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宇你就别进去了,你刚出院,万一打起来你再受伤啥的。”徐晓华说。

  “对,你别进去了,我们几个就够了。”刘金鑫和谭伟也这么说。

  我挺感动的,我看着徐晓华,又看看刘金鑫和谭伟,还有钟明明魏小勇,他们的眼神虽然轻松的笑着,一个个都嬉皮笑脸的模样,但是此刻却都散发着真诚的目光。

  “我在这里放风。”我点了下头,笑笑说。

  更新最快上Cv酷匠网'

  大概有两只烟的功夫,刘小敏的那间屋子的灯也关了。

  徐晓华说我们进去了。

  我伸出拇指说,祝你们成功。然后就看见他们一个个像是午夜大盗一样,猫着腰就往院子里窜去。

  我一个人站在外面还挺紧张,心情也格外的激动,秋风嗖嗖的刮着,脚底下的落叶吱吱的响。

  我看见他们几个已经猫在了窗外,像是反恐精英一样。这一幕让和他们隔着几十米的我,更加的热血沸腾。似乎能感受到他们的心跳。

  这夜晚挺安静的,除了风声和远处几声狗叫,再没有其他声音了。

  就在这时,只听啪的一声,玻璃被打碎的声音和狗叫的声音。月光的照射下,我看见刘小敏房间的那扇窗户破了。

  接着徐晓华他们就往回跑,刘小敏的房间也亮了灯。估计这一下把他也吓出心脏病来了。

  他们跑到我这边,兴高采烈的样子,一个个都笑着。我们就躲在大院门口外,斜着眼睛盯着刘小敏的家。

  他们先砸开玻璃,这是要引刘小敏出来。

  谭伟说从法律意识上讲,如果咱们冲进去揍他,咱叫私闯民宅,但是把他吸引出来,咱就不犯法了。

  真弄不明白他现在这个时侯竟然还能想起法律意识来。

  刘小敏真出来了,我看他提着裤子,把外面的灯打开,拿着手电筒胡乱的照了照,然后狠狠的骂道谁呀,哪个孙子,靠!出来。

  我们几个躲在大门口后面偷偷的笑,联想今晚上在学校里他那个死样,再看他现在如此狼狈,我们简直快笑出声了。心里真特么爽。

  刘小敏只是骂了几句就进去了,并没有窜出来找我们。估计他也有点害怕,也许是金屋藏娇,他没有心情管到底是谁砸他家的玻璃。不一会儿拿着纸盒子正在堵窗户,大概过了10几分钟,他房间里就关上灯了。

  “走,再进去吓唬他,让他今晚啥事儿也干不成。”徐晓华提议。

  我这次还放风,他们又进去了。

  刘金鑫不知道从哪里抡起一只棍子,朝着刘小敏的门口就是一棍子,他家门是那种铝合金的,发出哐啷一声。然后他们又往我这边跑。

  忽然一声狗叫,特马的不知道从哪里窜出一条大狼狗,在月光下我看的还算清楚,是条很大的狼狗。

  刘金鑫、谭伟他们都吓坏了,骂骂咧咧的就使劲往门口跑。

  这时我看到刘小敏从屋里出来,而且还开了灯,“孙子,靠!咬死你们!靠!”他这样骂道。

  原来我们中计了。

  徐晓华他们也吓坏了,蹦蹦跳跳的就窜出来,“赶紧跑呀!”刘金鑫冲我喊道。

  我心想坏了,这要是被狗咬了就得不偿失了,唉,没有观察明白就盲目的进去,太不值当了。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呀!我们大意了。

  我们根本就没跑多远,跟狗比赛跑,我们真的是甘拜下风呀!

  忽然我就听到徐晓华嗷了一嗓子,我因为有伤口跑的不是很快,一回头我就看见徐晓华后背上背着大狼狗。确切的说大狼狗一下站起来爬他后脊梁上了。两只爪子搭在他的肩上,耀武扬威的咧着嘴吼叫。这场面太特马的吓人了。

  “拟吗!”徐晓华停下歪着脑袋朝着狗肚子踹了一脚。

  我们几个也开始打狗,刘金鑫手里还有只棍子,他挥起来直接朝大狼狗砸去。

  我们像是疯了一样,嗓门又大,手里都拿着工具,这只狼狗还真被我们的气势吓住了,从徐晓华身上把爪子拿了下来。

  忽然徐晓华的手里多出一把刀子,直接朝狼狗捅过去。只见大狗吱吱的叫了一声,露出獠牙就要咬徐晓华。徐晓华像是疯子一样,在我们都看傻了眼,束手无策时的情况下,只见他朝着大狼狗又是一刀。然后飞快的跑到一边。

  电光火石之间,大狼狗一下倒在地上。

  真的,它被徐晓华用刀子给捅死了。

  这时刘小敏窜了出来,他手里拿一个手电筒,我们被刚才的狼狗吓得惊魂未定,他过来后我们并没有跑掉。

  “擦!孙子!你大爷的!”刘小敏照着我们说。

  大狼狗还躺在地上吱吱呜呜的叫着呢!

  刘小敏这样用手电筒照着我们,一时间我们并不知道该怎么办,大家都没有说话。

  仿佛刚才的经历像是梦一场。

  忽然徐晓华反应过来,或许是刚才和狼狗决斗时的精力没有发泄掉,也或许是被狼狗吓的缘故,他非常的恼火,拿着刀子骂了句擦你M然后就朝刘小敏跑过去。

  刘小敏当时就傻了,扭头就往回跑。

  这时我才清醒过来,喊了句别让丫跑了,然后也开始追。

  我们几个都呼呼的去追刘小敏。

  这孙子跑的还挺快,一眨眼就跑进院子,然后窜进屋子里了。可惜他关门时被徐晓华给别住了,拉开门缝我们就冲了进去。

  客厅里站着一个女生,校服的上衣拉链也没拉上,瞪着大眼睛吃惊的看着我们。

  “滚!你们找死!”刘小敏拿起一个臂力棒说。

  徐晓华把刀子晃了晃,骂道你大爷的,你不是牛吗?你不是要保护费吗?我们给你送保护费了。

  他这句话说的我想笑,一听就是假的,我们怎么能给刘小敏送保护费呢!

  刘小敏有些颤抖,他把臂力棒挡在胸前说你们别特马找死,保护费明天去学校给我,现在给我滚。

  我晕了,心想他还真是个傻*,还真以为我们是来送保护费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1986年降落说:

  抱歉,对书友们说声抱歉。春节几天断更了!对不起。今天开始不会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