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朔见我后主动站起来,拿出玉溪烟给我,我摆摆手说戒了。然后他又给徐晓华那几个人分烟。

  “兄弟,以前呢都是误会,今天咱们喝点酒,一笑泯恩仇,潘伟,你赶紧把菜单拿来,让王宇几个人点菜。”王朔笑眯眯的说。

  潘伟挺热情的说好嘞,宇哥随便点。

  说实话我今天本来不打算来吃饭的,我想让徐晓华刘金鑫几个人来,我就不来了,因为我和周梦然约好要去他奶奶家,不干别的,她要给我补课。我现在宛然已经成了学霸了。可是刘金鑫说你现在都是我们的老大了,你要是不去我们去干吗,以后谈事儿都得你出面。徐晓华还有谭伟几个人也这样说,他们的话让我一下感觉自己身上的担子更重了,于是只好和周梦然约到下午补课。

  这家饺子馆是我们是最大的也是最古老的,八几年好像就营业了,一直到现在,快30年的历史了。

  这里的饺子什么馅的都有,没有你想不到的,并且皮薄馅多,味道鲜美。

  当然,饺子馆不止饺子,还有各种菜肴。

  潘伟拿着菜单让我点菜,我最头疼的就是这个,所以我把菜单给了钟明明,我说你点吧。

  钟明明笑了笑,说大哥还是你点吧。

  他这么一说大哥,潘伟和王朔好像楞了一下,继而又缓过来,似乎明白了什么。

  “宇哥,今天你是主角,你点啥我们就吃啥。”潘伟这样说。

  他肯定是听钟明明叫我大哥,才这样对我献殷勤的。

  3酷y匠Q网&9正c版W首s)发'

  还有王朔,他立马站起来,说来王宇兄弟,你和我坐这里,咱俩好好聊会儿。

  瞬间我想是VIP贵宾一样,一种小小的虚荣感在全身沸腾。

  服务员上菜前,王朔对我说,他说以前呢咱俩都是误会,以后在四中咱们一定要好好团结,你呢不要再计较之前的事儿了,都让他们滚蛋吧,以后咱们就是兄弟,四中就是咱的。

  潘伟在一旁配合的说对对对,对对对。

  还有王跃波,他嬢的之前总和我们打架的这个人,一打架就扎马步练气功,今天却像是乖孙子一样,笑眯眯的看着我,还站起身给我倒茶水。

  虽然以前有过节,看着他们就来气,但今天我却没有生气,对他们每个人都笑脸相迎。为什么会这样呢!第一,我最近几天总是在学习,恶补功课,根本没心情去想以前的事情。第二,来的路上徐晓华对我说,他说你都是我们的老大了,老大就得有老大的样子,不能情绪化,即使对方和咱有仇,人家请咱吃饭咱也要笑脸相迎,该吃就吃该喝酒喝,装作没有事儿的样子。什么事儿都憋在肚子里,心里明白就行。

  徐晓华成熟的比我早,以后的好多事儿都是他教我怎么去做。

  我对王朔说以前什么事儿我都忘了,这几天我学习呢!什么事儿都不问不管,今天来就是吃饺子喝酒,哈哈。

  说完还故意大声笑了笑,倒也像是个社会人。

  王朔一听我的话也哈哈的笑了下,说好吧痛快,那今天咱就啥也不说了,就是喝酒。

  这一顿酒我只喝了一瓶啤酒,因为我肚子上还有伤口,所以他们也没硬逼我喝。我虽然没喝多,但一屋子人也就是我没喝多了,剩下的几个人全都吐的吐倒的倒。尤其是王跃波,这孙子酒量我不了解,今中午喝了大概也就是半斤白酒吧,却抱着垃圾桶哇哇的吐,一边吐还运气呢,说是要用气功把东西给逼回胃里。我特马听他这么说都快晕了,这孙子到底会不会气功呀!

  从饺子馆出来后王朔说请我们打台球,我直接笑了,心想就你们这种互相架着走路都七歪八扭的人还能去打台球?连玻璃球都玩不了了吧。

  忽然谭伟拉我一下,说王宇你看,那辆Q7是不是那晚上打我们的人。

  他说完后,我看见饺子馆旁边的停车场里停着一辆奥迪Q7,车牌号挺熟,好像是那晚上要苹果手机那人的。对了,那人叫万本华。

  我又拉了下徐晓华说你赶紧给你姐夫打电话,让他们来给咱们报仇。

  “怎么了?谁欺负你们,走咱干他去。”潘伟听说我要找人,脸红脖子粗的问我。

  我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像是安慰小朋友一样,“得了吧,你去管用吗?”我不是笑话他,就是和他开个玩笑。

  潘伟指着我笑脸说:“宇哥,你瞧不起我,你是不是瞧不起我?”刚说完差点自己倒在地上。

  这时徐晓华的电话也打完了,挂掉电话后说等着吧,一会儿就过来。

  我记得那天晚上韩子峰答应帮我们查这个人,已经过去好几天了,他也没找我们,估计是没查到。没查到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万本华这个人肯定在我们市里混的不怎么样,要是听牛*的话一个小时就能查找出来。试问各位读者,你们市里一个混的挺牛*的人,如果要打听的他的名字,还用几天几夜吗?大街上随便拉一人就能问出来。

  趁着韩子峰还没来,我又重新走进了饭店,我想进去看看光头胖子万本华在不在里面。其实我也不知道谁是万本华,但可以肯定的是那天打我们的人中,有一个肯定叫这个名字。饺子馆有两层,一层大厅里没巡视一圈没有发现,然后我就上了二楼包厢,我假装走错房间一样,每一间包厢我都进去了,但是却没有发现万本华的影子。

  我有些失落的走出饺子馆,心里挺着急,要是万一待会儿韩子峰带人来,再找不到人,不等于扑个空吗?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既然车在这里,那人肯定就在这附近。

  饺子馆旁边还有一家全羊店,我让徐晓华、刘金鑫他们去Q7车那里站着,王朔和潘伟也跟着走了过去。

  我一个人推开全羊店的门,现在已经快两点了,吃饭的人不是很多,我一进去就看见上次打我们的光头胖汉子坐在大厅里吃饭,跟他一桌的还有2个人。他没有认出是我,我发现他后就低着头走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