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NN的,给你来送钱有特吗半夜砸玻璃上门送的吗?你太傻缺了吧。我心里直接瞧不起刘小敏了,心想丫成天在学校里得瑟惯了,徐晓华都尼玛掏出刀子把你家狗给宰了,你还以为我们是来送钱的?

  我们正僵持着呢!一直在屋里站在一旁的刘小敏的女朋友抬腿就往外面跑,一边跑还大声说刘小敏,你大爷的,咱俩分手。

  刘小敏也不干了,一下拽着她的手喝声道,擦你M,是不是你把这些人带到这里的?你说,是不是你跟他们一伙的,怪不得前些日子让你出来你不出来,今晚却要跟我回家。

  一听这话我就懵了,这女的虽然使我们学校的,因为从校服上就能看出来,但是我们的确不认识她。刘小敏也是气急了,连自己的女人都要怀疑了。

  这也难怪,我们来是徐晓华和宋紫琪一起吃麻辣烫听别人说的,这也算是偷袭,刘小敏带女友回家过夜这件事挺保密的,可还是被我们知道了,所以他怀疑自己的女朋友。

  这时她女朋友一下哭了,我们本想动手和刘小敏打架,可是他女朋友却哭了,只见她伸出手就开始挠刘小敏,脸上都挂着泪水,一边挠一边骂,你这个傻*,我怎么瞎眼了非要和你好呢!不但没有安全感,还陷害我,你的心被狗吃了吗?

  刘小敏本来拿着臂力棒搭在身前防御着我们,这下倒好,顾不上我们了,开始和女朋友纠缠在一起了。

  我一看这样不好,于是那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也顾不上伤口复发了,上前一脚揣在刘小敏的屁股上,大声喊道,傻*,有病吧,靠!

  说完又踹他一脚,刘金鑫、徐晓华他们一看我动手了,于是像是苍蝇一样呼啦圈围上去打刘小敏,什么也不顾就开始打。

  我们一动手后,刘小敏的女朋友撒腿就跑,因为刘小敏已经顾不上她了。眼前的他被我们打倒在地,手里的臂力棒也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就这样打了半天,刘小敏像是死狗一样躺在地上。我心里兴奋极了,越打越有劲儿,一想到之前他在学校里装13的样子就生气,从脚趾头到头发梢都气的要着火了。

  “你们等着!你们等着!”刘小敏抱着头,但是嘴巴还挺硬。

  我比谁打的都狠,按理说论狠我不如徐晓华,但此刻我的心真的是铁石心肠,比他们任何人都狠一万倍。

  “你再嘴硬?嗯?硬一个试试?”我哈着腰一把拽住他的头发,他还梳着偏分,可特吗恶心了,我拽起来一拳打在他的鼻梁上,瞬间就流血了。

  刘小敏整个脸就跟被汽车压过一样,污秽布满整张脸皮。

  “你不是牛*吗?你不是得瑟吗?”我这样说道。

  忽然谭伟冷冷的笑了,只见他从刘小敏的牛仔裤口袋里摸出一盒杜蕾斯来,“哎,快看,哈哈!这玩意用不上了,妞儿都跑了。”然后刘金鑫、魏小勇他们都笑。这架打的,都把人口袋里的东西打出来了。这盒套套就是刚才我们来时,在胡同口看见刘小敏从夫妻保健店里买的。

  徐晓华拿过盒子拆开一个套套,然后推我一下说起来,给他点颜色看看。

  “你给我,擦!你麻的别找死!明天去学校我特吗干死你。”刘小敏也许是心疼自己刚买的套套还没用上,生气的看着我们说。

  徐晓华根本不听他的,他对我说王宇你靠边,你还有伤呢,钟明明你按着这个傻*的头,干死个*养的。

  钟明明立即上前和刘金鑫一起按住刘小敏的头,这时徐晓华正打开一只杜蕾斯,然后对着嘴巴吹。我惊呆了,我这是第一次看见这个东西,以前从来没见过,也没用过。我张着嘴巴看见徐晓华像是吹气球一样吹大了

  “你干嘛!滚,擦!”刘小敏躺在地上被钟明明按着,双脚也被谭伟和魏小勇按住了。

  徐晓华吹大后竟然唱起了歌,脸上挂着喜悦,他这么唱,亲爱的,你慢慢查,小心前面带刺的深洞……

  他这样唱着,就把像是气球一样一下套在刘小敏的脑袋上。刘小敏还反抗呢!可是一个人怎么能抵抗的了我们这么多人。

  泛着油光像是肉丝一样的颜色就这样在他脑袋上紧贴着,冷不丁一看就跟他M奥特曼似的。

  我们都笑了,这表情真的太逗了。

  “以后还得瑟不?老实点臭傻*!”徐晓华在他头上拍了一下,然后回头冲我们狡黠的一笑,摆了下手,意思是让我们走。

  我捂着嘴巴,笑着点了下头然后就往外走。

  走出院子后我们开始跑,我们不是怕刘小敏追上来打我们,他也打不过我们,我们主要怕万一他起来后再叫人,就不好办了。毕竟我们是去人家找事儿,客场作战总会有些前怕狼后怕虎。

  在院子外面我还刻意看了下刚才被徐晓华捅了几刀的狼狗,发现这货已经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伤口不深,自己逃走了。我也顾不上了,跑出去上了自行车我们几个就撂挑子跑路了。

  6最(新RF章^节上C酷14匠“《网H

  我们骑着自行车飞驰到城中村外面的外环路上才停下。

  “太爽了刚才,高三的臭傻*不也是这么个下场,得瑟啥!”徐晓华开口说。

  “就是,谁也不怕!”刘金鑫说。

  “他明天要是报复咱们怎么办?”魏小勇掏出红梅,给他们一人一支,眯着眼笑呵呵的说。

  “擦!你特吗就胆小,怕神马,有徐晓华他姐夫咱怕谁?”谭伟白了魏小勇一眼。

  我戒烟了,又不抽,看着他们抽还有点馋,“你们抽烟以后别都抽,我戒烟都戒不了了。”我责怪他们。

  “对了,王宇还认识谢天宇,咱们市的老大级的人物,有事儿找他也行,哈哈,还替他挡了一刀呢!”忽然刘金鑫朝我笑笑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1986年降落说:

  今天更新两章,这是第一更,晚上11点左右会有第二更。大伙儿一定要点击追书和撸撸,这个对于码字的我来说很重要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