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婷婷打开盒子然后撕下一块披萨让我张开嘴要喂我,“你可要帮我忙呀!我是真的想找男朋友。”她一脸严肃的看着我说。

  我有点不好意思,张开嘴巴咬住,可是咬的有点深,一下把她纤细的手指也咬到了。

  “你干嘛!馋肉了呀!”苏婷婷急忙抽回手指,娇嗔的说道。

  这下我的脸直接红了,真想掀开被子蒙住脑袋。

  “那个,你……我帮你问问吧,你这么漂亮,肯定有好多男生喜欢你。”我有些尴尬的说,然后低头玩手机。刚才不小心吃到她的手指头,令我紧张极了。

  虽然我对于谢天宇下面的兄弟除了韩子峰之外,剩下的人都不认识,但是此时我看着苏婷婷执着的目光,我也要帮她找男朋友。

  “等你帮我介绍个好的,我请你吃饭!”苏婷婷看我答应了,吃着披萨高兴的对我说。

  “我不一定的,我其实对他们不熟。”我憨厚的说。

  “你怎么不熟的,他么都来看你,你还说不熟,骗人!”

  ,B最新d;章~A节上酷》匠,网p@

  “我真不熟,我帮过他的忙,所以他才来看我的。”我解释说。

  我一说完,苏婷婷忽然小手捂着嘴巴惊讶的看我,“哇塞,你不会是救他那人吧?在天宇大酒店门口替他挡了一刀……”

  我点了点头,没有不承认。看来她也从网上看到了。点头时我还朝她笑。

  “哎呀!你真是条汉子,我太崇拜你了,我找个你这样的就行,为了男人都能挺身而出,对女人的话肯定更好……”苏婷婷站起身,掰着我的脑袋就亲了一口,“太帅了你!”她这样说道。

  我被她搞的有点晕,小有成就的晕眩感,我抿着嘴巴笑,这还是第一次有女生这样夸我。不过受到这样的夸奖我也是付出了代价的,一刀子的代价呀!

  “低调啊!别往外说。”我一本正经的看着她。

  “小样吧!我对谁说去?闲的我,不过,话说回来你救了咱们市的大富豪,他没少给你钱吧?”苏婷婷一提钱,披萨也不吃了,就等着我回答她的问题。

  我本来不想说,但是觉得跟她说了也没什么,于是点了下头,说:“他先给了我10万,住院费什么的他都包着。”

  “十万?太少了吧,一百万都不多,他那么有钱,有些抠门吧。”苏婷婷拿起披萨咬了一口,比较生气的样子,就跟这钱是赔给她的一样。

  我只是笑了笑,没有跟着她的话计较多少。我俩吃完比萨已经9点多了,我就吃了一点,不太爱吃,然后就把两个肉夹馍给吃了。我们市有家新开的肉夹馍店挺正宗的,是陕西人开的,不光肉夹馍,羊肉泡馍也格外的好吃,就是价格有点贵。一个普通的肉夹馍8块钱。刚开业那一阵吃饭的人天天爆棚,门口都排队。好多小情侣都不去吃肯德基了,而是去吃羊肉泡馍。

  吃饱喝足后苏婷婷接了电话说是要去娇宇酒吧玩去,临走时从小包里拿出口红涂了几下,还问我美不美,要不要跟她一起去,充当一下护花使者。

  我说得了吧,我还没有痊愈呢!跟着你去酒吧,那震耳欲聋的音乐万一把我的伤口给崩开怎么办,这些日子的院可是白住了。

  苏婷婷朝我一笑,然后又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扭身就走了。

  我坐在床上凌乱了,周梦然都没亲过我几次,这一晚上她就亲我2次了。

  10点多时我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我是玩着手机睡着的。临睡前我正周梦然聊天,我俩好几天不见了,这些日子我也不能和她玩亲亲了,周梦然在QQ上说她想我了,如果这几天她爸爸要是不去接她的话,晚上她就放学就来陪我一会儿,可是现在每天放学她爸爸都去接她。我对她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却挺憋的慌。

  大概凌晨1点多的时候我被尿憋起来了,我不想去洗手间,尤其听到外面秋风呼呼的吹着,吹的越响,我就越是不想起床,恨不得钻进被窝里不出来。

  但是我最后还是憋不住了,就迷迷糊糊的起来。从床上坐起来后,我先是揉了下眼睛,我这间病房就我自己住这里,非常的安静,外面走廊里的灯光透过门上的磨砂玻璃映射进来,屋子里昏暗昏暗的。就在我要下床穿鞋时,我就看见门口的旁边有个人影站在那里,披头散发的,我吓坏了,坐在那里连鞋子也不敢找了,使劲眨着眼睛看,没错,就是有个人站在那里。我整个身子像是传电一样,麻酥酥的,我能感受到鸡皮疙瘩一下便长满全身。

  医院这种地方最不干净了,可是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也没有害怕过,没想到住了这么多天了,今天却碰见了。

  我盯着那个人影,一动不动,越看越害怕,那个影子似乎悬在半空,没有脚。

  我快吓尿了,忽然我想起手里上手电,我迅速回头摸手机,颤抖着手刚要输入密码解锁,一恍惚间忽然发现那个影子不见了。这时床边的窗户旁,白色的窗帘呼的动了一下,外面的秋风像是饿狼一样吼叫。

  我来不及开手电,赤脚跑到门口把灯给开了。

  白炽灯刺眼的亮起,我打开洗手间的门往里看了看,然后又像是魔怔一样,趴到床底搜查,什么都没有,安静的房间里就我一个人。

  那刚才难道是我眼花了?还是真的遇鬼了呢?我还在恐惧之中,连憋得尿都忘记赶紧去厕所撒了。

  忽然有人敲门,我差点坐在地上。走到门口刚要问是谁,就听见苏婷婷的声音,“开门呀!开门呀!”听她的声音似乎是喝醉了。

  开门时我就想,难道刚才是她在吓我吗?想到这里,我就有点释然了,不在想刚才那么害怕。

  苏婷婷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差点摔倒地上,她瞪着大眼睛,脸上通红的说你干嘛呢!怎么这么晚了还开着灯,还不睡觉,是不是打灰机呢!说完还不怀好意的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1986年降落说:

  大家一定记得点追书,对我来说就是动力!然后每天看的时候就点下撸撸。。。