀。

  “没听说过不要紧,赶紧滚犊子,别在这儿碍眼,今天我心情好,就不教训你了。”老四掏出玉溪烟,还挺大度,给我一支我没有拿,我说我戒烟了,老四眯着眼笑着说戒烟干啥,好不容易学上的。我说不想抽了,本来也不想抽。

  说这话时波浪发型的小子笑眯眯点了下头说四哥我们走了,我们走了。

  }最新0#章(节S上酷j#匠}(网&◎

  另外几个人也要走,但是苏婷婷的男朋友就是不走,还挺倔的说你们这帮人怎么不讲义气呀!你们怕神马呀!我都没听说过这个人你们怕神马,擦!有力哥厉害吗?你们真没有种。

  但是尽管他这样说,那几个杀马特也没有回头,都灰溜溜的走了,走的时候有个人还嘟囔了句傻子吧,你自己在这里吧。

  苏婷婷的男朋友呸了一声,然后拿出苹果手机来,指着老四说你给我等着,擦,他们怕你我不怕,你等着。

  看样子他要叫人。

  老四也不发火,歪着脑袋说你个孙子,赶紧叫,我等着,擦!说完吐了口痰看着我说,兄弟,你走吧,这里没你事儿了,快回家吧。

  我挺感动的,但是我不能走呀!这事儿有我引起的,我怎么能走,怎么着我得等着待会儿人来了处理完再走呢!其实关键是我想看看苏婷婷他男朋友到底能叫来什么人,我好奇心挺重的,我就想知道我们市到底还有多少混混,刚才他说力哥厉害什么的,我倒是想见见力哥是谁,我还没有听说过呢。

  “四哥,我陪你,我要是走你怎么办,这事儿怎么说也是我引起的……”没等我说完呢,老四一摆手打断我的话,说“行,那你在这里等着,我上车里办点事儿,人来了你叫我。”说完他把烟扔掉,然后就上了车。

  我点了下头说行,然后回头对周梦然说你先等会儿,这里还有点事儿。

  周梦然特别听话,站在远处点点头,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我,让我心生怜悯。

  苏婷婷的男朋友还在打电话,嘴里叼着烟,不屑的看我一眼又看着车里的老四,心里肯定恨死我们了。

  我就听见他喊着快点来,多带人,必须多带,擦!弄死这个鼻样的。

  他说多带人我倒是挺好奇,老四为什么不叫人,难道进车里打电话去了。于是我就看向帕萨特车里,一看不要紧,我擦,差点把我眼睛刺瞎。车里的老四竟然光着身子,似乎是在运动着,不对,还有一个人,远处的路灯透过前档玻璃,我能看见里面真的还有一个人。特马的,原来老四在搞车震呀!怪不得刚才出来是提着裤子呢!

  我去,我凌乱了,真的凌乱了,老四都40几岁了,怎么还有这么大的劲头呢!人家对方都喊人要来打架了,你竟然还能去车里运动一次。我算是服了。不愧是大哥呀!真的是泰山压顶不弯腰,关键是面无改色呀!

  这时整个帕萨特车开始摇晃起来,他开着天窗,我都能听见里面的女声在夜空中回荡。

  “哎!傻子。”苏婷婷的男朋友扣掉电话骂我。

  我白他一眼,说:“你少得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