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钟明明和魏小勇也摇头,徐晓华一摸鼻尖,一脸瞧不起我们的表情,骄傲的说你们没坐过吧?擦!我特马也没坐过。说完然后就是一脸奸笑。

  我踢他一脚,说你丫一天不装13能死吗?

  刘金鑫呵呵一笑,对徐晓华说华仔,你以后装13的时候能不能自己做过再装,装13也要技术含量呀!

  我们几个嘻嘻哈哈开着玩笑,然后找了个离门口挺远的地方把车子停好,为啥有找远的地方呢!因为门口的停车场都是停车的,画着专用的车位,像我们这种破自行车根本没有地方停,总不能直接占个车位吧。那门口的保安能把我们给打死。顺便把我们的自行车给扔了。

  我们锁好车后正往里走呢!没走几步,我看见旁边一辆黑色的沃尔沃S60好像在晃动,这个画面一下让我想起曾经刚来四中时在微机室边抽烟看到的那幅画面,不过这个是车,那个是窗帘。但两者本质上并没有多的区别,因为从屋里学角度来讲,他们运动的规律都是一上一下。

  我看了几秒,停住脚赶紧把发现的这个秘密对另外几个人说,我说你们看,那沃尔沃怎么动呢!是不是地震呀!

  我挺单纯,真以为是地震呢!

  刘金鑫停下瞄了一眼,说你丫傻13呀!你看,车里是不是有人,我靠!

  大伙儿都来了兴趣,都不往酒吧走了,全都站住脚看那辆车。

  沃尔沃是东西向停的,我们从北往南走,所以刚好能从前车窗往里看。距离大概有5、6米吧,但是这辆车贴的防爆膜非常的深,加上又是深夜,旁边的路灯照射下,里面的景象不是很明显。但仔细看的话,隐隐约约能看清里面似乎有那么一点肉色。

  一听车震,我联想起了在网上看到的那些明星的花边新闻,他们就喜欢干这个。

  徐晓华点上烟,从兜里把手机掏了出来,“来,咱们给他拍个电影,传到网上。谁牛13?靠前点拍。”说完他哈哈的笑,转头对谭伟说:“伟哥,你去,给他们来个特写。”

  谭伟吐了口痰鄙视的说:“你不会去呀!我才不去呢。”

  酷m匠E√网jf永/|久,》免CR费&}看小-说

  徐晓华这人性格挺毛楞的,谭伟一说不去,他立马答应道“我去就我去,你们等着,我去拍大片!”说完奸笑一声,然后晃晃身子抬脚就走。

  “你特吗别去了,不是进去找你姐夫吗?”我倒是对人家车震没有太大兴趣,12点多了,我主要是困了,不想再为偷拍这样的事儿浪费时间了。

  “不着急!”徐晓华不回头就往沃尔沃那里走。

  我们几个就站在原地等他。

  就在徐晓华刚要接近沃尔沃汽车时,忽然车子上面露出一个脑袋,对着徐晓华嗷的一嗓子,“擦你大爷的,滚犊子。”

  这一嗓子不禁把我们吓了一跳,差点把徐晓华吓的坐在地上。

  我看见车顶上是个男的脸,长得还挺英俊,大概27、8岁的样子,他这一喊,徐晓华手里的手机掉地上了,看样子他也挺害怕。

  他捡起手机朝着车顶的男人骂道:“你大爷!有病吧,擦!”骂完后就回头朝我们使眼色,那意思是赶紧撤。

  来到酒吧门口后,我拍着徐晓华的肩膀说你歇菜了吧,啥也没拍着吧?挨骂了吧。

  徐晓华不以为然,还挺高兴,他说你们看见没,来酒吧玩的都特吗没有好鸟,都是来约泡的,泡到了妹子连房都不用开,直接拉车里一顿哼哈乱搞,纸巾一擦,提裤子下车走人,多爽。

  说完还贱兮兮的笑着看我们,接着说你们想不想体验一把,你们这些小处男,哈哈。

  的确,在这方面徐晓华比我们成熟多了,他起码和宋紫琪肯定做过那种事儿,而我们几个人,除了我和刘金鑫有女朋友外,魏小勇、钟明明、谭伟这三人都是光棍一个。我虽然有周梦然,但是我和她却没有真枪实干过。所以,在这种事儿上,徐晓华最有发言权了。

  进了酒吧我们在一阵闹腾的音乐声的伴奏中来到了一间包房,M6酒吧里面设有包房,可以唱歌跳舞。

  一进包房后,里面的景象把我给震爆了,你吗的,屋里有5、6个女的,都穿着三点式在中间像是水蛇一样舞蹈呢!大荧幕放着LadyGaga的《PorkerFace》,韩子峰还有几个男的坐在沙发里喝酒,抽着烟点头跟着音乐摇晃。

  不光我被这幅画面震撼了,徐晓华、刘金鑫这几个人也是惊呆了,这可真是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呀!

  韩子峰看见我们后摆了下手,示意我们过去坐下。他是这样摆手的,他的双脚搭在前面的茶几上,左手夹着香烟,他还刚理了发,头发比以前更短了,都能看到头皮。他歪着脑袋,一脸的痞像,黑色的衬衣衬托出宽厚的肩膀,那眼神绝对秒杀孙红雷。他就这样摆手,用夹着香烟的左手一摆,我靠!太帅了。

  徐晓华大大咧咧的走过去,一屁股坐在他姐夫旁边,从桌子上拿起中华烟给我们几个分。

  “峰哥!”我笑了笑,朝韩子峰打招呼。

  韩子峰看见我挺客气,伸手示意我坐他旁边,并且直起了身子,“王宇,身体怎么样了?”说完他一支手在我肩膀上拍了拍,并且还拿起打火机给我点烟。

  我挺受宠若惊的,点头道:“没事儿,挺好的。”

  “好啥呀!今晚我们又被人打了……”徐晓华嘴巴特急,脾气也冲,噼里啪啦把我们今晚在路边捡到一个苹果手机,然后被人打了这件事儿告诉了他姐夫。

  “姐夫,万本华这人你认识不?”最后徐晓华喝了口啤酒,眼巴巴的看着韩子峰问道。

  韩子峰吐出一口烟雾,伸手让旁边一个小弟把音乐关掉,舞台中间的小妞儿也不跳了,一个个扭着屁股满脸微笑的坐在我们身边,有一个还坐在了我和徐晓华中间,弄得我直接无奈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1986年降落说:

  今晚最后一章,今天就更两章吧。大伙儿使劲撸撸给点动力,我有了动力才能打着瞌睡多码字,哈哈。。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